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期

公家學校的黑暗面

四處可見的學校,其實背後都有不為人知的一面,尤其是相形封閉的國中、國小,私底下運作的黑手更多。但畢竟這是個基層又龐大的體制,腐敗已經有相當的一段時間了,所以就算是想改也無計可施。

公家學校的黑暗面

記者 胡哲揚 報導  2011/09/25

四處可見的學校,其實背後都有不為人知的一面,從最初階的小學,到最高等的大學,總是有著幕後黑手或多或少的操作。在這其中,又以相形封閉的國中、國小更為嚴重。人治的氣氛、體制上的不完善、法條的漏洞等等,都把校園蓋上了黑色的面罩。不論是校內的權力將特殊情況壓下,又或是官商勾結,都是時有所聞的。但畢竟公立的學校是個屬於基層又相當龐大的體制,這些負面的情形已經存在一段時間了,一時之間是難以改善的。

在一個單位底下,總是有許多的人在做著各種不同的工作,每個人都是一顆螺絲釘,維持著這個由不同單位所架構起來的體制,以便使它可以正常運作。然而,當有人為的因素開始影響到其他人的工作與權益時,這個螺絲釘卻成為單位底下的一粒老鼠屎。若是這個人治的因素又找到了體制上的不完善,那麼很有可能產生無從消除的民怨。

 

 

人治下的不公平 體制上的漏洞
人治下可以產生的不公平有很多,例如:為了個人的喜好,而將A升職,B不動,使得能力更好的人才就因此被埋沒。又或是在有什麼特殊情況發生時,卻被更高層因為名譽等等的因素,施壓將事情擋下來,希望事情可以大事化小,小事化無。此時對於權益受損的一方就是相當的不公平了。

在學校裡,人治的因素常常會把許多的事情擋下,而就這麼化解了一場「誤會」。只有在事情牽連多人、金額龐大或是鬧出人命時,才會真的引起相關單位的重視。現在的青少年血氣方剛,時常會衝著「義氣」之類的,其實沒有什麼實際意義的字詞,就這樣讓自己身陷於麻煩之中。而這些青少年通常的下場就是少年警察隊帶走,鬧上法院的雙方家長打官司,然後法官給個感化教育的判決就一了了之。比較嚴重的也常常會有校方的居中介入協調,希望不要讓事情鬧大。

有時,也不一定是學生們惹出麻煩,而是老師本身出了問題,造成學生的權益受損,也使得其他的老師不滿,但這種事情攸關所謂「為人師表」的名譽問題,相關單位當然更加不希望事情傳開,因此背地裡多少會施壓。在公家體系之中,因為要將考試進來的政府雇員們炒魷魚,是一件相當困難的手續,因此總會有人藉著身為公務員的身份混水摸魚,藉機大撈油水。

 

 

為人師表?
新北市一名國小教師,正是藉著如此的人治氣氛而避開了許多問題,同樣的,體制上的漏洞也使得更上層的單位無計可施。這個老師本身已經到了可以退休的年齡,想繼續賺錢,卻又不想再教書下去。因此,藉由一次車禍,跟醫生要了醫師證明,就跟學校請了長假。過了一個學期,這個老師發現沒有考績就沒有年終獎金,因此第二個學期又繼續請假,卻在學期的最後一天回來上課。因為規定,有上班就必須給考績,也就有年終可以拿。而軍公教的年終獎金為1.5個月,已經到達薪資上限的老師,年終獎金有大約十萬!

除此之外,還有該老師的學生看到他們心目中的老師,好端端地走在街上,但他卻依然在假期中,也因此引起家長及其他老師的不滿,憑什麼他不必教書就可以領一樣多的錢。而人治氣氛濃厚的校園,行政階層就跟一些表達明顯不滿立場的老師們溝通,希望他們能夠隱忍,以免事情鬧大。而也有些比較「不聽話」的老師,仍然向新北市政府投書檢舉這個老師,然而,卻因為一切都按照規定來,法律上的漏洞使得政府也無法可管。一個不願具名的受訪老師表示:「市政府就跟我們說,那個老師的程序上沒有問題,所以無法做出任何的懲治。」

 

 

官商勾結
公務員的鐵飯碗難捧,但考上也就幾乎可以過著安穩的生活了。一些有職務上方便的行政階層,藉著安穩的特性,從中撈取油水。不論是底下的組長藉由虛報數字來取得不當獲利,還是上層的主任、校長,藉由與廠商接觸的機會收取回扣,甚至是家長會幹部與廠商合作,使得特定廠商可以一直承包固定的業務,而廠商與家長會長都從中獲得利益。

新北市一間國中,就曾經出現過從校長到總務的結構,收取廠商回扣,刻意發包給特定的廠商,校內為數不少的老師們都知道,卻又無法確實地舉證他們的所作所為。一名匿名的受訪老師說:「曾經看過廠商寫給資訊(組長)的報價單,上面的金額比市價兩倍還高,這還合理嗎?」而如此的惡習甚至也影響到一些在基層的老師,使他們也養成獲取不當利益的習慣,另一個匿名的受訪老師表示:「我跟店家訂便當,送來之後,他們就給我空白的報價單,叫我自己填。」不少老師抱持著「與我何干,何必自找麻煩」的心態,就這樣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也跟著擊沈了校園應有的道德水準。

 

 

名校淪陷
「台、清、交大羞於告人的『卓越』秘密」、「亡台從五年五百億開始」,清大動力機械系教授彭明輝在個人部落格貼出幾篇辛辣的文章之後,引起了軒然大波。為了追求「卓越」,為了五年五百億,「名校們」開始無所不用其極地創造名號與財富,以校區之名來搶地,卻反而把自己的名號給打爛了。就為了土地、名氣和金錢,名校自甘墮落,本應執著於帶領社會向前邁進、培養更多人才的學校,如今卻成了媒體挖八卦、民眾茶餘飯後的話題,這是何苦呢?

在現今選票為第一考量的氣氛下,許多候選人到了選舉時,就會開始開支票,這塊土地給某校,那塊給另一校。讓他們以後在這裡建校區,可以促進地方發展等等。而學校也多願意配合,反正多一塊土地也是多一個資源,何樂而不為?卻從未想過,這些地被徵走,最終只能眼睜睜看著,曾是自己最珍視的土地成為荒地的人,心裡默默地在淌血。

彭教授申請退休時,用了這樣的理由:「我所承襲的學術傳統旨在明辨是非,破除愚盲,探索社會發展之未來,培育後進,以促進社會之公共福祉,而非用以圖謀個人之名利與地位,或虛幻之世界排名。這樣的學術傳統在清華校園已日漸澆薄,培育後進與促進社會公共福祉之本務日漸乏人聞問,而『只問業績,不論手段』的各種制度與風氣則漸成主流。『不同道者,不相為謀』,個人對學術與教育所秉持之理念與既有制度漸行漸遠,希望能退休以便從事其他更能契合個人理念與心願之活動。」(引用自清大彭明輝的部落格)

表面上教導著學生知識與做人的準則,但本身卻做出如此的事情,鑽法律漏洞,人治下一切息事寧人的態度,甚至是從上到下貪污的結構,使得我們不得不反省,到底,我們的政府砸了大筆經費維護、建立的校園,還有它本來存在的意義嗎?若有,還剩多少?


名校染黑?(圖為交大。攝影/胡哲揚)

記者 胡哲揚
大家好! 我是傳科02學生胡哲揚 ^^
記者 胡哲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