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期

炭火精煉後的美麗結晶

「從土胎裡面直接燒出,我的身子、我的骨、我的內在,把最美麗的質地呈現出來。」是陶藝家林瑞華對自己的期許。

炭火精煉後的美麗結晶

記者 蔡雯琪 報導  2011/10/09

「從土胎裡面直接燒出,我的身子、我的骨、我的內在,把最美麗的質地呈現出來。」是陶藝家林瑞華對自己的期許。

留著一小撮鬍子,赤著雙腳在庭院走動,竹南蛇窯窯主林瑞華,也是苗栗縣柴燒創作協會的理事長,總給人樸實內斂的印象,恰如他的柴燒創作,粗獷中蘊含古雅氣息,雖已年過半百,但是當他談論到「高溫柴燒」理念時,就如同講述夢想的年輕人一般,眼眸發亮。

林瑞華位於的蛇窯住家,家中水壺及茶杯皆出於他的手藝,風格簡樸寬厚。(攝影/蔡雯琪)


顛覆陶瓷的想像   脫去光鮮釉衣

以木柴燒陶為民國時期,生產日常用品的重要技藝,使用窯爐生火、再將器皿上釉、最後投木柴入火口,經過大約兩天的燒製時間,產出可裝盛、有滑亮光澤的陶器,工序十分複雜,需要人工看顧火候,不僅耗時,產量和燒成率也比不上現代化窯廠,種種因素讓柴燒陶藝在台灣逐漸失傳,而林瑞華在觀看過各式不同的柴燒創作後,深感自己勢必要走出一條跟別人不同的路。

在父親林添福的教導下,林瑞華從小耳濡目染,在充滿藝術和創造力的家庭成長,腦袋裡總有許多想法,想著該如何燒出未來的陶器?有一次在燒陶過程中,為了補足作品量,故將未上釉彩的陶杯,放入窯中高溫處燒製,出窯時的成品讓林瑞華目瞪口呆,陶器宛如塗過釉彩一般,質感變化非常豐富,原始礦色浮現在表面肌理,這個巧合讓林瑞華打破原本低溫燒陶的觀念,也間接發現「自然釉」的存在。

「自然釉」的成因為自然落灰(木頭碳化的粉末飄到陶器上,因高溫而熔化)和黑煙,這個概念跳脫「釉彩陶瓷為上品」的框架,以往講究光潔的表面,強調釉彩呈現的色澤,掌控溫度不能太高也不能太低,且釉衣的保護可讓成品不至於滲水,追求一種崇高典範的形式美;而不上釉藥的偶然經驗,卻意外拔除了林瑞華根深柢固的審美價值,他說:「我以後不用再為那一件衣服煩惱,因為陶器本身就可以穿出一件很漂亮的衣服。」確立林瑞華這十年來前進的方向。

 


左圖為表面均勻光滑的上釉精品;
右圖為林瑞華高溫柴燒作品,燒出透亮光澤,表面的細微結晶有特別的觸感。(製圖/蔡雯琪)

 

尋找源頭「釉母」 紀錄質變過程

為朝「高溫柴燒」的目標邁進,林瑞華作了許多改變,從原料土質的組合開始,由於市面上大部分的陶土商,都已經調配好陶土的成分,以及它所能承受的最高溫度,故需要對陶土的性質有些轉換和鑽研,重新選土和鍊土;接下來就是改良、設計可以承受更高溫度的窯爐,和增進木柴燒火的技巧。然而,由於技術層面的限制,陶器時常因為超過可負荷的溫度而起泡、互相黏住或融化垮倒,林瑞華的妻子鄧淑慧表示:「想把溫度燒超過那種土,不是在自找麻煩嗎!」成功機率不高,但卻提升個別單品的價值,在每一次嘗試中尋找可能的極限。

另外一件觸發林瑞華靈感的為「窯汗」,在重複高溫火烤的過程中,窯壁表面自然固著的物質,形狀像凝結的水滴,越靠近爐火層次越多。「從來沒有人正面去看窯壁那麼漂亮的釉。」林瑞華感嘆地說,他希望能燒出像窯汗一樣深沉、有細微流動顆粒的作品,為此他持續一年的時間,每天中午搬到蛇窯裡面思考、打地鋪睡覺。

 

竹南蛇窯的外觀,內容量可燒製數百件作品(約20公尺長)。
每次燒窯過後,窯汗的顏色會些微不同,濃稠的質感是長期高溫累積的結果。(製圖/蔡雯琪)

 

林瑞華將窯爐比喻成母親,在母親的肚子裡誕生很多小孩(陶器),小孩身上穿的衣服為現代釉藥的源頭,林瑞華稱這種自然產生的保護膜為「釉母」,它不限於陶土跟柴火之間的衝撞,也同時把土中不同的微量元素燒出來,由於火候不均,使得這些礦質聚集在同一件作品,出現紅、灰、黃、綠、褐等幾十種色彩變化,是用機器操控的電窯無法達到的效果,「燒釉母沒有預設立場,土礦的極致,每一次都不一樣。」鄧淑慧說。

 

創作的「自得其樂」

林瑞華不講求奢華的物質生活,在從事創作本身已得到很多樂趣,「有一種很單純,知足的那種快樂,這是你不管追求多大的成就或財富所沒有的。」鄧淑慧淡淡微笑地說著,這種安定、悠閒的生活,讓鄧淑慧放棄手邊安親班的工作,嫁到竹南郊區,負責記錄蛇窯的文史資料,以及整理相關文獻。

竹南蛇窯的景緻給人放鬆,怡然自得的氣氛,門前有一片綠地和各式不同造型的小窯爐。(攝影/蔡雯琪)

平常除了創作之外,林瑞華也與妻子一同到社區介紹柴燒陶藝,倡導不上釉的生活器皿,由於釉藥的主成分為金屬氧化物,提煉過程相當汙染環境,而相較於瓦斯窯和電窯的耗費能源,多使用柴燒可以節能減碳,也因為有一定的技術門檻,成品的產量自然減少,並不會造成過度浪費,推廣未來的陶器走向環保與精緻化。

林瑞華相信高溫柴燒的陶器可以走得很長久,藝術品能夠經得起時間的考驗,值得他投入一生心血鑽研,探索土礦內在的美麗質地,骨子裡的自然不造作,還有保持親手捏製的溫度,從他的身上看到,歷經挫折而產出的果實總是特別甜美,因為稀有所以才學會珍惜。

記者 蔡雯琪
我是蔡雯琪也可以暱稱我為凱莉 出生在炎熱的台南  喜歡夏天 海邊和小吃 身材迷你  但平常會大吃 大笑 大打嗝          
記者 蔡雯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