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期

Let there be light

阿偷:「跟你約個下週六12/18去觀霧,整個白天林務局解說員要帶我們。不過要走大概7KM的步道,然後當天途中在上坪里停留一下下,錄一段開頭就一路殺上去。」 Sean :「顆顆,7km。」

Let there be light

記者 蔡少安 文  2010/12/26

多少年沒有過生日了呢?往年最多想想要吃什麼慰勞自己,而這學期的周末繁忙如周間,生日什麼的只是在喧囂中看著離自己遠去的青春。此行沒有DUCATI 996,當然也沒有HONDA GOLDWING,只有光陽的125買菜車。今天不停留有友善和誠摯的上坪老街,我們要直上觀霧。

 


從左到右,買菜車A、買菜車B、買菜車C。(攝影/蔡少安)

暑假時讀了兩本旅行的書,深深被作者的旅程吸引,興致勃勃地打算把今天當作行前準備之一;七公里算不了什麼,當作熱身運動吧。不過蟑螂還沒被拖鞋打過前都覺得自己很會飛。

我就像第一次上山的時候騎的那台YAMAHA老車一樣,在海拔三千公尺的爬坡路段喘不過氣來。一個在空氣含氧量稀薄,濕冷的上坡山路配上超重負荷的引擎,就像一個得常時輸出更多氧氣,但此時氧氣供應卻比平地更少的肺臟一樣。在微微高山症的喘息中,眼前的景色一點也提不起我的初衷,那份對路和遠景的嚮往。不過我還是會上路吧,頂多從行腳變成跑車浪漫旅。

 


沒多照幾張相片永遠沒辦法體認到自己有多胖有多矮。(攝影/廖賢德)

 

技能:夥伴援護頭燈 效果:無限大

下午近五點,三個人在泡麵桌前分手,強者阿偷還要去追落日。
山上天暗得很快,黑夜前的天空更別有一番特色。山路上轉個彎來到山陰側,經過一段樹海環抱的下坡,靜謐和幽闇讓我分不清是在勸我這個菜鳥趕快離開,還是要把我這不速之客吞噬。暗藍的夜色下,眼前閃過了帶點土色的不平路面,接著是和雨天的學校車棚有點相似的打滑,然後就閉上眼享受安全帽在地面拖行傳來的震動。躺在地上享受了幾秒鐘
我還爬得起來;國產安全帽其實沒多差,只有鏡片邊邊有點磨損。

下到有聚落的區段前,漫漫長路上擁抱你的是全然的黑暗。說起來有趣,人會怕黑只不過是發明電燈之後才開始的事。兩部機車有時一前一後,有時並排,兩個遠光燈加起來的效果不只是照亮了黑暗。不過連從旁邊超車的小March頭燈都比我們亮。

黑暗中,我沒有很專心的看路上哪裡有陷阱要避開。自己真得準備好了嗎?肉體我想是其次,強壯的心才是旅行首要必備的。

又經過了桃山隧道,什麼隧道不宜久留陰氣重都拋到腦後了,我們在光明裡歡呼。

 

生日快樂

回到了光復路,清大前天橋下的路口,綠燈亮後往前發進,眼前一道銀光閃過,一個人影快步想離開視線,急煞車,然後是追撞聲,就像有人在你腰間踹了一腳,不過這次我沒有摔倒。也許剛剛該聽阿年的建議去吃火鍋的。

算算今年生日出了兩次車禍,接下來大約十年份的車禍都在今天解決掉了吧。不過照路上駕駛人的「車品」來看,還是去廟裡拜一下比較好。

我想我有很長一段時間不敢騎快車了吧,

 

 

 

 

 

 

 

 

 

 

 

 

 

 

才怪。

記者 蔡少安
清晨六點的經國大橋 沒有喧囂的車流 只有七點即將轉為炎熱前的清風和自己留下的軌跡。 每一天每一天,彷彿被什麼追趕著度過。 什麼時候可以上路去尋找最佳地點?
記者 蔡少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