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期

女廁比例 看出兩性平權

立法院於99年12月21日三讀通過建築法修正案,女性廁所的數量比在公共建築中將會提高,對女性衛生福祉更加有保障。未來,女廁前大排長龍的狀況,將會漸漸改善。但兩性平權,真的落實到生活中了嗎?

女廁比例 看出兩性平權

記者 徐子晴 報導  2011/01/02

落實兩性平權,建立性別平等公共環境,立法院於民國 99 年 12 月 21 日三讀通過建築法修正案,女性廁所的數量比例在公共建築中將會提高。未來,女廁前大排長龍的狀況將漸漸改善,女性衛生福祉也更加有保障。

 

比例不同 廁所大排長龍

根據新通過的建築法,公共建築的公廁若屬同時使用性質,如車站,在未來五年之內,男女廁比例不得低於 1:5;若屬分散使用性質,如辦公室,比例不得低於 1:3。提出此修正案的立委黃義交表示,原本建築法裡就有規定民國 95 年以後的新建物,男女廁要有符合生理需求的一定比例,「但那屬行政命令,本來就可做可不做,而且無法規範到 95 年以前就已建造的既有建築。」因此黃義交認為,此概念必須入法,變成法令,而政府機關若能帶頭示範,將會引起仿效的作用。此外,在提供經濟誘因給私人企業的前提之下,私人企業為維護形象,未來跟進的可能性亦大大提高。

台灣衛浴協會的調查顯示,女性因衣物設計及生理方面的不同,如廁時間約為男性的兩倍。但是,女性廁間的比例卻沒有相對增加,因此在公共場所如捷運站、電影院等地,女廁前大排長龍的狀況十分常見。就讀輔大統計系的李綺倪表示,每次搭捷運想上廁所時,都會排隊排很久,尤其最近花博展覽期間,假日時捷運圓山站的人潮比平常多更多,「排到快要瘋掉了。」台北大學不動產與城鄉環境學系的劉宛蓁也說,看完電影時想上廁所,但因為同時有很多人從電影院裡出來,所以通常要等一段時間才能輪到她。

 

 
捷運站廁所總是大排長龍,尤其碰上花博展覽期間,狀況特別嚴重。(攝影/徐子晴)

 

男廁女用好尷尬 攜老扶幼好困擾 

若是女廁擠得水洩不通,但又極需上廁所時,通常女性會有另一種選擇──改上男廁。即使在人多的時候,男廁前多半還是空空如也,不見排隊人潮,因此有些女性會選擇改上男廁。但是在台灣菸酒公司上班的楊詩卉說,就算人很多的時候,她還是不會去上男廁,因為很害羞,如果能憋還是會繼續憋。而就男性的觀點而言,雖然了解女性排隊的苦衷,但在廁所看到女性還是會覺得「怪怪的」。二十一歲的男性翁群翔認為,若女生在女廁不夠時上男廁是沒關係,但希望在動線上或是隔間上可以做調整,否則男生會覺得不自在。針對目前女廁不敷使用的狀況,立委黃義交則表示,在新通過的建築法修正案中,公共建築若是在管線或結構上不允許,可以將部分男廁挪為女用,加上屏障及標示,做一些「輕改裝」,讓女性在使用上更加便利。

女性在使用廁所上的問題,除了數量不足之外,在設計上,對於攜帶小孩及年長的女性也設想得不夠周到。輔大的李綺倪平常需要照顧六歲的弟弟。當弟弟還小的時候,她就必須帶著他一起上女廁。「通常都會等殘障廁所,因為空間比較大。」她說,一般大小的廁所對於兩個人而言太過擁擠,若地板濕滑則更加不便,而這樣的情況在捷運站最為普遍。若向排隊的民眾詢問可否讓他們先行使用,民眾都會體貼地答應,「只是每次問都很不好意思。」在高速公路局上班的葉彩冬則建議,可以讓女廁中的蹲式與坐式有一定的比例,因為之前曾經帶長輩參加進香團,內急的時候,附近的廁所只有蹲式,「老人家蹲不下去」,她苦笑地說,最後只好和鄰近住家借廁所解決。


最近公共建築陸續增設親子廁所,提供照顧小孩的婦女們許多方便,但數量仍嫌不足。(圖片來源/suki部落格

 

兩性平權 廁所見真章

近年來,隨著性別意識及兩性平權的概念發展,無論公共建築與私人企業,皆有設立「男女共用廁所」,通常都是一間女廁,一間男女共廁-廁所裡既有男性使用的小便斗,也有供女性使用的坐式馬桶;或是只有坐式馬桶,不分性別皆可以使用,且空間較寬敞。不過男女共廁的立意雖好,但仍有一些不便之處。交大人文社會學系黃蘊竹表示,不喜歡使用坐式的馬桶,因為有衛生上的疑慮,即使使用男女共用廁所,還是會用蹲的。為了避免男女在進出共用廁所面對面的尷尬,高鐵最近調整車廂廁所的分配方式,將兩間男女共廁改成一間女廁、一間男女共廁,替女性乘客提供更舒適的環境。


男女共廁現在已經十分普遍,是解決女廁不足的貼心設計。(圖片來源/Fish-魚于部落格

 

台大城鄉所教授畢恆達的研究中曾指出,空間就像語言一樣,是一種社會的建構。在空間的安排中,可以看到其反應並加強了社會中性別、種族、階級關係。女廁在設計及數量的建造上不符合女性的生理需求,除了設計者及社會價值觀有性別歧視之外,立法者及政府關注的議題不在女性身上也佔很大的因素。交大人文社會學系副教授林秀幸表示,一個國家民不民主,要看他們對待身心障礙者與女性的方式,如果都是非常平等而且體貼尊重,並設身處地為他們著想的話,基本上是一個比較接近民主和平等的社會。她認為,以前的立法者比較注重於經濟效益,且多為男性,女性在生產力上的效益比較不明確,所以容易被忽視。現在法律規範到廁所,對兩性平權的想法是更進一步的。她說,「我們不能把女性自比為弱者,可是我們確實是弱勢。」現行的結構之下,女廁就是不夠用,立法以後兩性平權是否能真正實踐在生活上,還是一個問題。

有人說,要看一個家庭中的女性被尊重的程度,就要看他們家的馬桶蓋─若是掀起來的,表示不尊重女性;若是放下來的,表示尊重女性,因為掀起馬桶蓋的人知道要放回去,將尊重女性這件事記在腦海中。兩性平權是民主人權國家所要面對的重要問題,台灣社會今日重視到了女性在上廁所時的不便,於是立法改善,不僅大大增進了女性衛生上的福祉與方便性,其後的意涵更代表著尊重及體貼女性,也使台灣社會更趨近於成熟的民主社會。不過林秀幸指出,即使立法以後,平等和互相尊重的概念還是必須從兩性教育著手,否則無法真正內化成生活習慣。

台灣社會對於女性的平等對待,還有很大的進步空間。雖然大家都樂見女廁比例提高,但生活中仍有許許多多的細節,還需要靠加強兩性平權觀念及增訂法令來改善。無論生活中實踐的狀況如何,所有女性的期盼,就像立委黃義交所說:「每個人都有母親姊妹,希望兩性平權可以真正落實到生活中,而不只是說一說而已。」

記者 徐子晴
我是徐子晴,喜歡微涼的天氣和慵懶的環境。 常常忍不住咧嘴大笑,也常常忍不住熱淚盈眶。 目前最羨慕別人擁有一副好歌喉,可以為所有情緒找到出口。  
記者 徐子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