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期

走過半世紀的花園城市

政府已計劃將中興新村改建為高等研究園區的消息,一時之間,讓我難以接受這個熟悉的地方將要面臨的轉變。2011年九月的最後一天,我帶著複雜的心情再次拜訪中興新村。

走過半世紀的花園城市

記者 林彥伶 文  2011/10/09

前陣子,偶然在網路上,看到政府計劃將中興新村改建為高等研究園區的消息,一時之間,讓我難以接受這個熟悉的地方將要面臨的轉變。

2011年九月的最後一天,我帶著複雜的心情再次拜訪中興新村。

中興新村是舊時台灣省政府的駐地,也是台灣戰後採用英國新市鎮觀念興建的花園城市。
(照片來源/林彥伶攝)

 

中興新村的特殊與珍貴

中興新村位於南投市,是舊時台灣省政府的駐地,也是台灣戰後採用英國新市鎮觀念興建的花園城市。公車快到中興站時,我在公車上看著路旁的蓮花池,雖然池中的蓮花已凋謝,但晴朗的天氣與仍然翠綠的草皮使我感受不出秋天的痕跡。下車後,我穿過中興新村入口的牌樓,走過筆直的椰林大道,看著車子在圓環中迴轉,記憶彷彿也跟著倒轉回到過去,將兒時的記憶再次播放。

小時候每到假日,爸媽就會帶我到中興新村的大草坪放風箏,或到兒童樂園玩盪鞦韆、溜滑梯。那時的我對中興新村的印象單純只是一個很多樹、很多小孩的大型遊樂園。直到高中三年在中興讀書,對這個小城鎮才有更深的認識。也許是與它相處久了,中興新村對我而言不再只是兒時遊樂場,更不是歷史或地圖中的一個名字而已,在中興生活的點點滴滴都慢慢地、深刻地累積我對它的感情,也賦予它在我心中更深層的意義。

漫步在優雅的綠意間讓心情放鬆、沉澱,是中興給我的享受與幸福。(照片來源/林彥伶攝)

自精省後,中興新村年輕的人口大部分外移,一直以來也沒有太多的商業發展,所以讓這裡較能保有原始面貌的純樸與寧靜,這也是我喜歡這裡的原因之一。中興新村的綠樹幾乎佔據了視線的每個角落,濃密的枝葉在馬路的兩端延伸,連結成綠色的隧道。清新的空氣中也散發出緩慢的生活步調,漫步在優雅的綠意間讓心情放鬆、沉澱,是中興新村給我的享受與幸福。

我也喜歡中興新村的建築,雖不像都市那般色彩繽紛、高大絢麗,仍有它獨特的美。低矮的官員宿舍,簡單樸素的設計,彷彿記錄了建村時的艱辛與那一代的勤儉精神。選擇用七里香圍成的籬笆取代冰冷的水泥磚牆,使無生命的建築也能擁有情感;白牆紅瓦的房子在一片綠意的烘托下,更使中興新村顯得活潑、可愛。

白牆紅瓦的房子在一片綠意的烘托下,更使中興新村顯得活潑、可愛。(照片來源/林彥伶攝)


不願斷線的風箏

午後三時,並沒有下起熱雷雨,太陽仍高掛空中,藍天白雲。我走在中興大操場旁的人行道望向操場中央,空曠的草地竟然出現我的記憶裡不曾有過的畫面。印象中總是看著家長帶著孩子,或是年輕的朋友們結伴一起放風箏,至於老人家則是在操場旁玩槌球、在樹下聊天散步。這次是我第一次看到老爺爺來放風箏,我偷偷地按下相機快門,捕捉這可愛的畫面。

突然,老爺爺叫住我:「小姐,那風箏這麼小你真得拍的到嗎?」我上前將剛拍的照片與老爺爺分享,爺爺驚訝地說:「真的拍的到耶!這年輕人的玩意兒真能把東西放大。」我笑著問:「爺爺,您怎麼會來放風箏呢?」爺爺回答:「下午有風,天氣又好,我退休了沒事兒就跟老朋友一起到這兒來放放風箏,挺好的!」

爺爺說話時帶著濃厚的外省口音,我好奇地問爺爺是哪裡人,爺爺說:「我原是山東人,搬到台灣後就一直住在這兒了。」這一問,讓爺爺打開了話匣子,娓娓地道出一段「光陰的故事」。爺爺是退休的老榮民,目前已經七十八歲。因為國共內戰,十七歲時就離開家鄉(中國山東省)輾轉跟著國民政府到台灣,並定居中興新村,在此落地生根。風來了,爺爺在操場中央奮力地拉著風箏的線不停向前跑,幾次風箏都還未迎風飛起就墜落在草地。但當風箏開始飛高,爺爺卻又擔心它飛得太遠,而不願繼續放出手中的線。

放風箏的老爺爺娓娓地道出一段「光陰的故事」。(照片來源/林彥伶攝)

我心想,或許爺爺從前也喜歡在山東放風箏吧,他覺得風箏就像自己,所以才擔心風箏飛得太遠太高,一旦風箏的線斷了就再也飛不回去了。離開山東到台灣轉眼間就過了一甲子,雖然政府開放大陸探親,但因經濟狀況不好,爺爺就不曾再回到故鄉。

也許是因爺爺不善於表達情感,所以談起自己的故事時,說話的語氣與情緒並沒有太大的起伏,但言語之間仍可以感受到一股淡淡的悲傷、無奈,以及對於故鄉的不捨。中興新村對他的意義就像是第二個家鄉,也是人生重要的回憶,他對山東的思念與所有的情感都寄託在這塊土地上。我不禁開始擔心,中興若改建必定會有許多住在舊宿舍的榮民將面臨搬遷問題。人可以搬家,但感情呢?對中興的感情就像操場旁的榕樹,細小的枝苗在此地生根,逐漸茁壯,盤根錯節的根系不斷地在表面拓展,也持續地往地底的更深處紮根,已經無法輕易地與這片土地分離。

對中興的感情就像盤根錯節的根系不斷地在表面拓展,也持續地往地底的更深處紮根。
(照片來源/林彥伶攝)


新、舊路口

隨著時光遞嬗,中興新村見證時代、參與歷史也已走過半個世紀。或許因它目前的節奏無法追上現代的發展,也無法快速地與工商業融合,而被許多人視為老舊、落後的地區,讓政府的政策急於推動中興新村的改造,轉型為高等研究園區。這樣的改變真的好嗎?雖可帶動當地的經濟發展,創造更多的就業機會,但數十年經營的人文環境,原有的生態一旦被破壞就很難再恢復了。當初建立中興新村為花園城市的理念,就是希望打造一個擁有自然思維的城市,但現今研究園區設立的目標卻離原先建村的理念越來越遠。站在新、舊理念交錯的路口,我實在不願中興新村就這樣走入歷史盡頭。

記者 林彥伶
我是奇異果的忠實愛好者噢! 喜歡到處走走唱唱歌, 最喜歡的詩人是鯨向海, 如果能再長高十公分,我就心滿意足了!
記者 林彥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