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期

竹塹城之國樂饗宴

2011第一屆竹塹國樂節:談中國音樂與此次國樂節的幕前與幕後。

竹塹城之國樂饗宴

記者 林儀 文  2011/09/25

國樂飄揚竹塹市
今年七月,新竹市這個小小的科技花園,除了風聲、還多了點不一樣的樂聲。

「2011竹塹國樂節」(Chinese Music Festival)是新竹市政府委託新竹青年國樂團承辦的藝文活動,今年七月二日到十四日,在新竹市立演藝廳舉辦了十四場為期兩周的國樂音樂會,由國內外知名樂團以及新竹各個學校的國樂社團一齊參與演出。

「新竹青年國樂團」原稱「新竹市立青少年國樂團」,創立於1993年,於今年初(2011年1月1日)才改組,主要成員為大專院校熱愛中國音樂的學生。樂團指揮暨此次國樂節藝術總監劉江濱的帶領之下,曾遠赴土耳其、西班牙、日本、中國各城市等地方做巡迴演出,期許他們能朝專業樂團的水準邁進。劉江濱畢業於中國文化大學中國音樂學系,曾任台北市立國樂團嗩吶演奏員,多年來在全球各地都有他的表演足跡,近年來,他致力於中國音樂的文化交流,也努力在這塊他生長的土地上,讓國樂向下紮根,與新竹市做在地化的連結。這次的竹塹國樂節,就是劉江濱推廣中國音樂之美的一大里程碑。

「2011竹塹國樂節」於七月二日到七月十四日舉辦,包含各種國樂類型與演出團體。

(圖片來源/竹塹國樂節facebook專頁)

在這十四場音樂會中,卡司包含了台灣、中國大陸、新加坡等亞太地區知名的樂團與指揮家,每一場都有其獨特的意義以及曲風,在國樂的深度與廣度上,也展現出前所未見的完整安排,此外,也遵循著此次國樂節的初衷,許多場音樂會的主題和曲目,都緊扣「竹塹/風城」的意象。

竹塹國樂節的音樂會場次裡,《狂吹猛打》安排山西省歌舞劇院民族樂團,在新竹市城隍廟前演出。山西吹打樂自古以來被軍隊大量使用,此次加上「四胡」(一種類似二胡的四弦琴)來表現蒙古族的民俗風情,在新竹著名古蹟演出中國氣勢磅礡的行軍意象,更有一層文化交流的意義存在。《大師系列》,邀請長安樂派與秦派二胡大師魯日融來做專題演講,讓台灣人了解到不同派別對胡琴的演繹方式;人物部分邀請著名音樂家黃曉同來指揮;海內外的職業樂團,也有許多各具特色的樂團的專門場次。《名家名曲之夜》中,嗩吶家周東朝、揚琴家張高翔以及二胡家唐峰都展現出令人嘆為觀止的炫技,讓安可聲與讚嘆聲連續不斷。

左圖為中國著名指揮家黃曉同(圖片來源/竹塹國樂節官方網站)
右圖為國樂節演出實況(圖片來源/竹塹國樂節facebook專頁)

一場音樂會的形成包含了決定音樂會的形式、風格、和宣傳手法,同時,樂手本身的準備也要並進,這些前置作業承擔了百分之八十的音樂會成功。雖然是新竹市第一次舉辦大型國樂節,卻可以在這每一個細節看出主辦單位的用心,從音樂會的名稱、曲目、到節目單的製作,都可以看到他們是一氣呵成的。《校園系列》包含了新竹市從國小到大學的學子們平時努力的成果,有邀請小學生們帶領觀眾進入遺忘已久的《童年的回憶》,也有走清新校園風的青春年華《舞雩新風》,甚至是剛在社會中嶄露頭角的大學新鮮人,賣力地詮釋《英雄青少年》的理想與抱負。


上圖為《名家名曲之夜》的演奏家,下圖為校園系列的《舞雩新風》,皆節錄自節目單。

(圖片來源/竹塹國樂節節目手冊)

 

 

國樂歷史 你知多少
國樂在台灣的發展,其實遠遠落後大陸、也遠不及西方音樂來得討喜和盛行。「國樂」顧名思義就是中國音樂,泛指所有在中國土地上產生出來的音樂,在清末民初才真正被廣泛地運用。台灣的國樂發展始於民國三零年代,我們最常在音樂課本上學到的北管、南管都屬之,在此之前,民間的中國音樂以歌仔戲、客家音樂、喪葬隊伍等為主。

台灣的國樂史,經歷了拾荒期、專業期的沿革。「拾荒期」指的是民國三十七年後,當時南京中央廣播電台(即今中國廣播公司前身)極力藉由廣播媒介推廣國樂,台灣的各學校機構也陸續成立國樂社團,台灣的國樂運動,就是在此時開始萌芽,而中廣國樂團也成為台灣的第一個正式國樂團。「專業期」意旨台灣的國樂團進入了專業管理的歷程,在民國六十八年,台灣出現了第一個政府斥資成立的台北市立國樂團(即擔綱此次竹塹國樂節第四場演出《追竹夢響》的樂團)。在此之前,因為政府遷台時隨軍的國樂家少、專業樂團成立的時間晚,台灣在國樂的曲目創作與演奏技巧上,發展遠遠落後大陸。

  

國樂節的簽到簿,上有許多大師的簽名。(圖片來源/竹塹國樂節facebook專頁)

 


國樂也可以中西合璧
如今,台灣不僅有許多專業的國樂樂團,也有專門訓練音樂人才的大專院校機構,國樂所面臨的大環境相較於以往,是比較友善了。然而,翻翻音樂史的演進、再看看現代人們的休閒嗜好,就可以發現台灣人受到西化的影響極深,許多人對於西樂的了解和興趣都遠遠勝過中樂。

然而,相對於西洋音樂而言,「國樂」的樂器其實隱藏了更多表現台灣和中國民俗風情的可能。在「2011竹塹國樂節」的表演中,我們就可以見識到,例如大地風沙滾滾的景緻,可以用打擊樂器來營造;西域神秘的情調,會用笛子來訴說;荒野中的馬鳴則可用胡琴的拋弓技巧來代替。這些,與樂器的在地歷史起源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

其實國樂團無論在作曲、編曲、指揮,都是參考西方大型樂團的形式而成,因此近來有人將國樂團正名為「民族管弦樂團」。在國樂節中,大型民族交響詩《關公》是首次在台灣演出,就是採取西方樂章的方式編寫而成,用九個章節描述了關羽的一生。雖然國樂有被西方音樂壓過的隱憂,卻也不能否認兩者的特色結合後,對音樂界帶來的這些豐碩成果。

台灣的國樂界一直在嘗試突破,找尋用音樂詮釋人們生命的可能。「2011第一屆竹塹國樂節」的回響熱烈,甚至有許呼聲贊成明年繼續辦第二屆竹塹中國音樂節,但不論未來是否續辦,這無疑是個非常完美的開始。這一次,這些形形色色的演出家們,擔綱起傳統音樂的推手,讓悠揚的樂聲在新竹的風中飄盪。

山西歌舞劇院在台首演大型民族交響詩《關公》,此為最後一個樂章-關公頌,展現出關公豪邁磅礡的氣勢。

(影片來源/竹塹國樂節facebook專頁)

 

記者 林儀
我是林儀,一個道道地地來自風城的孩子。 喜歡尋找有故事的東西,然後試著用文字記錄下來 其他關於我的一切,希望能用這一年的喀報生涯真實地呈現:D
記者 林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