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期

「設計」與「社計」

在這劇烈轉變的時代裡,「設計」是用什麼樣的角色參與這個改變,或甚至進一步影響這個改變?

「設計」與「社計」

記者 陳昱均 文  2011/09/25

誰都不能否認,世界正處於一個劇烈轉變的時代。各地年平均溫年年升高,伴隨著異常的氣候現象,冰川、冰山加速溶化、物種大量滅絕。除了自然環境的變遷,本以為歐洲強權將持續以領導者之姿穩定發展,但各國經濟發展不均和債券危機,讓歐元區面臨解體的危機;美國在兩百年後,終於選出一位黑人總統;中東地區領導者採取的強權、高壓統治的方式不再穩固;台灣對岸的中國,已經開始透過經濟實力影響整個世界。

在這樣的時代裡,「設計」是用什麼樣的角色參與這個改變,或甚至進一步影響這個改變?

設計是什麼?被賈斯伯譽為世界最偉大的平面設計師的保羅‧蘭德(Paul Rand, 1914-1996)說:「設計是一種關係,一種比例。」20世紀,設計是一種形式,用來操作不同藝術工具。但設計的定義隨著社會變遷而演進,以鉅額獎金聞名的丹麥Index Award國際設計競賽,在獎項名稱後直接加上「設計是為了改善生活」,直接點出當代設計的最終目的。紅點設計獎、IDEA等國際設計競賽得獎作品,再再顯示設計師及設計品的社會責任越來越被重視的事實。

 

 

永續發展,設計、非營利組織與社會企業的結合
相較於以往設計團體對於社會公益的貢獻,採用一個被動的旁觀者角度,介入社會制度下弱勢族群的生活,方法過於片段或是形式,無法根本地解決問題,使得設計的力量被嚴重低估。近年來,開始有設計師採用不同的觀點經營自己的設計作品,與社會企業和非營利組織合作,以有系統的、永續的方式擴大設計的影響力,直接解決社會問題。

瑞典設計師雙人組Tb&Ajkay就是一例,她們參與了由World Wild Fund of Nature(WWF,世界自然認證基金會)和歐盟主導的大湄公河樹藤計畫,實地於寮國居住了一年,與當地的生產團隊合作,發展樹藤產業。

樹藤主要產於東南亞,特別是大湄公河流域,也就是寮國、柬埔寨、越南等國。與熱帶雨林中的植物共生,沿樹幹向上生長,以取得足夠的陽光,高度長達七公尺,具有特殊的韌性與彈性,是當地居民的食材,也是建築、家具的主要原料。寮國有許多村落50%的收入來源,就是來自樹藤交易。大量的墾伐,造成野生樹藤數量銳減,面臨滅絕的危險,一旦樹藤產業消失,寮國偏遠村落將完全斷絕生計來源,WWF希望能透過設計,改善這個狀況。

「有經驗的設計師能讓整個生產流程,變得更簡單、更環保,也能讓生產鏈最終端的商品更適合國際市場。」Tb&Ajkay表示。她們將「環境、經濟、社會」組合成的永續三角形導入樹藤生產供應鏈,升級生產線,減少在生產過程中高達55%的原料浪費,改善生產過程造成的生態破壞,提升產品品質;設計具有現代性的樹藤家具,協助將商品導入全球市場。透過設計帶來的媒體焦點、引起群眾的注意,設計商品曝光的同時,也讓世界更了解這些社會議題,和WWF等非營利組織的援助計畫,進而引入更多的資源。

WWF大湄公河樹藤計畫,升級樹藤砍伐與加工供應鏈,協助當地居民永續經營樹藤產業(製圖/陳昱均)

無獨有偶,日本品牌MotherHouse創辦人兼設計師山口繪理子也認為,設計師和設計扮演了一個地方長期復興的重要角色。她希望能不靠捐贈和憐憫,而靠日常營運在市場機制中自給自足,以商業的手法,達到公益的目的,消弭開發中國家的社會,在教育、就業、財富、醫療等方面不平等的現象。她在孟加拉,以當地盛產的黃麻做為環保素材設計包款,成功將品牌推廣至已開發國家,並將營收回饋至當地社會的基礎建設。這樣的營運模式也讓山口獲選為2009年的亞洲最佳創業家。

 

 

永續性設計=使用環保素材?!
「設計」與「永續發展」的課題很早就存在台灣,在教育體系上,更是各大學設計科系課程規劃中的必備議題。但到目前為止,將理論化為實踐的實際成果又是如何?

市面上使用環保媒材的設計品牌不勝枚舉,「使用環保素材」這件事似乎已成為設計商品的賣點之一。「一個產品設計師想的永續性設計,還是會偏向怎麼樣在媒材上運用環保素材。」桔禾創意創意總監張漢寧表示。在台灣,永續性設計似乎被框入環保材質的框架裡,設計師們在各自的領域中卯足全力使用環保原料,但台灣的永續性設計,就只有這樣而已嗎?

改良原料屬於一種減法設計,被運用於設計品本身,能達成的效果,只是「減少」問題產生。早在2008年,世界4大設計競賽之一的德國reddot官方網站,就以斗大的標題盛讚台灣:「亞洲創意的心臟,在台灣躍動 (Asia`s creative heart is beating in Taiwan) 」,身處在台灣這樣一個設計人才輩出的國家,設計師應該以更多元、全面的方法、更宏觀的角度,去面對設計的社會責任。

 

 

設計、社計:為了改變,為了更美好的明天
建國一百年,台灣設計年,政府撥下大筆預算給相關部會,舉辦各式與設計相關的展覽、論壇,規模之大更甚以往。民間團體亦舉辦不同活動,探討設計與社會責任的相關話題,其中,台灣設計師週更是與富邦講堂合作,以Wish: A view of future為主題,連結設計與未來。但當活動都結束以後呢?要怎麼延續這股氛圍,是政府及設計圈接下來的課題之一。

2011年台灣設計師週以Wish: A view of future為主題,連結設計以未來。以代表現代生活的各種符號製作成的宣傳文宣(圖片來源/台灣設計師週)

「我們正在推廣的,是希望台灣的設計產業,從獨立運作慢慢開始轉為細緻分工,讓越來越多人在這條生產鏈上找到工作。」張漢寧說,這群設計師以新元素、新設計思維替傳統製造工廠找到新出路,讓台灣工廠在大陸低廉工資的競爭下仍然得以營運,也讓台灣工廠師徒制代代流傳的獨門技藝得以保存。如此一來,台灣設計供應鏈上的每一個環節,才能夠永續經營下去。

當然,除了設計、製造產業的保存與發展外,台灣還有許許多多的社會問題,例如城鄉發展不均所造成的偏遠孩童教育問題、隔代教養與青少年行為偏差、新移民逐漸增加等等。是不是也可以,透過設計解決這些問題?

有人說,世界來自設計師對生活的想像。要怎麼透過設計改變社會大眾的思考模式?怎麼把社會對價格的認知轉向對價值的認同?怎麼藉由商業模式借力使力,改善資本主義社會所帶來的各種社會問題?怎麼樣才能永續地經營設計的影響力?這些問題,值得設計師與國人們的重視。

 

記者 陳昱均
  自己的心捧在自己手裡 自己去找自己的快樂悲傷   要奮不顧身看遍世界 要永不後悔瀟灑過生活    ;-)
記者 陳昱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