第113期

藝穗百獸遊行 喧鬧西門町

第四屆台北藝穗節,在西門町的百獸遊行中展開。在遊行中幫忙化妝、表演場次中幫忙發問卷、撕票...你可以看到穿著黃色衣服的志工們。這個暑假第一次的志工經驗很不一樣,學到的不只是化妝的技術、更認識了很多朋友。一輩子的回憶,我愛台北藝穗節。

藝穗百獸遊行 喧鬧西門町

記者 鄭巧琪 文  2011/09/25

黃澄澄、帶點稚氣,活潑的象鼻人,是這次第四屆台北藝穗節的logo。我喜歡藝穗節找尋人才、服務大眾的精神。藝穗節提供了一個很好的機會給藝術家,logo也是經過網路徵選、票選而出的。每年藝穗節的文宣品都很吸引我的注意,不是非常制式化,而是年輕有活力且極具創意的圖案,非常喜愛。


第四屆台北藝穗節宣傳影片。(影片來源/ YouTube網站)

 

 

關於藝穗 創新開放自由
藝穗節起源於1947年的英國愛丁堡藝術節,當時有八個藝術團體沒有受到主辦單位的邀請,決定自行籌備演出。他們以藝穗(Fringe)自居,結果大受歡迎,發展到現在已六十多年,成為世界上最大最受歡迎的藝術節活動。藝穗節的表演是不經挑選的,主打的精神就是開放自由的理念,接受演出的團體。藝穗節給了年輕藝術家最棒的機會,由藝穗提供場地,讓藝術家們以此為跳板展現自己的才華,出人頭地,團隊們也可以藉由這個機會互相交流。藝穗節的場地樣樣都有,隱藏在咖啡店或PUB裡的小舞台、一棟廢墟建築、攝影博物館、地下沙龍甚至到時尚旅店,意想不到的地點都可以拿來當成一個舞台,表演團隊們可以藉由這個特別的舞台,打造專屬的表演,讓觀眾有更新奇的感受。


藝穗表演場地之一,位於西門町的廢墟建築學院。(照片來源/Joffy Chung)

 

 

我想認識你 想和你做朋友 
第四屆台北藝穗節以遊行做為開幕,主題為「瘋獸」,每個人要裝扮成野獸的樣子,在西門町遊行。在開幕的當天,會有魔手(造型志工)幫忙化妝。

第一次造型志工與主持志工集合,Hope把我們分成了好幾組,Hope是這次遊行的統籌兼主持人。我們這組有五個人,彼此自我介紹過後,發現我們加入志工的共同點是想要交朋友。上班族朝九晚五的生活,認識的人只有公司的同事;SOHO族待在家裡工作,只能對著電腦發呆;學生只能認識同個學校或補習班的同學和老師。一般的日常生活、同個圈子、同個年齡層,想要延伸自己的生活圈,當志工是個不錯的選擇。剛退休的爺爺、很會綁頭髮的阿姨、國小的美術老師、長的很年輕但實際年齡是想像不到的上班族、跟自己相關科系同社團的同學、正在讀研究所的姐姐、舞蹈班的妹妹……各式各樣自己所想像不到的人,都可以在這邊認識,而且他們都有著一顆很熱情、替人服務的心。

 

 

遊行造型志工 第一次接觸很緊張
造型志工的人數並不多,大約三十幾人,只有四次的課程,在這四堂課我們不只要學會化妝,還要學會弄頭髮,妝與髮各有兩堂課。關於髮妝,我只愛看些時尚雜誌、網站等,從來沒有實際接觸過。自己沒有畫過妝,頭髮也都是到美容院去剪的,更不要說幫別人化妝與弄頭髮了。第一次幫人化妝真的很緊張,生怕一個抖動,黑色的線就歪了一邊,那整個臉會歪一邊,毀掉了。每次上課,老師會將我們分成六組,一組三到四人,大家輪流當模特兒。第一堂課時我自願當了我們那組的模特兒,跟我同組的人有三個,兩個女生和一個男生。男生小名叫西瓜,長的真的很像西瓜哥哥,他很緊張,幫我畫的時候都不敢用力,一直念說從來沒有畫過。男生要接觸髮妝類真的是難了一點,造型志工的人數三十幾人,也只有四個男的,少之又少。對於男生接觸髮妝我是相當佩服的,教我們髮型的老師也是男生,他叫Andrew,還特地到日本去學習。他跟西瓜說,他能體會男生在接觸髮妝的感覺。幫別人化與自己被別人化,都是一個很驚奇的體驗。當模特兒可以知道之後可以用多少的力氣,可以幫助自己了解怎麼樣化是不會讓對方不舒服的。幫人家畫需要跟自己的夥伴互相協調、溝通,也要不時地跟模特兒聊天化解尷尬。

