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期

女人在賽德克巴萊

打破大眾對《賽德克巴萊》具有強烈男性意識的既定印象,描寫女性在片中呈現的形象與意識。

女人在賽德克巴萊

記者 劉玉蘋 文  2011/10/09

「孩子啊!你們在做什麼啊?」這是賽德克族母親來自內心最深層的吶喊。部落勇士們正大舉殲滅霧社村公學校裡所有的日本人,賽德克族女性的無奈與悲慟,藉著一句話表露無遺。但是這聲吶喊卻隱沒在男子們火熱進攻行動的呼聲中。


賽德克之女

魏德聖導演(以下簡稱魏導)以戰場上男性的角度,譜出《賽德克巴萊》,至於女性在整部片中,都是支配的角色。根據蘋果日報(2011年09月25日)的報導,有網友批評「女性角色不突出」、「缺乏女性意識觀點,令人失望」,魏導則反擊指出,女性戲份確實不多,但到了下集有催化作用,而且關鍵性戲份都有重量。其實整部片看下來,印在腦海裡的不只是賽德克族戰士們的英勇,女性們在背後默默地生產養育、編織紋面,更是令人動容。

在《賽德克巴萊》中,賽德克族的重要女角色有四人——莫那魯道之妻巴岡瓦力斯、莫那魯道長女馬紅莫那、荷戈社人川野花子(一郎之妻),以及荷戈社頭目長女高山初子(二郎之妻)。巴岡瓦力斯在片中常默默不語,每當莫那魯道拿到新火柴,並且搜集火藥時,她只看在眼裡。當莫那魯道突然穿起紅色頭目裝,或是最後在上吊自縊前,莫那魯道要求她把臉洗淨,她同樣只是安靜地用口水抹拭自己的臉。無聲的另一面,則是最激動、最觸動人心的言語:「瘋了!我們家的男人全瘋了!」聲嘶力竭的吶喊,表達生活的破碎、心的撕裂。

莫那魯道之妻巴岡瓦力斯,總是深情望著莫那魯道。(圖片來源/番薯藤天空部落格)

在女性中,馬紅莫那的戲份大概是最多的。由於她是頭目的女兒,展現出來的形象是堅忍剛強的。在勇士們出草前,她以強硬的語氣忿忿地對丈夫巴萬說:「不要以為我不知道你們男人在計畫什麼!」且在下集《彩虹橋》中,她幾乎從頭到尾都背著女兒、抱著兒子,又扛著家當奔波。馬紅莫那在數次遷移與逃難過程中,以生命保護兩個孩子,但當兩個孩子終究先離開他們的母親而去,禁不住丈夫與孩子的死亡,馬紅莫那決定上吊自盡,但為了父親、兄弟與丈夫,她還是堅毅地活下來,傳承魯道家族血統。

馬紅莫那為主的形象海報,站在勇士們前端,展現強悍的形象。(圖片來源/痞客邦部落格)

在逃難過程中,馬紅莫那總背著娃兒與家當,腳踏泥濘地,十分艱辛。(圖片來源/痞客邦部落格)

川野花子與高山初子也許是受日本教育影響,舉止有所拘束,展現女性柔美的一面,呈現嬌柔的女性形象,而她們的丈夫一郎和二郎,對她們更是百般呵護。但最後花子由丈夫一郎賜死,一郎自己也切腹自盡;初子懷有身孕,二郎逼使她勇敢活下去,生下孩子並撫養長大,初子才忍痛離開二郎。

在日本高壓統治下,許多賽德克女人淪為日本人的奴隸,或是被迫與日本男人通婚,日本男人卻只是把賽德克女人當作玩物。由於戰爭即將爆發,日本人將妻小遷入庇護所,遷移過程中,日本人惡言相向,恐嚇賽德克女奴隸,如果不將孩子顧好,則有不堪後果。在日本文化裡,認為賽德克族是野蠻動物,嚴禁女性從事紋面織布等低等工作。女性成不了大器,做不了大事,只能用來奴役,扼殺女人在賽德克族的存在價值。

高山初子懷有身孕,答應丈夫要勇敢活下去。(圖片來源/Yahoo奇摩電影)


如母親在唱歌

不少戰爭場景的背景音樂,是以女性歌聲為襯底。其中一首歌由泰雅族女性阿慕依穌路獻聲,曲名即為〈賽德克巴萊〉,並收錄在《賽德克巴萊》原聲帶。這首歌由族人清唱,唱出母性之慈悲為懷,雖然他們知道、了解孩子們血祭祖靈的心願,但是這場祭祖行動卻是因悲憤所起。歌曲中不斷呼喊著「孩子啊……我的孩子啊……」期盼孩子們能聽到母親的聲音。

「森林中的松子已在風中全部碎裂,淚光閃閃的月亮橫在你們走向死亡的途中,暗鬱的雲朵已遮不住,向著微弱的星光緩緩駛去的悲傷」呈現淒涼哀苦的意境。如巴岡瓦力斯大聲叫喊「孩子啊!你們在做什麼?」的心境,難道以憤怒不安及怨恨的心血祭祖靈真能捧住沙場、開展那座彩虹橋嗎?

片中母親們在最後一次的逃難,為了不拖累孩子們、消耗食糧,毅然決然地先行走上那座彩虹橋,並且答應孩子們會在彩虹的彼端,釀好酒,等待他們歸來。自離別至上吊自縊,母親們只是安靜地綁繩、堆石板,她們不能做什麼,這是生命最後僅存的一絲奉獻。

一首〈賽德克巴萊〉不但是賽德克族女人的心聲,更是母親們內心的獨白。

電影原聲帶封面。(圖片來源/豐華唱片


女性形象依然深刻

魏導在各專訪中都強調他是以戰場上的男性角度拍這部片,卻直接或間接地刻劃出女性形象呈現女性意識。女人無怨無悔奉獻生命,增產報「族」,養兒育女,不免就是要成就一個能獨立編織布料的女性和一個能守住自有獵場的男性。莫那魯道在妻子臨終前,更對她說:「謝謝妳們女人,成就了賽德克男人的靈魂。」而女人們群體自縊的畫面,不輸男人在沙場上戰死的悲壯,這是女人在男人背後支持他們的證明。

由阿慕依穌路獻唱的〈賽德克巴萊〉。(影片來源/YouTube)

記者 劉玉蘋
認為什麼事都好玩,認為什麼事都很有趣, 喜歡學東學西,目前兼職啦啦隊員, 喜歡上山下海,預計畢業就要出國, 雖然不怎麼天馬行空,但也會不時幻想。
記者 劉玉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