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期

荒誕時代 Anything Goes

2010年兩廳院與墨西哥籍導演何俊希(Brook Hall)攜手合作,推出《海上情緣》的復刻版本,精彩的演出大受好評,遂於今(2011)年11月於臺北國際會議中心再次登台,由臺灣女歌手許慧欣領銜演出,再度在臺灣捲起1930年代的復古炫風。

荒誕時代 Anything Goes

記者 陳昱均 文  2011/11/27

在這個荒誕的時代,什麼人都有,什麼事都有可能發生。由20世紀初美國爵士樂大師柯爾.波特(Cole Porter)譜寫的黑色愛情喜劇《海上情緣》(Anything Goes),融合戲劇與舞蹈,以滑稽、無厘頭的表演方式嘲諷美國大蕭條時期,社會陷入恐慌,倫理道德失序的狀態,自1934年首演以來,即成為紐約百老匯初期最賣座的長青歌舞劇之一。2010年兩廳院與墨西哥籍導演何俊希(Brook Hall)攜手合作,推出此劇的復刻版本,精彩的演出大受好評,遂於今(2011)年11月於臺北國際會議中心再次登台,由臺灣女歌手許慧欣領銜演出,再度在臺灣捲起1930年代的復古炫風。


《海上情緣》融合戲劇與舞蹈,以滑稽、無厘頭的表演方式嘲諷美國大蕭條時期
社會陷入恐慌,倫理道德失序的狀態。(圖片來源/Google)


載歌載舞 黑色愛情喜劇

《海上情緣》(Anything Goes)這齣紐約百老匯經典歌舞劇,由上、下半場共計21幕,融合包括康康舞、探戈、拉丁舞、爵士舞、椅子舞、踢踏舞,等多元舞蹈形式的歌舞表演,搭上柯爾.波特的經典曲目,交織出一段豪華郵輪上的旅程。

故事的開始是在一間酒吧,受雇於華爾街大亨惠特尼(DC‧雷畢爾飾)的男主角比利(傑若米‧班頓飾)匆匆忙忙地進了酒吧,遞送重要文件給即將搭上豪華郵輪,前往英國渡假的惠特尼。在酒吧裡,比利巧遇舊識蕾諾(許慧欣飾),蕾諾這個角色演的是位性感自信的駐唱歌手,是劇中的靈魂人物,著名的主題曲〈凡事皆可〉(Anything Goes)就是她的獨唱表演。蕾諾即將在出航的豪華郵輪上進行演出,在酒吧裡,她對比利唱起〈打動我的心〉(I Get a Kick Out of You)向比利傳達自己的愛慕之意,並邀請他一同上船旅行。無奈比利心儀的對象,是社交名媛荷普(Anne Horak飾),因此婉拒了蕾諾的邀約。

但在比利將老闆送上郵輪時,意外地發現他朝思暮想的夢中情人荷普,也將登上同一艘郵輪,同行的還有荷普有錢的英國未婚夫伊凡林(胡與之飾),和渴望優渥生活的母親伊凡瓊琳(姚坤君飾),更令比利震驚的是,荷普和伊凡林即將在郵輪上完成婚禮。就在比利急著找方法上船阻止婚禮進行時,他碰上正要登船躲避FBI追捕的第十三號通緝犯馬丁(陳家逵飾),陰錯陽差之下,比利被誤認為馬丁的朋友而跟著馬丁上了船,沒想到馬丁的朋友竟是FBI的頭號通緝犯,迫使比利只能偽裝身分,和馬丁合作,在船上躲躲藏藏。

在這樣的狀況下,比利仍然費盡苦心,希望重新贏得荷普的芳心,到了戲劇中段,比利甚至說服蕾諾出手相助,讓蕾諾引誘伊凡林,希望藉此破壞女主角的婚約,沒想到蕾諾卻在誘惑的過程中動了真情,而愛上伊凡林,荷普也終於在比利的鍥而不捨下,在美麗的夜晚與比利對唱情歌《這太美妙》(It’s De-Lovely),並且決定取消婚禮。

滿心希望釣到金龜婿的伊凡瓊琳得知女兒取消婚禮,靠女婿發財的希望破滅時,感到相當震驚憤怒,但就在這個當下,富商惠特尼卻開口向伊凡瓊林表白並求婚。於是在全劇的結尾,眾人以歡樂大合唱慶祝蕾諾和伊凡林、比利和荷普、伊凡瓊琳和惠特尼這三對因利益、因愛情而結合的情人。


