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期

明媚紐西蘭 我的另一個家

1999年的三月,我們全家搬到了位於南半球,四面環海的國家─紐西蘭。在那邊過了五年無憂無慮,步調很慢的愜意生活。

明媚紐西蘭 我的另一個家

記者 李安媞 文  2011/10/09

還記得,小二剛開始沒多久的那一個春天就莫名其妙地被爸媽帶到了紐西蘭。那時年紀還小,不太懂事,以為是要去長期旅行不用上課,所以很開心很興奮。完全沒料到會有一段時間,再也看不到台灣的春天。五年後,我又莫名其妙被拖回台灣,只是這次再也看不到的東西不只有春天了。

去紐西蘭的前一天我以為只是要去紐西蘭渡個長假,隔天沒想很多就上了飛機,準備前往一個令人充滿好奇、聽說冷到不行的新國度。到了紐西蘭剛好是他們的秋天,是那裡最舒服的一個季節。從機場到新家的路上看到了好多當地的原住民──毛利人,剛開始以為他們是很黑的華人,還白興奮了一下。路途中還看到好多好多好漂亮好大好豪華的別墅,在台灣真的很少見。想不到,不久後老爸開到一棟兩層樓高、有陽台還有大花園的房子前,說這就是我們的新家。當下我真的被嚇傻了,不是要度假嗎,為什麼要買新家?後來才知道老爸原來根本沒打算要回台灣。我真的很喜歡在紐西蘭的家,廚房好大好大還有大型烤箱,客廳好寬敞溫馨,還有屬於自己的房間。以為逍遙的日子可以過很久,想不到一個禮拜後就要上學了。那時候才真正察覺到事情不對勁,人生地不熟就算了,還得講英文。開始緊張了,糟糕。

 

好吧,我承認第一天沒有想像得糟,可是真得很緊張很怕。我的老師是一個高高的金髮碧眼女士──Mrs. Sharp,她真的是一位很棒、很善良、很有耐心的老師。當她關心一個學生的時候,你可以感受的到她的真心,我很榮幸能夠當她的學生。她讓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我第一天剛進教室門不久,她對我說:「Aren't you going to give Daddy a kiss?」(你不親爸爸一下嗎?)我馬上露出很驚恐的表情。即使英文再爛,kiss我還是聽得懂。或許是反應太不尋常了,因為看到同學的表情都怪怪的,害我又緊張了起來。那可以說是我遇到的第一個文化衝擊吧。我還蠻幸運的,班上光是會說中文的同學就有八、九個,所以過得很優哉,只是白白浪費了一年好好學英文的機會。在小學的三年都遇到很好的老師,很感謝他們對我們的好。只是現在想到再也看不到他們真的會很難過,我好希望有一天還可以跟他們相遇。


在紐西蘭第一次參加的生日派對(圖片來源/Facebook)

第一年,渾渾噩噩的就度過了,轉眼間,我成了小五生(紐西蘭的教育體制跟台灣不一樣,比台灣早大約兩年),跟我比較要好的朋友都紛紛回台灣去了。突然間,我面臨了非得學會英文不可的窘境,必須學會聽、說、讀、寫。那一年大概是最難熬的一段時間了,還好又是個好老師,不然我應該會吵著回台灣了。很悲哀地,那一年的中期沒有什麼朋友,過著很孤僻,很多事都自己來的生活。不過唯有逆境才會讓人成長,沒有人一起玩的好處就是有很多時間可以拿來做自己想做的事,我每天都跑圖書館加強英文。也不知道花了多久的時間,只知道突然有一天發覺外國人講的英文我好像慢慢聽得懂了。那種感覺很難形容,好像脫殼了,重回了正常的小五世界。會英文的好處不僅是終於可以溝通,也比較容易交的到老外朋友,只是普遍現象還是同種族的人會傾向跟同種族的人聚在一起。當時我的朋友就是一群黑頭髮的小女生,有韓國、日本、香港、大陸人,和印度人,一次可以體驗到多元文化的差異,感覺很不一樣。

