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期

人與人 那些我們將懂的

不奢求在所有人面前表現完美,只希望在對的人面前有對的樣子。要珍惜那種無與倫比的默契,還有你隨時的樣子。

人與人 那些我們將懂的

記者 胡乃文 文  2011/10/23

「Why am I different from others?」
「Why do you have to be like others?」

這兩句台詞來自於洗髮精廣告的對白,我不想把品牌打出來,總覺得那破壞了一點氛圍——沒有商業的世界不會是最美好的,但這塊屬於文字的地方需要純粹。


世界不會繞著你打轉

不知道為什麼,最近很常在想這些事——關於人與人、怎麼做人、什麼是真正的自己。或許是內心偏頗地認為周圍偶爾會出現一些不討喜的人,所以我總忍不住覺得:不是幽默搞笑的人才會討人喜歡,也不是嚴肅正經的人就會使人感到無聊。我試著想像,如果我因為某些事情而改變了,而這樣的改變讓我被更多人接受,或是交到更多朋友,但我心知肚明這些人喜歡的不是「真正」的我,那這一切不是很悲哀嗎?

可是我又想,如果不改變就會被冷落,那又怎麼辦?這好像是一個很困難的問題……但對我而言,做自己,並不是要人為所欲為,而是知其所為;做自己也不是從一而終,而是隨場合呈現該有的樣貌。簡單來說,就是「識相」,可是這種事似乎也抓不出一個標準,就像許多犯錯的人總是認為自己的行為是理所當然,許多不識相的人,也不知道自己的所作所為已經惹來很多人的白眼。

我還蠻怕一種人,他們大聲嚷嚷,他們深怕別人不知道自己在場,他們需要舞台、需要目光。他們不知道的是──我並不需要他們。真正有能力的人不需要大聲嚷嚷,別人自然會注意到他的光芒。我始終相信很多事情是順其自然,該是我的就躲不掉,不該是我的,抓再緊都將流逝。只是一旦得到了,就要有握緊雙手絕對不放的決心。


交朋友就像坐摩天輪吧,轉了一圈後,發現彼此不合適就離開,頭也不回。(照片來源/胡乃文 攝)


只有秘密才能交換秘密

長大不是失去童年,因為沒有人逼迫我們遺忘那些過去的快樂,而是潛意識裡不再懷念。只有不在乎的人,才會失去。幸好情感是人的本能,人與人之間的感情會流轉,隨波逐流之下,總有些什麼會留下。比方說朋友。對我而言,能碰到一個人讓我覺得相知相惜,不只是因為我跟他有同樣的經歷、喜好和生活環境,最重要的是,當我們提到同一件事的時候,都會有一種「原來你也這樣想!」的感覺。是這樣的共鳴才讓我們覺得彼此是「一樣」的。

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建立在認同感之上,沒有認同,似乎也無法掏心掏肺,但我仍無法完全交出自己,畢竟那些是秘密的,說出去後就再也不是秘密。不過,或許我已經很幸運了,有人願意對我掏心掏肺,也有人聽我說話。但我喜歡聽大於說,一方面是這世界上願意聽的人總是比願意講的人少──原因有待深究,我猜是因為人終究是自私的,大部分的人還是關心自己勝過關心別人;一方面則是因為有些事情就是難以啟齒,自己心裡有個疙瘩,面對某些事情好像得了失語症。這就像當著別人的面再痛都哭不出來一樣吧!承認自己難過很容易,但讓別人看到眼淚卻很難。

回過頭來說,也許我們都知道,說心事、訴苦、抱怨,要的並不是一個解決方法,有時候對方要的只是一對耳朵、一個垃圾桶,或是要逼你認同他的天馬行空,又或者是要印證自己並不孤單。但聽人講話之前要先相信自己,不是相信自己是最強、最成熟、最負責的,因為我們永遠不可能成為那個「最」什麼什麼的人,當最好太辛苦,當更好就好。我希望我能做的,是相信自己做的即使不是合適的,還是能夠勇敢並坦然地接受後果。


秘密像一座牢,是我們把自己困了起來,心寬闊了,誰也困不住誰。(照片來源/胡乃文 攝)
 

孤單不是一個人

常聽朋友說做人好難,因為不像是非題,人與人之間似乎總有塊灰色地帶,漸漸地我們都將知道這些是非都是相對的,端視看事情的角度而定。不要覺得自己都是對的,也不要總是心虛、不敢肯定自己,在情緒反應很大的時候,我試著告訴自己:如果因為某些事有任何情緒,至少代表我在乎。當自己很難,因為我們總是在乎太多旁人的眼光;當別人不難,但是很悲哀,因為旁人的眼光注意到的不是真正的你,而是那個連你自己都厭倦的假的自己。

我知道人需要舞台、需要目光、需要掌聲,因為我也怕孤單,怕再也沒有人跟我說話,可是我們不需要最大的舞台、最多的目光、最響亮的掌聲,能陪我們到最後的是那個小而美、觀眾不多,但他們的眼神都堅定而信任的小小舞台。我正在試著理解:孤單不是一個人,而是在人群之中找不到自己的位置。一個人照樣可以洗澡、畫畫、看書、吃飯、睡覺,有時候我們就是需要一個人的時間,才能跟自己對話。人潮散去之後,發現自己無所歸依的惶恐,這才是孤單。

另一種讓我想閃避的人,是太渴求遠離孤單的人。其實這跟愛大聲嚷嚷、自我感覺良好、想被焦點圍繞的人是同一群,因為他們只是不想再被忽略了,才選擇用最不堪的方式贏得大家的注意。我沒有任何資格評斷他們的行為,或是指著他們揭穿這一切,於是我走遠。然後和某個朋友在聊天中談到這個話題,才發現我們都遇過這樣的人,並且在走遠之後,我們走進了同一個摩天輪車廂。


孤單是想講話的時候沒有人聽,也是在人來人往的街頭只能隨波逐流。(照片來源/胡乃文 攝)


我後來在朋友的網誌上留了一句話:「不奢求在所有人面前表現完美,只希望在對的人面前有對的樣子。要珍惜那種無與倫比的默契,還有你隨時的樣子。」

也許最該開心的是,他沒有變,而我也是。

 

記者 胡乃文
嗨~我是胡乃文 喜歡: 巧克力、孫燕姿、陳綺貞 討厭: 拍照、香菇、拖拖拉拉
記者 胡乃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