性感且自信的女主角蕾諾,由臺灣女歌手許慧欣領銜演出,
她為演活角色而改變唱腔,雖仍稍嫌稚嫩,卻仍見其努力。
(圖片來源/海上情緣官方 Facebook)


荒謬時代 凡事皆可

「悲劇將人生的有價值的東西毀滅給人看,喜劇將那無價值的撕破給人看。」魯迅在〈再論雷峰塔的倒掉〉一文中,道出了喜劇的意義。黑色喜劇作為一種美學形式,屬於喜劇的範疇,乍看之下惹人發笑,或異常完美的結局,仔細想想卻都帶著悲劇色彩,荒誕而雜亂的情節缺乏邏輯聯繫,常常把敘述現實生活與幻想和回憶混合起來,把嚴肅的哲理和插科打諢混成一團,讓觀眾無所適從。《海上情緣》一劇雖然因其華麗的歌舞表演形式營造熱鬧的氣氛,讓觀眾沉溺於炫目的聲光效果,但仔細探究其內容卻會發現,其實它帶有濃重的黑色喜劇的色彩。

劇名《海上情緣》若依原文直譯,則為「凡事皆可」,在上半場的最後一幕,風騷性感的駐唱歌手蕾諾以厚實的嗓音,搭上伴舞團精彩的踢踏舞表演所詮釋的同名主題曲〈凡事皆可〉唱出全劇的高潮,也濃縮了整齣歌舞劇隱含的創作環境的社會縮影。蕾諾唱到「世界已經瘋囉/好的變成壞的/黑的變成白的……」1930年代的美國社會,正在世界性經濟大蕭條的環境下掙扎,失業率長期維持在百分之二十,民生潦困,各種社會問題叢生,人們不再受倫理道德和社會規範控制,荒謬且不合理的情形層出不窮。


同名主題曲〈凡事皆可〉(Anything Goes)。(影片來源/Youtube)

柯爾.波特在整齣《海上情緣》劇情安排中,戲謔地諷刺當時上流社會爆出的真實醜聞,在這個失序的社會,什麼樣的人都有,什麼事情都可能發生。劇中兩對年輕情侶,皆將誘惑擺放在愛情的承諾之上,年長的伊凡瓊琳答應惠特尼的求婚,更是完全的利意導向,婚姻中最神聖純粹的愛情,就這樣輪為可笑、可有可無的配角。當眾人發現馬克,和冒名馬克的朋友上船的比利通緝犯的身分時,豪華郵輪的船長竟因為想提供新聞炒作的材料給郵輪上的記者,而將他們倆人奉為上賓。這些看似荒謬可笑的橋段,卻是當時社會的縮影。

「如果你愛開快車/如果你愛翻單槓/如果……/或是,如果你想要我將全身一物褪下/有何不可?沒人會反對!」蕾諾唱著,什麼事情都可能發生,就是什麼事情都不奇怪,人們什麼事都能做,且沒人會反對,換句話來說,就是不管什麼事發生,人們都只能選擇接受,且不能反對。綜觀全劇《海上情緣》就是這樣一部,將所有百老匯歌舞劇及各形式娛樂表演的元素,和冷酷且不加遮掩地刻劃社會現實樣貌完美融合,讓觀眾在兩個小時炫目的感官享受外,反思社會中,人性隨著名利和慾望起舞的醜態。

本次在臺灣上演的《海上情緣》採全英文,螢幕顯示中文字幕演出,吸引大批的觀眾入場看秀,劇中的台灣演員們,也努力地勤練英文和臺灣歌舞劇較少出現的踢踏舞步伐,在服裝設計上也可見其用心和巧思。但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對場地的不熟悉,或是道具上出了問題,在轉場的場景轉換安排下顯得較為粗糙,不僅在更換場景時發出極大的聲響,甚至出現燈亮後工作人員仍在舞台上的情形,稍微可惜。雖如此,這次的演出採用百老匯歌舞劇的經典劇本,搭配大量的台灣演員,仍是個不錯的嘗試,不僅降低票價成本,讓更多觀眾能進場看秀,也給予台灣演員不同的挑戰,展現台灣劇場的多元面貌。


舞台背景郵輪設計精緻,但在正式表演中卻無法被流暢移動,
導致場景轉換的缺陷。(圖片來源/海上情緣官方 Facebook)

記者 陳昱均
  自己的心捧在自己手裡 自己去找自己的快樂悲傷   要奮不顧身看遍世界 要永不後悔瀟灑過生活    ;-)
記者 陳昱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