在遊行前還有一個活動叫做「百獸亮相」,目的是要宣傳在西門町即將會有遊行,也順便作為造型志工的「考試」,這個「考試」主要是讓造型志工區分為兩組,一組是出去幫民眾們化妝、一組則幫志工與工作人員化妝。當天兩個為一組,配上一個主持志工的模特兒,當場抽題目。我的夥伴是一個可愛的阿姨,名叫秋菊,她也是造型志工的組長之一,去年也有參加主持志工。當天我們很幸運地抽到了「鱗片」這個主題,老師把百獸又分為斑點、條紋、羽毛、鱗片四大類。我在前一天畫了魚的設計圖,而且做鰓和尾巴,可說是四大類準備最完善的一大類,而且很少人想到可以做鰓和尾巴。小巧思讓我加分很多,遊行先前的練習可以讓我們知道當天混亂的狀況,預先演練減少了當天的緊張感。


百獸亮相當天的作品,魚鰭和尾巴讓我加分不少!(攝影/鄭巧琪)

 

 

百獸喧鬧西門町 藝穗大遊行
遊行當天一開始就好混亂,早上我去幫忙做了眼鏡,那是要讓長官們擊破,象徵藝穗讓人「跌破眼鏡」儀式的物品。紅色的框貼上黃色的玻璃紙,我與另外一位主持志工鐘芬,主要的工作是把玻璃紙貼在紅色的框上,不能太緊、也不能太鬆,太緊了怕擊不破、太鬆了卻不好看,膠帶不能太多、也不能太少,多了浪費、太少容易掉。看著眼鏡被搬上舞台,看著它被擊破的剎那,我覺得好感動,很想大喊我們成功了!雖然只是小小的工作,但卻有大大的開心。


藝穗讓人「跌破眼鏡」,貼玻璃紙其實是一門大學問。(照片來源/丸怡翔)

找到人就畫,不用想太多,筆在臉上揮灑,五顏六色的顏料,把臉變成一隻隻不同的珍奇異獸。我拿手的項目是羽毛類,鳥兒很美麗,而且不需要畫到全臉,眼睛勾勒一下,鳥的神韻就出來了,貼個羽毛更添整體華麗度。當被稱讚畫得很美,看到一張張笑臉,再多的辛苦都值得!原本我們很擔心會不會沒有民眾到魔手站來畫,但讓我很意外,當天魔手站的人潮好多,民眾甚至排隊來要我們畫,畫的人大多都為小朋友,小朋友很乖,但出的題目可是樣樣都有,葡萄、二郎神、恐龍…等,考驗魔手們的能力。可惜的是,較少年輕人來找魔手們畫,多數都不畫臉而是畫手,但也有老爺爺來找我們畫,當老爺爺坐在椅子上安靜地讓我們畫,就知道我們成功了!


來魔手站的人以小朋友居多,但也有老爺爺來畫。(照片來源/蔣禎耘)

遊行歡天弄鼓開始了,從電影公園走到紅樓,晚上六點走到九點,短短的一段距離,但卻成為我一輩子的回憶,敲敲打打、蹦蹦跳跳在西門町的街上遊走,從來沒有如此走過西門町的街道,臉上帶著妝,幻化成一頭頭野獸,與表演團體一起喧鬧西門町的街頭,表演團體藉著這個機會,宣傳他們藝穗節的戲、音樂、舞蹈和戲劇等,每部戲都好想去看,每樣都散發著他們的熱情與企圖心。我想我之後一定還會再參加藝穗節的志工,一當就當上癮,還會再去尋找更多志工的可能性,能學到東西又能服務到人的體驗,真的很寶貴!


第四屆台北藝穗節成功!好喜歡大家,一輩子的回憶!(照片提供/丸怡翔)

記者 鄭巧琪
哈摟你好,我是鄭巧琪, 我喜歡放空、喜歡繽紛的顏色、特別熱愛紅色; 喜歡大笑、容易緊張、惶恐,但通常都看不出來, 因為看起來都很像放空   笑一個吧! 大笑有益身體健康且永保美麗喔:-D    
記者 鄭巧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