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期

民國一百 國片藝百

臺灣電影產業絕不缺優秀人才。但若想在未來有質量皆具的發展,除了政策、資金到位、好劇本的產生之外,身為國片最大觀眾群的我們,如何擁抱臺灣特有文化,也是重要課題。

民國一百 國片藝百

記者 王升含 文  2011/09/25

2008 年,隨著既沒風也沒雨的颱風假和網路宣傳蔓延出《海角七號》破億票房,沉寂多載的臺灣電影重整旗鼓,一舉攀升。同年,未上映即被選片極為嚴謹的 NHK 購下日本區版權的《冏男孩》、首次細繪在臺客家人抗日的史詩片《一八九五》、票房逼近千萬的《九降風》等片紛紛出品;《練習曲》、《基因決定我愛你》、《最遙遠的距離》等八部國片,也於日本東京等地之「臺灣電影節」接續上映。多年來的國片寒冬,終於出現融雪契機。

《練習曲》的上映,意外引發國人環島熱潮。(圖片來源/網路)

九O年代初期,彩色電視第四台興起,國片開始備感威脅。1992 年,臺灣電影在由GATT(關稅暨貿易總協定)控管的全球電影市場配額中,開始處於不利的位置;1996 年起,每年出產國片維持在 15 至 30 部,票房市佔率盤旋於 1~2 % 之間;2000 年,美資華語片《臥虎藏龍》在臺衝出一億一千多萬票房,是國片《第一次親密接觸》的一百倍。2002 年初,臺灣加入 WTO(世界貿易組織),新聞局電影處取消三項西片映演規定:取消「全省 58 個西片拷貝限制」、「台北、高雄兩市 18 家西片映演戲院限制」、「每家戲院至多三廳映演西片限制」;脫去政策保護的國片,猶如農產紡織品,成為任由進口市場割宰的赤裸祭品。在缺乏統化運作、無法招攬觀眾的惡性循環下,臺灣電影在 2003 年跌至谷底,當年國片年度票房僅 1500 萬,不及總票房的 1 %。

 

 

除了明星 國片更需政策與資金
綜觀臺灣電影發展史,不難發現其鮮少被放在經濟的脈絡下被討論。早期國片以宣導政令為主;六O年代以降的「臺灣電影新浪潮」,出現推崇大導演制度、擁護藝術電影的聲浪;爾後不論是健康寫實主義、處理本土文學或同志議題的作品,都缺乏關注電影開拍前籌備階段的論述。甫上映的《賽德克巴萊》導演魏德聖在其新書中透露,《賽》片的拍攝透支他所有存款,得向中影董事長郭台強借資 3.5 億才能殺青。由此可見,一部電影除藝術上的成就,等同重要的,還有從劇本變成影像過程中,不可或缺的元素──政策與資金。

魏德聖的新作《賽德克巴萊》是今年最受矚目的國片之一。(圖片來源/網路)

在臺灣並無大企業定期贊助的風氣下,拍片者籌資便成為一部電影是否得以開拍的關鍵。在此停滯的環境下,臺灣成為少數非第三世界國家中,幾乎無電影產業可言的國家。反觀同為亞洲小國的南韓,由於企業主發現投資電影的回本速度一年,比起高科技產業的三年短上許多,故近年來,大量資金湧入國內影視製作,使南韓在東洋娛樂圈大放異彩,電視電影作品得到臺灣、日本、中國等國之青睞,也大幅振興週邊產業。

屏除民間資助,政府對國片並非毫無貢獻:始於 1954 年的國片輔導金,規定電影業者每引進一部國外影片,即須繳出十萬元做為國片基金。曾受惠的楊德昌《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李安《推手》、蔡明亮的《愛情萬歲》等片,都是成功之例,更分別奪下臺灣的第一座費比西、金熊及金獅獎。近年來,新聞局電影處更擴充「新人導演」、「數位技術」和等項目,並在去年(2010)發出 31 片共一億兩千八百萬的國片輔導金。另外,政府也在 2007 年斥資買下《人魚朵朵》、《最好的時光》等四部電影的海外公開播映權,並配上多國語文字幕,以外銷臺灣電影。唯,比起鄰近日本限制每年國外電影比例,或同不擅長電影產業的加拿大反向操作,以吸引好萊塢外資入境拍攝,賺取每年三萬人次的工作機會,臺灣政府對國內電影的支持,仍有待提升。

