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期

《白兔玩偶》觀後感

這是一篇偽影評,寫一寫變成對母親的思念,算了就當成是心情故事吧!

《白兔玩偶》觀後感

記者 陳奕儒 文  2011/09/25

「一個獨居沒有生活重心的姪兒,一個看似懵懂卻成熟小阿姨,兩個人迸出的親情卻是賺人熱淚。」                                                                                                          ─ 搖搖

最近看了一個不錯的動畫,名子很可愛叫作《白兔玩偶》,容易讓人聯想到黃春明的《兒子的大玩偶》,兩個講的都是關於親情間的故事。不過《兒子的大玩偶》談論的是父子間的情誼,而《白兔玩偶》則是著重在父女間的感情,雖然只有短短的十一集,卻令人印象深刻。

如同一般的動畫,故事都有個開始,主角大吉是一個三十老幾的中年上班族,一天偶然接到爺爺去世的噩耗,便匆匆趕回鄉下老家見爺爺最後一面,沒想到卻在老家庭院遇到一個小女孩 ─ 凜,大吉原本以為是親戚的小孩,結果居然是爺爺的私生女。由於這個女孩的出現,讓喪禮上的親戚們議論紛紛,加上女孩母親下落不明,大家似乎一致想把這個麻煩送出去,讓別的單位來煩惱。大概是發現女孩處境的艱難,大吉居然排除眾議打算領養了凜,換句話說,姪兒要領養自己的小阿姨,雖然是個奇怪的組合,兩人還是展開了一段弔詭的姨姪同居生活。

 

 

小孩 累贅 禮物
許多人有了小孩後,總是要面臨一個問題,那就是如何一邊工作一邊照顧小孩。

大吉也毫不例外,凜到了讀托兒所的年齡,雖然大吉順利找到適合的托兒所,但他卻無法準時接送凜,因為他的工作繁雜到根本沒辦法準時下班,常常讓凜等到夜深時才匆忙領她回去。雖然每次來接送凜,她都表現出高興的樣子,但大吉知道這不是長久解決之道,卻無奈無法在工作與小孩之間作出抉擇。

這樣的劇情不禁讓人想起之前的一部國片《不能沒有你》,裡頭的單親爸爸在工作與女兒之間不斷作出妥協,為了女兒他不惜下海底作危險的船支維修,為了工作他也只能犧牲女兒的受教權,最後兩者無法達成平衡,差點演變成一場人倫悲劇。

筆者的母親也曾面臨同樣的問題,當時筆者還只有兩三歲,是給奶奶照顧,所以母親可以放心在藥廠工作,沒想到後來又懷了弟弟,由於奶奶年記也大了,不好意思再托她照顧,但兩個幼兒獨自在家,令母親無法安心外出工作,兩難中她最後下定決心,如同那個時代的大部分婦女的決定,當一個家庭主婦。後來因緣際會母親再度復職,卻又面臨三個孩子的照顧,那時母親總是很早起來,洗男孩們的臭衣臭襪,然後準備早餐再開車送筆者與弟弟上學,最後才騎摩托車上班,下班回來準備熱騰騰晚餐,陪孩子溫習功課,日復一日,母親同樣也在工作與家庭間作妥協,只是她妥協的是自己的青春與體力。

曾經問過母親為什麼都不抱怨?她只是笑而不答,這個微笑也出現在由家里臉上。在《白兔玩偶》中由家里是個單親媽媽,大吉曾問她對於照顧孩子曾有過抱怨,由家里笑著回答,和孩子一起的時間也成了自己的時間,最珍貴的時間。也許天下的父母親大多認為這是甜蜜的負擔吧!

 

 

家庭主婦 職場工作
家庭與工作之間的二選一,女性似乎常常沒有選擇權,終究只能乖乖的回歸家庭,《白兔玩偶》裡大吉的母親就是典型的例子。當她懷上第二胎時,因為積勞成疾只好住院,等她重返職場時卻發現已經沒有她的容身之處,加上要照顧大吉和他妹妹,上班總是早退請假,最後只好當個全職主婦。大多數的女性對於職場的選擇,總是少了男性擁有的理所當然。就算享有職場工作的權益,女性老是要面對一個千百年來無解的難題-婆媳問題。《白兔玩偶》中大吉的表姊春子也因為婆媳問題,甚至鬧離家出走,這樣的例子在現實中從沒少過,曾經有一篇文章〈 媳婦寫給公婆的一封信〉在網路盛傳很久,裡面當然充滿著媳婦們的不滿與辛酸,但反過來說,公婆們或許也有吐不完的苦水,筆者深深感覺當女人相當不容易。

縮圖

春子向大吉哭訴自己的委屈(圖片來源/PPS截圖)

 

 

天下父母心
《白兔玩偶》裡有一幕讓人相當感動。當凜因為生病在床上休息,大吉守在一旁照顧她,當夜深時凜已入睡,大吉一方面疲勞一方面擔心,竟然就坐守著睡著,手還握著凜的手,這樣的畫面相信許多為人父母一定能感同身受,這一刻也讓筆者相當有感觸。

縮圖

大吉握著生病中凜的手(圖片來源/PPS截圖)

筆者曾經患過中耳炎,忘記了是多小發生的事情,只記得某天晚上忽然驚醒,耳朵深處痛的讓人受不了,筆者只好向熟睡的母親求救,母親當然著急像熱鍋上的螞蟻,但在深夜裡又如何找到醫生呢,無奈之下母親只好不斷的哄著筆者,輕輕按壓著筆者的身體,試著減輕兒子的痛苦。當時年紀還小,在夜裡醒著是一件可怕的事情,尤其耳裡的疼痛更是讓自己害怕獨處,雖然依偎在母親的懷裡,一旦發現母親闔上眼睛休息,筆者就開始哭鬧,試圖吵醒在休息的母親,就是不想自己一個人單獨。她始終微笑的哄著筆者,並不間斷的輕拍筆者的背,後來在半睡半醒的狀態,一直到隔天父親才帶著筆者看醫生,讓耳朵點藥,這才解除了一晚的折騰。後來才發現母親隔天是要上班的,但是為了照顧筆者,也跟著一個晚上沒有睡覺,小孩可以請假休息,母親卻仍得要上班賺錢。看完病那天的晚上,母親雖然疲累,卻依舊關心筆者的病情。那時還不知道母親的辛勞,只是一昧要求母親的關懷,長大後心中難免有一份愧疚。

《白兔玩偶》是一部闔家觀賞的動畫,雖然故事劇情很平常,但裡頭親子間的互動都是真真實實父母親的愛,大吉因緣際會成為凜的代理父親,生活裡多了一個碗筷,卻也同時多了一個關心與被關心的對象;是負擔,卻是一個令人感到甜蜜的負擔。欣賞《白兔玩偶》過程中,除了回憶起一些孩時與母親的過往,也增添一份對母愛偉大的認同。《白兔玩偶》中在凜生病時,由家里曾鼓勵大吉,凜有大吉在身旁就沒事了。這句換一換詞就可以套給全天下的父母,孩子在自己的身旁就沒事了。同樣的,莘莘學子們,父母親在自己身旁就一切沒事了。

 縮圖

獻給天下的父母親,我的母親。(圖片來源/PPS截圖)

「孩子呀!阿爸也沒有任何怨言,只因這是生命中最沉重,也是最甜蜜的負荷。」

                                                                                               ─ 吳晟 (節錄  吳晟《負荷》)

 

 

 

 
記者 陳奕儒
恩恩,大家好 我是陳奕儒 別名搖搖 喜歡搖來搖去 恩恩,就這樣                                     XD
記者 陳奕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