歲月如梭,小五很快就過去了,每天也越來越期待上學,雖然老師在上什麼我也不記得了。記憶中,第一次跟朋友吵架、第一次喜歡上外國人、第一次學會駕駛小型帆船‧‧‧‧‧‧有好多好多的第一次、好多好多的珍貴回憶都在小六那年發生。只是,時間到了終究還是得長大,還是得跟大家分道揚鑣。

 

一下子的時間,就從小學畢業了。過個新年我才驚覺,原來因為學區的不同,我要跟我的同學們分開。那時候不知道有多難過,我還特定寫信拜託某學校收留我,可惜沒用。新的學校是在舊社區,很多學生不是紐西蘭人就是毛利人,感覺跟小學差了十萬八千里。他們比較吵雜,不是很受教又有點像是放牛班的小孩,開口閉口都是髒話。我上學第一天就快被嚇死了,但是偏見解開後那群同學愛玩歸愛玩,人其實很好,不過那種環境不是很適合學習。於是,我轉到一所天主教的學校。那邊的同學顯然乖多了,不過外國人本身比較外放豪邁,還是會有幾個同學很好玩很搞笑。我就在那邊過了兩年(紐西蘭國中只有兩年)畢業後又上了一所跟好朋友分開的高中。高中,可說是我最喜歡的時期。雖然剛開始幾乎每個人都互相認識,只有我誰都不熟,有點不太習慣,但那是一個很好學習如何主動跟別人做朋友的機會,所以我就豁出去了。那時我交了一群很好的朋友,那一段期間大概是我一生中最不害羞的時候。他們都不是說中文的人,讓我的英文因此進步了不少;相對地,我的中文就從此停留在小四的程度。


在紐西蘭上的高中Botany Downs Secondary College (圖片來源/MALTBYS)

 

紐西蘭的生活很愜意,小學到高中都是三點多就放人自由了。每個下午都可以看到大朋友小朋友在路上逍遙,逛街的逛街,運動的運動。大部分的店家都在傍晚就停止營業了,紐西蘭的晚上是一片寧靜。清晰的空氣,微微的涼風輕撫著臉頰,到外散步,昂頭一看整片天掛滿了無數顆的星星,真的是美不勝收,有一種處於世外桃源的爛漫。晚上也是一天最涼爽的時候,適合運動,適合在星空下泡茶、喝咖啡、聊天,好不悠哉呢!很喜歡那種清靜的氛圍。

紐西蘭的學校的課程很多元化,他們希望學生可以早點培養不一樣的專長,所以從國中就會有很多其他面向的課程,例如說烹飪課、美術課、縫紉課還有硬材料課(hard materials,以大型鑽孔器具切割木板、塑膠板等偏硬材質實作成品的課)等等。上了高中還會有更多的選擇提供給學生。我覺得這種教育方式很值得稱讚的地方是它讓學生有了機會了解自己興趣取向,又可以讓學生有時間可以上一些比較緩衝性質的課。

 

我爸很早就警告我們說很快就要搬回台灣了,可能是因為那時候過的日子太快樂了,我完全不想接受。我盡量忽略回台灣這件重大的事,直到看見一箱一箱的箱子被裝進貨櫃裡,才真正感受到:在紐西蘭的時間已經不多了。還來不及跟大家好好說再見就飛回台灣了。我不知道因為要回台灣哭了多久,一直到三四年後我才終於有點釋懷了。這種反應可能真的有點過度了,也有點蠢,可是當你真正好好去適應、去了解一個完全不熟悉的國家到接納它、認同它,甚至是愛上它,那個過程中所經歷的一切是沒辦法馬上就忘掉的。回來台灣也七年了,在紐西蘭的那幾年的變成了一種回憶,一場很長的美夢。那段日子,是一個人的童年,它的重要性無限大。所以我一直深深相信著有朝一日,我一定要再回到我曾經稱為家的地方──紐西蘭

記者 李安媞
嗨~ 我是傳科02的李安媞 平常中文有點障礙又有點小耳背 是個很不好的組合,請見諒啦~ 專長是可以任意打嗝喔!!!
記者 李安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