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期

《少女》見證死亡的瞬間

「死亡意味著什麼?」、「目睹『死亡』的發生應該是一個很了不起的事吧?」兩名女高中生在暑假前夕突然思索著這個問題,為了感受「死亡」,心中對彼此存有嫌隙的她們,各自展開一段尋找解答的旅程;這是日本爭議作家湊佳苗的作品,《少女》。

《少女》見證死亡的瞬間

記者 賴映秀 文  2011/09/25

「死亡意味著什麼?」、「目睹『死亡』的發生應該是一個很了不起的事吧?」兩名女高中生在暑假前夕突然思索著這個問題,為了感受「死亡」,心中對彼此存有嫌隙的她們,各自展開一段尋找解答的旅程;這是日本爭議作家湊佳苗的新作品─《少女》。

我想親眼見到死亡的瞬間─《少女》(圖片來源/findbook

 

 

故作神秘地炫耀:有人在我面前死掉
多數人同意「死亡」意味著生命的終結,對於疾病纏身的人可能是一種解脫,對於因為犯罪而被判刑的人則是一種懲罰,但是對於自殺者來說,「死亡」不是結束,而是重新啟動生命的開關,因為自殺者不滿於生活現況,找不到或沒有能力改變,認為死亡可以將他們引向康莊大道。《少女》一書中自殺者的朋友、或是目睹自殺經過的人,把「見證死亡」當成能夠與人交換的秘密,主角由紀、敦子也想擁有這樣的經驗,好像與死亡擦身而過,就能夠讓自己更加成熟,也多了一個可以向別人炫耀的故事。

 

 

到死亡的入口迎接死亡
由紀和敦子不約而同地尋找「死亡」,試圖在一個暑假中完成他們的目標。由紀加入一個定期到醫院為病童朗讀故事的公益團體,她認為這群生病的孩子中,一定會有人離開,而她只要能夠認識那名不久於人世的病童,再看著他死去就能達到「見證死亡」的目的。敦子因故到另一個死亡經常發生的地方—老人安養院,安養院的居民非病即老,在老人安養院裡擔任兩星期的義工,這些垂垂老矣的老人總會有人離開。

由紀因為演出布偶劇認識兩個小病童,他們也成為由紀的目標,小男孩的手術成功機率僅僅百分之七,他希望能夠再見毫無音訊的父親一面,而由紀希望小男孩能夠在臨終前感激地看著她,好讓她有「參與死亡」的感覺,她決定完成小男孩的心願。敦子在老人安養院的工作是協助一名打理雜務的大叔,大叔對她很疏離,敦子一直無法拉近與大叔的關係,直到敦子救了一個因為麻糬而噎到的老奶奶,大叔和她之間才熱絡起來。

兩人的計畫到最後都沒有實現,雖然她們一起看見別人與死亡擦身而過,只是那時「見證死亡」已經不是那麼重要了。老奶奶被麻糬噎到時的猙獰表情,讓敦子對於「死亡」的綺麗幻想破滅,取而代之地是對生命的尊敬。曾經,敦子與由紀都無法接受自己放棄劍道,那些讓她們放棄的原因,在她們生理或心理都劃下了傷痕,直到與「死亡」的近距離接觸後,兩人才明白之前所認為的傷害,都是自己放大的。隨著兩人前嫌盡釋,「死亡」的價值已經不為她們所談論,「死亡」終究不會是這輩子重生的開關。

 

 

殺人的勇氣v.s.自殺的動力
《少女》從一個少女的遺書開始,最後結束在另一個自殺少女的告白,書中簡短卻深刻描繪日本社會不容忽視的問題,例如女學生援交、輕視生命價值、電車之狼等等議題,是兩名少女在尋找「死亡」的過程中,直接或間接影響他們的線索,甚至有「殺人預告網站」,雖然架設者是想提供使用者抒發日常生活不滿,但是意圖殺人者將殺人宣告視為英雄式行為,在滿是「我想殺人」的網頁上寫下真正的殺人預告,恐怕對行兇者是一種鼓勵。

書中一句:「如果我死了,會不會有人難過?」寫出青少年面對死亡的第一個念頭,當他們遇到難關,認為自己無力解決的時候,輕生的念頭就開始萌芽,若身邊的親人朋友沒有察覺異狀,讓他們覺得自己孤立無援的時候,往往將「死亡」當成困境的唯一解答。另一個殺人於無形的,是青少年時期尚未穩固的「自信心」,害怕自己做錯事,擔心自己被團體孤立,還要忍受網路上不具名來源的輿論,彷彿身處監獄般時時刻刻被監視著的壓力,經常讓青少年的情緒緊繃,一旦面對巨大挫折便支撐不了,年輕的性命就此殞落。

作者湊佳苗因《告白》一書而聞名,同名電影更將書中的校園霸凌情節完整呈現在觀眾眼前,透過主角們第一人稱的敘述方式,讓每個人物的性格都立體呈現,也看見不同立場的人觀看同一個事件的角度竟是截然不同,每個人都只想看見自己能夠接受的,真實地反映人性,這些寫作特點在《少女》也找得到。敦子與由紀互相猜忌,質疑對方和自己的友情,戴著有色眼鏡看待對方的行為,試圖印證自己的假設,卻忘了自己已經隔著一塊鏡片,忽視那些足以推翻假設的證據。

 

 

校園輕生風氣 日台皆有
台灣社會對於自殺經常抱持負面印象,認為想不開的人才會選擇自殺,卻忽略這些人還未放棄之前的求救訊號。公共電視於2010年播出的系列劇《死神少女》,透過各種校園或家庭問題檢視青少年極度悲觀的生命,少年們可以選擇解決問題活下來,或是抑鬱地結束生命,而死神少女是他們決心的化身。這部戲劇看在保守人士的眼中是將自殺合理化,誤導青少年將「死亡」視為解決問題的方法,但是如果換個角度看,故事的主人翁中,也有人努力突破阻礙,原因在於他們成功地找到自救的方法,不像其他悲劇的主角,淪為大人口水戰裡的犧牲品。

公共電視推出結合校園與自殺議題戲劇。(圖片來源/網路搜尋

「見證死亡」並不像由紀或敦子一開始想像的值得四處誇口,相反地,越是接近「死亡」才會越明白它是一個再平常不過的事情,每天都有人離開這個地球,也有人加入這個地球,地球還是轉動著而沒有任何改變,說嘴的人只是湊巧跟自殺者有關係罷了,他們也沒有救下自殺的人,說起來,「見證死亡」比「逃離死亡」還更不足以為道。

記者 賴映秀
賴映秀是我, 來自既城市又鄉下的地方。 也許、如果、可能、好像, 生命就是有這些未知才可貴。 跌跌撞撞的途中學著成長, 快樂不快樂的經歷, 都是生命的一部分。 盡全力把每件事做好, 無愧於心 : D
記者 賴映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