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期

出走 才會看到世界的模樣

你不知道的世界還很大很大。20歲,我在越南一場國際會議看到了世界的模樣,世界不是那顆圓球,也不是等比縮放的地圖,是一個個思想和文化。當彼此交集了,就會碰撞出絢麗的花火。

出走 才會看到世界的模樣

記者 許鈺煊 文  2011/09/25

世界地圖,是我們對於世界的想像。一條赤道橫越,代表著終年高溫以及熱帶雨林,一條國際換日線縱切而下,是快一點或慢一點、白天與黑夜的差別。

我喜歡旅行,看著不同國家的人長得不同的樣子,品嚐異國小吃,逛逛古老的建築,最後心滿意足地拍張大合照上傳到網路,告知全世界「到此一遊」。

我以為自己了解世界,因為我知道不應該歧視其他文化,也明白國家跟國家之間會存在的差異。但在我人生中的第20個年頭,一次特別的經驗,讓我發現自己其實誤解了國際觀的意義。

今年3月,我參加了一場在越南舉辦的國際會議,總共有100多位不同國家的大學生參與這場會議。國際會議,聽起來是令人緊張又期待的,每天都像在跟自己打仗─主動或是被動、發言或是沉默、誤解或是尊重。

 

 

當你先伸出手,別人才會與你握手
每一天從吃早餐開始,就是一場接著一場與自己的大戰。早餐是自助式,餐廳裡有一個個的圓桌,沒有座位表,大家隨興入座。剛開始,你會看得很明顯,雖然是國際會議,但有些圓桌講的不是英文,是不同國家的語言,因為大家還是傾向跟自己國家的朋友坐在一起。我不想要這樣,都已經大老遠跑來越南了,當然希望可以不浪費一分一秒去探索更多有趣的事情。

但當勇者是要付出代價的,把自己逼出了舒適圈,就要開始膽顫心驚地探索新大陸。我總是挑選面孔最陌生的一桌,若無其事地偷偷坐進去,拋開我以往完全無法脫去的尷尬,伸出手說著:「I am from Taiwan. Nice to meet you!」

我之後發現,其實每個人都想要認識新朋友,都希望跟你聊天,但人跟人之間的相處,開始的契機一定是一方的主動。所以與其戰戰兢兢想著,為什麼沒有人來與你互動,不如主動伸出手,成為啟動發條的那一個先鋒。

 

 

不同的「理所當然」,就會激盪出特別的火花
會議上我們有很多機會分組討論事情,每一次分組,就是一次新的文化與腦力激盪。國際會議最特別的地方就是這個了,跟你一起討論事情的,永遠都是一群來自不同文化的人。我很喜歡這樣的氛圍,也很喜愛聆聽每一種來自不同文化的聲音,每個人都會從自己的角度出發,講著自己熟悉的事情。但有趣的是,常常當事人認為習以為常的事情或觀點,在別人聽來卻是非常地不可思議,甚至會嘖嘖稱奇。

透過這樣的討論,我深深感受到,為什麼大家要一直鼓勵學生出國看看,期待大家具有國際視野,因為當你在一個文化架構生活久了,會習慣性地用一樣的方式思考,也會理所當然地看待每一件事情。台灣的文化教育讓我們行事謹慎,思考也十分地謹慎,我們瞻前顧後,我們沒辦法甩開包袱恣意地做夢。但當你有機會聽到別的國家的人分享屬於他們國家的想法時,就會豁然開朗。會發現為什麼他們可以如此的天馬行空,也會從他們的話語中得到新的想法、啟發。


小組討論的組員都是來自不同的國家,討論的過程中常常是一段混亂又刺激的過程。(照片來源/許鈺煊)

 

 

因為差異,才發現台灣的獨特
會期間,我一度感到很失落。我喜歡交朋友,我鼓起勇氣去主動認識不同的人。但當你接收到的回應不是友善的,或是因為文化的不同而有隔閡,感覺十分地沮喪。

我跟一個在台灣唸書的巴拿馬人分享這些感觸,我跟他說,待人和善這件事不是很基本嗎?為什麼會有人以這樣的態度對待一個不認識的人。他笑著跟我說:「你不能這樣想,你知道嗎?台灣人這樣對待別人是一件很特別的事情,台灣人很和善,所以我很喜歡台灣,但你不能因為這樣就要求別的國家也都要這樣,很多國家,他們的文化就是比較冰冷,但那也不是他們的錯,因為他們從小就是這樣長大的。」

我想起來有一篇報導,講述許多外國人來到台灣工作,之後就定居下來的故事。因為我們習慣對每一個人友善,才讓台灣變成一個充滿人情味的地方。這些習慣其實不尋常也不理所當然,但我們卻擁有了這些寶藏。從差異中我看到了台灣的特別,而這個特別是值得我們驕傲一輩子的。

 

 

好的意見如果不說,就不是意見
在與不同國家的人討論的時候,會開始觀察到,台灣人很善於聆聽,我們習慣安靜地聽別人在想些什麼,默默地咀嚼、整理,讓點子在腦海裡靜靜地彈跳。我們可能擁有整組最棒的想法,但我們卻是最安靜的一群人。在台灣的教育體制下,我們沒有學習如何發言,只被教導如何聆聽,從國小到大學,每一分每一秒我們都在聽,靠耳朵去吸收所有知識。

但在國際會議上,我們要開始想辦法改變了,學會突破這一切。因為你再不說,討論就結束了,你再不說,整組可能就要繼續在死胡同裡打轉,你再不說,就沒有人會注意到你,也不知道你的存在。

這是一件很挑戰也很興奮的事,因為你要開始跟著菲律賓人的快速、俄羅斯人的強勢、澳洲人的全觀,你要開始鼓起勇氣打斷一段方向錯誤的討論,提出自己的想法,儘管它可能是錯的。但這是一個彼此交流跟了解最好的時機,一個好的意見與想法,講出來才有它的價值。

 

 

 結束是另一段旅程的開始
你不知道的世界還很大很大。20歲,我在越南一場國際會議看到了世界的模樣,世界不是那顆圓球,也不是等比縮放的地圖,是一個個思想和文化。當彼此交集了,就會碰撞出絢麗的花火。

記者 許鈺煊
言午金玉火宣,我的名字奧妙在他都是兩個字組成的! 常常有人問我,為什麼是火部的煊? 「因為我的命中缺火,所以要加上去」 「哈哈哈感覺加太多了」 沒錯,我就是有一團火在心裡燒著,想要照亮黑暗的角落。
記者 許鈺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