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期

黑髮黃皮膚  平行世界遊

第一次脫離父母的羽翼,獨自和大學同學出外旅遊,首站即挑戰鄰近的國家─韓國,進行五天四夜的首爾自由行。誰能預料到,這裡竟像是個和台灣平行的世界!眼看周遭的街景、擺設,都讓人恍若身在台北東區、西門町,但書面文字、招牌,乃至身邊同樣黑髮黃皮膚的人們嘴裡,全部都是由圓圈、橫豎筆劃、左撇右捺等任意組合的外星話。這既不如歐美令人有強烈國外氛圍,又不像泰國、日本等可以隨處找到中文字的異地,實令身在韓國的我一個頭兩個大。

黑髮黃皮膚  平行世界遊

記者 吳孟芯 文  2011/09/25

兩個小時的交通距離,可以是從台中駕自小客車開往台北的國道行;可以是一趟奔波台北高雄的高鐵之旅;也可以是從桃園機場飛往南韓仁川機場的航程。


飛往韓國的上空,底下是一片雲海。(照片來源/朱筱微提供)

由於近年韓流在台灣颳得嘎滋作響,越來越多年輕人的裝扮配飾,從頭至腳、由裡而外,無一不韓國風。此次首爾自由行的夥伴之中,也有對韓國藝人團體知之甚詳,不時在臉書更新韓國流行動態的人物,還能認得幾句韓文意思!憑恃著一股年輕人追流行的衝動,首爾成為時下年輕人出國的首選之一,因此,和朋友從四、五月即敲定了九月初的首爾之旅。好不容易捱過了兩個多月的暑假,對韓國沒有具體概念的我,也忍不住感染了雀躍的心情,縱使行前父母萬般叮囑,親朋好友也不時提點相關的出外教戰守則,但看看手邊早已準備好的地圖、簡易會話卡和自稱略懂韓語的兩名友人,初次和朋友出國的期待遠勝到異地的不安。

接連著順利地出境、直至平安降落仁川機場,一路上四人歡欣地不可思議,早已是二十的成熟年紀,卻表現得如同十四、五歲的花癡少女,又是感動睽違已久的旅遊成真,又是讚揚機上餐點的美味 ( 雖然我強烈懷疑只是心理作祟 ),差點因為喧鬧不休而引來旁人注目。等到真的手握旅行箱,站在機場大廳看著眼前來來去去的人群,卻覺得這些聲響忽地離我好遠,像是你和我之間的空氣瞬間蒸發,每個人的嘴配合著肢體動作一張一合,但我全然無法了解其中意思。多像小時初次觀賞雙語日文卡通,在不小心切換到日文發音的當下那樣地驚恐。


地鐵內擁擠的人潮。(照片來源/朱筱微提供)

是的,這裡是韓國,一個充斥著和你我同樣黑髮黑眼珠,身材纖小不若西方人如巨樹拔地而起,黃皮膚但較台灣白皙,所謂東方人種的國家。他們說韓文,字面書寫猶如小孩般童趣的筆劃連接,一至數個圓圈和方塊、長短不一的橫豎線,或再交疊上左撇右捺進行排列組合,那些美麗的令人無法辨識的字體於焉成形。相較之下,英文在剎那間變得和藹可親 ( 雖然我的英文也是不甚流利 )。

我開始懷疑自己去了哪裡。

首爾的主要觀光景點區,都有說著北京腔調的專人進行解說;購物美妝店店員,更是人人精通多國語言,看你低聲用中文交談,即笑盈盈地上前招呼,片刻不離跟前;地鐵站的廣播也是韓、英、中日語說明一次,速度稍快卻不難理解。但一離開這些經過觀光加持的區域,彷彿一腳踏入平行的異界,他們說話的模式是尾音呈現時,必須將嘴凹成圓形,招牌文宣品都是美麗但看不懂的塗鴉繪畫,當你鼓起勇氣上前,用破碎的英文開口詢問,他們會瞬間愣住,緊接著或用韓語親切告訴你 ( 當然我是一個字也聽不懂 ),或用流利的英文解說。


明洞街道就像換了語言宣傳的台北商圈。(照片來源/張繼云提供)

太奇怪了!我在國外,但卻絲毫未有國外的氛圍。這些矛盾來自於強烈的違和感,因為我無法與和自己外表如此相似的人種,進行英文以外的對話。總覺得如果在歐美等西方國家,看著那些以金髮、棕髮混搭各色琉璃眼珠,襯著白皙略紅或黝黑地近炭色的人種,嘴裡嘰哩咕嚕冒出英文語句是多麼自然。雖然都是人,但用不同的外表結合不同的語言腔調,截然不同地理所當然。

日本或泰國等其他東方國家,雖然也是膚色相近、語言不同,自己卻可以在語言或文字中發現中文的蹤跡,甚至用台語也能獲得些許回應,在異國找到同類的溫暖與歸屬感。在韓國卻無法類推這種感受,甚至感到些許被戲耍的意味。走在明洞或梨大等購物圈的街道上,就像在台北東區、西門町或公館等商圈,年輕人愉悅地逛街購物,不時高聲談笑或低頭耳語。一切如此類似,卻更添被孤立的寂寥,猶如劃分清楚的關係,雖然嘰嘰喳喳地可以彼此溝通,但當我轉身使用了你不了解的語言,你是你,而我是我,用圈內人才能理解的方式交換秘密訊息,用語言隔閡彼此。

儘管如此,逐漸習慣的我們倒是發現這一點帶來的好處:可以肆無忌憚地在公共場合說著自己的語言,反正多數人聽不懂。當然,有時太過忘情的後果就是,結帳時忍不住對著店員咕噥著:「怎麼少給贈品?」,就必須面對她用中文接連說著抱歉、邊將贈品塞入袋中的尷尬,甚至是在五天後回到台灣,也顯得無法適應,往往忍不住將心裡所想脫口而出。

有趣的是,用破英文與人溝通還比淺略學習的韓文更加方便。好幾次在緊張之下脫口而出的韓文,不是半英語半韓文交雜呈現,就是音調太過奇怪而引人誤解,還不如幾個英文單字湊合比手畫腳,堪稱萬國通用。在韓國,一方面接受強烈違和感的異國衝擊,一方面體驗如何與他人進行溝通,雖然的確是趟吃飽睡好、在美食上盡享道地風味的旅程,卻不免有些是在台灣各繁榮據點觀光的氛圍。

無論人種或街道陳設,或許正因為太過相似,我總在旅遊的同時不斷尋找和故鄉相仿的模樣,將心目中既有的印象投射其中,甚至期待人與人互動的剎那間,會獲得在台灣近乎免費贈送的熱情與溫暖。雖然還未曾造訪過真正不同於東方的異國,難免假設性地認為,自己可以接受外國人說外語的現象。但可能,在未來經歷後的某一天,也會這樣地抒發內心所感受的各種異同。


像極了台灣!婆婆媽媽們聚集在水果店前選購。(照片來源/朱筱微)

不安與迷惑的想法,終在平安回國後散去,尤其是以中文和客服人員交談時,一行人的內心可謂之欣喜若狂!也不過五天前後,舉目所見的文字瞬間換回熟悉的語言,就像是方才從一個跳進新世界的科幻夢中醒來,毫無真實感。是故,既然我無法為這趟旅程下一個註解,不如將它視作一個美麗的幻想吧!

記者 吳孟芯
  我一直覺得 方向對了,只要不斷努力 路再遠都會到達。 哦 選擇好了,就走吧 : )  
記者 吳孟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