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期

空氣人形 心碎的成人童話

當骯髒的洩慾工具有了生命,有了渴望被愛、被珍惜的簡單願望......「她」,是否也能擁有純淨的靈魂?

空氣人形 心碎的成人童話

記者 王俐文 文  2011/09/25

若洩慾用的充氣娃娃有了生命,有了被愛、被珍惜的單純願望,她,能不能也擁有純淨的靈魂?

秀雄和小望

充氣娃娃小望,在東京郊區的公寓裡陪伴獨身的男子秀雄。(圖片來源/中國時報)

小望是個充氣娃娃,在東京的小小公寓裡陪伴孤單的中年男子秀雄,他們一起生活、做愛,秀雄還會在飯桌上向娃娃分享瑣事,替她換上不同衣服,就像是個普通的男人,只是他的伴侶沒有溫度。在一個雨後的清晨,充氣娃娃奇蹟似地活了過來。

彷彿是本能驅使,小望每天晚上都會戰戰兢兢地躲回床上等待秀雄,假裝自己仍是那個冰冷的娃娃;到了白天,小望會穿著秀雄為她換上的女僕裝溜出門,以孩子般的好奇心探索外頭的世界,甚至跑到有個溫柔男孩的錄影帶店打工…

 

 

旅途的過客 心靈的交集
《空氣人形》的畫面美麗而純淨,時而溫暖、時而冷冽。小望的探索像是童話故事的旅程,每一站,都會碰到幾個改變她旅途的人。這部電影將人們區分成兩類──有「心」與「無心」。在這個世界上,小望的靈魂是個矛盾的存在,她被視為一個骯髒的洩慾工具,卻用白紙般的心靈去觀察週遭的環境。在童話般的畫面中,她與許多人擦肩而過,包括擔憂自己年華老去的女櫃員、單親爸爸與他的女兒、錄影帶店老闆、還有無數個擁有冷漠面孔的人;溫柔的純一、老流浪漢以及製作娃娃的師傅則是用心正視小望的人們。

在人們的印象中,充氣娃娃是一種不堪的意象,是獨身男子解決需求的玩物;但是在裴斗娜的演出下,小望就像是童話裡頭的女孩般天真,即使是赤身露體的鏡頭,在沒有他人的汙染時也不會給人淫穢的感覺。《空氣人形》應該是想藉由小望的遭遇來陳述一個觀點:就像許多沒有生命的物體一樣,充氣娃娃的定位,是被人類所操控的,或珍惜或鄙夷,完全取決於我們的一念之間。在電影中,製作充氣娃娃的師傅,給予這些「孩子」和她們功能不相等的尊嚴,將這些沒有靈魂的軀殼視為值得珍惜的存在;然而秀雄買下小望的目的,錄影帶店老闆半強迫的性行為,才是在片中賦予娃娃骯髒感的原因。

在電影中,小望不斷地學習如何當個「人類」。她學會用化妝品蓋掉身上的接縫處,學會自己選擇衣著和模仿人類自然的肢體動作。當然,純淨的小望也漸漸染上人類的七情六慾。即使對秀雄只有「主人」的歸屬感,小望在看見新的娃娃時,也感覺得到他的「背叛」;被錄影帶店老闆強暴,拔出下體零件清理時也感受到前所未有的羞辱;甚至在看到純一和前女友的照片時,不由自主地感到憤怒與心慌。

 

 

細膩卡司 說服力更勝一籌
一部引人入勝的電影,選角功不可沒,光看女主角韓星裴斗娜就知道卡司設定有多麼精準。裴斗娜擁有靈性卻不突出的五官、吸引力十足卻不俗艷的身材,讓小望這個角色在情趣用品和童話人物之間取得平衡。在片頭,她刻意模仿塑膠娃娃有點不協調的肢體動作和稍嫌空洞的眼神,隨著故事發展漸漸有了柔軟的身段和自然的表情。

《空氣人形》電影海報

電影《空氣人形》由韓星裴斗娜演出活過來的充氣娃娃。(圖片來源/Yahoo電影)

至於秀雄則是很特別地由諧星板尾創路演出,看似對小望百般呵護的秀雄,在職場上受盡委屈,只能回家對著不會回應的娃娃訴苦;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裡的他,甚至沒有發現夜夜相處的小望已經有了體溫。

由漫畫改編的《空氣人形》也十分著重場景的營造。美術設計種田陽平與台灣攝影大師李屏賓皆享譽國際影壇,在這部電影中,他們把童話的元素融入乾淨的日式郊區,讓整部片浸淫在魔幻而寧靜的氛圍裡,為天馬行空的劇情打造一個最貼切的舞台;在充氣娃娃工廠裡,無數的軀幹和零件像是破碎的屍體般陳放著,令人毛骨悚然卻心疼不已。導演是枝裕和則用溫柔敦厚的手法,將觀眾化成看不見的空氣,輕輕地飄在小望身邊,跟著她踏上旅途。

 

 

魔幻氛圍 拋開理性的束縛
很多人看過《空氣人形》後,對於充氣娃娃的「顯靈」感到十分好奇;但這部電影是用虛構的故事來探討人與人間的疏離,必須放下理性的成見,才能心無旁騖地觀賞。

「我們的心,都是空的。」但是有了心,就免不了會有痛。無家可歸的老先生為這部電影的寓意下了註解。即使是在物質條件極高的東京,也有很多人無法彌補心靈的缺角。娃娃可以透過氣體的注入,得到一顆飽脹的心;人類的心靈,卻只能靠其他心靈的注入來變得飽滿。

《空氣人形》並沒有太多的說理橋段,只憑簡潔的畫面和些許的情緒起伏講故事,然而每一個關鍵的字眼,都像是細細的針,一次又一次、精準無誤地扎進心裡。本片最唯美也最不堪的一幕,就是片尾小望躺在垃圾堆中,漸漸失去意識的畫面。浮現小望腦海中的最後景象,就是所有在她短暫生命中認識的人,聚在小小餐館裡幫她過個簡單的生日派對。在生命的盡頭,她也許比人還要更有人性。

《空氣人形》中文版主題曲,由有「迷幻王子」之稱的歌手林宥嘉演唱,
充分詮釋了成人童話的魔幻和淒涼感。(影片來源/Youtube)

記者 王俐文
嗨,我是王俐文,沒有綽號,我覺得這個簡單的名字就是最真實的自己。我在台北長大,來到風城念大學。習慣於台北快速的腳步,在交大這個讀書風氣盛行的環境,也不由自主地會把課表以外的行程填滿。 我喜歡影像,喜歡文字,喜歡新奇東西的味道,對我而言,很多東西都有值得回味的地方。用鉛筆勾勒美好的景象,花上一個下午用雙手完成一件作品,是我的興趣。有人說,我是個安靜的旅人,手巧而心細、心細則眼利,雙腳帶我去過的地方,會沉澱為靈感的基石。因為愛上拍攝各地的老房子,近來我對美的定義,漸漸轉為斑駁的磚牆和角落的那株雜草。 在傳科系念書是一個充滿起伏的挑戰,新聞稿的時間壓力和自己對作品的要求交織成密密麻麻的大學生活,偶爾對著路邊的貓咪傻笑放鬆心情。對我而言,人生是需要不停奮戰的長假。  
記者 王俐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