    國片輔導金開辦以來,有過多起成功案例。如上圖左起:楊德昌《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蔡明亮《愛情萬歲》、李安《喜宴》。(圖片來源/網路)

 

 

維持票房關鍵 好不好看很重要
國內電影是否持續成功的另一要素,在於票房和觀眾反應。電影所觸及的題材,及欲吸引的目標觀眾是否能與故事內容產生情感連結,成為重要關鍵。

近來備受矚目的國片,如具草根性的《艋舺》、《雞排英雄》;探討同志關係的《藍色大門》、《盛夏光年》;以刻劃本土人物,挑戰臺灣人民意識的《不能沒有你》、《翻滾吧!阿信》;承載人民集體記憶的青春校園敘事《不能說的秘密》和《功夫灌籃》等,其文本皆建立在一般民眾熟悉的生活上。今夏造成轟動的《賽德克‧巴萊》,就以國族情感訴求,加上多種傳媒耳濡目染的宣傳,召集廣大觀眾。《賽》片打著國片史上斥資最高鉅作之姿,以宏偉的藝術形式講述霧社事件之起末,是臺灣申訴日本殖民的少數史詩電影,別具意義。

若論及市場反應,現年電影的票房組成由於網際網路及web 2.0 興起,越來越以年輕族群為重。一部電影的票房,常受觀眾在網誌和微網誌上發表的觀看經驗所左右。當看完電影的一般群眾有途徑(不像刊登於報章雜誌上的文章需經關關篩選)和能力(不須具攝影或藝術專業)記錄下自己的觀看感想,並透過不受區域限制的網路,將個人分享散播至自己的不同朋友圈中,一部電影的口碑油然建立。以今年推出的國片為例,網路作家九把刀執導的第一部劇情長片《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上映後,幾乎成為Facebook使用者的關鍵字,在沒有重量級演員的加持下,透過年輕族群口耳相傳,票房已突破三億台幣。反觀話題十足的《殺手歐陽盆栽》,上映前該片偶像級演員們上遍各大節目通告,但播出後口碑普遍不佳,至今票房仍未能回收 6000 多萬的製片成本。

    《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靠著網路社群的推薦,在沒有明星的加持下票房持續上升,突破三億台幣。(圖片來源/網路)


 

臺灣電影產業 同志仍須努力
臺灣電影界絕對不缺少人才,但如何在現有市場保有席地,且繼續在質和量上有所提升,或許可參考同樣無豐厚資金,卻以法律階層架構,對國內電影的製作、發行、放映,進行全方位補助、指導、調節的法國。若仿效法國國家電影中心 CNC 的做法,從稅收(對有線電視台收 5 %、外片約 10 % 的增值電影票券稅)、本國電影製作全程輔導、針對不同地區、藝術/商業電影院放映之規章、DVD 發行之版權補助,並以節稅鼓勵國片衝高票房等措施,臺灣電影的生產想必會有另一番氣象。光以對外稅收為例,2009 年上映的《阿凡達》若比照此舉,就可為臺灣電影產業注入 8000 萬元資金,相當該年國片輔導金的 43 %。

另一個法國電影歷久不衰的原因,在法國人民對自身文化的厚愛和重視。在建國雖然只滿百年,卻揉合原住民、漢人、及新移民多元文化的臺灣,如何擁抱自有風俗、文字、地方故事,和在地的生活方式,是我們身為臺灣電影最大觀眾群,仍需培養的胸襟。

記者 王升含
      喜 歡 李 商 隱 、 泰 雷 曼     席 勒 、 大 衛 林 區     s t r a w b e r r y   s h o r t c a k e s     和 無 傷 大 雅 的 尷 尬          
記者 王升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