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期

哪啊哪啊神去村

《哪啊哪啊神去村》裡隱藏著許多生活哲學,「哪啊哪啊」所代表的意思就是「慢慢來嘛」、「先別急」。「哪啊哪啊」的精神平合寫下了人們應對自然要有的尊敬。作者三浦紫苑獻給對未來茫茫然的人們,宮崎駿大力推薦。

哪啊哪啊神去村

記者 鄭巧琪 文  2011/12/04

課業說不上理想、對讀書沒有很大興趣,也沒有特殊專長。不想繼續往上唸書,但面對畢業即失業的憂慮,惶惶恐恐、對於未來沒有任何想法,這是時下年輕人常有的心態。在《哪啊哪啊神去村》裡的主角平野勇氣,畢業後只想靠打工維生。沒想到他卻在媽媽與老師暗自安排下,被送到深山「神去村」。


《哪啊哪啊神去村》封面相當符合書中平易近人的風格。(圖片來源/聯合新聞網


哪啊哪啊的生活態度

主角平野勇氣是一個不想思考未來,有著「船到橋頭自然直」心態的高三生。在畢業當天被老師告知,將要被送到距離住家橫濱極遙遠,三重縣深山裡的「神去村」工作。家中瞞著他申請「綠色雇用」,這制度是讓想從事林業者的人可以得到國家的輔助。但他一點也不想從事林業,以百般不願的心態上山了。神去村一天只有一班對外的車,剛開始勇氣想盡辦法要逃離神去村,卻漸漸地被神去村所迷住,喜歡上「哪啊哪啊」的生活態度。「哪啊哪啊」是神去村裡居民的口頭禪,有著「慢慢來嘛」、「先別急」的意思,這也是神去村貫徹的生活態度。

「綠色雇用」的制度原本是支助給已有經驗的林業者或返鄉的人,剛畢業的學生很難被選上,但林業嚴重人手不足,所以勇氣被選上了。神去村裡除了東家的兒子山太(五歲),勇氣便是村裡年紀最小的人,沒有其他的年輕人了。這也和現實生活中偏遠鄉村地區嚴重的人口流失問題相應合。勇氣的心態反映時下年輕人,想過得過且過的日子,不想離開城市,做吃苦耐勞的工作。「一個年輕人逐漸適應沒雜誌看,也買不到衣服的環境真的好嗎?」平野勇氣這樣問自己,但久了以後他也覺得無所謂,沒有雜誌和衣服「也還好」。時間久了自然而然可以適應工作,而愛上工作。


哪啊哪啊式對白

整本書秉持著「哪啊哪啊」的精神,當然用字遣詞自然也很「哪啊哪啊」,不會拮据聱牙。作者三浦紫苑化身為書中的主角平野勇氣,以十八歲大男孩的口吻寫下了這本書。書中是平野勇氣所寫下他在神去村裡過去一年的生活,道出許多心裡話。人物刻畫相當細膩,就像神去村裡每個人活生生出現在面前,會忍不住想這個人物的長相是怎麼樣,很鮮明。就像平野勇氣在面前跟自己聊天,非常的口語話,甚至一些語句使人發笑。或者像是在看一個人的日誌,卻又那般順暢,畫面一一浮現在腦海。

這也難怪日本動畫大師宮崎駿會那麼極力的推薦《哪啊哪啊神去村》,他說看這本書時會忍不住想這要怎麼拍成電影,適不適合拍成動畫?反反覆覆翻了許多次。

《哪啊哪啊神去村》的故事雖然平淡、沒有很多的高潮起伏,卻有著迷幻的魔力,可以讓人一直讀下去。就好像進到了書中,跟著平野勇氣和神去村的人一起生活。看著看著,好像在看宮崎駿的動畫,有《龍貓》般的可愛、《心之谷》般的樸實,但如宮崎駿所說,筆下的人物刻畫太有趣,拍成動畫也許會無法完全呈現出書中的描寫。許多翻拍的動畫就是因為原著太好,比較之下顯得遜色許多,造成觀眾或書迷的失望。因為書中的人物已在讀者心中留下深刻印象,無法揮之,一但跟想像不一樣,便很難達成大家的期望。


《哪啊哪啊神去村》宣傳短片。(影片來源/YouTube)


哪啊哪啊愛自然

平實自然的筆觸,卻也寫出了許多林業微小的細節。村中一年的生活,如何伐木、每個季節的不同到村中的大祭典都生動的寫出來。著實看到一個以林業維生的村莊一年是如何度過,很簡單的生活,但其中又暗藏小樂趣。看似真實的神去村,其實是作者三浦紫苑虛構的一個地方。但作者在寫作時參考不少資料,甚至到林地實際觀察,訪問許多相關人事,設計出了「哪啊哪啊」這個方言,他覺得這個緩慢的語感,符合林業以百年循環發展經營的價值觀。杉木長的在慢,也無法使其加速生長,所以村莊的人總是說「哪啊哪啊」和「這也是沒法子的事」。

林業對一般都市人來說看來遙不可及,事實上他卻是一個需要被重視的行業。作者如此輕描淡寫,不帶任何說教意思,會讓一般大眾直接融入劇情中,反思自己對於大自然的感恩與尊敬。環保是當代相當熱門的一個話題,但實際了解、關心大自然的人並不多。許多人只為了環保而一昧的進行綠化,完全沒有顧慮到永續循環,就算做了也是丟給林業者去做,並不會親自動手去執行。書中有一段話說:「必須協助森林自然地循環,維持良好狀況,才是真正『愛自然』。」而不是只會空口談環保,說重植樹木好而不停種植樹木,實際上種植過多會影響到森林的生態。


請聽山神的聲音

神去村的人民對於自己的信仰虔誠,一年之中有不少大祭典祭拜山神,村民十分尊敬山神,他們認為「山上的動物是屬於山上,山上所發生的事都交由神明處理,在山上打擾的人類不應該多管閒事。」人與大自然本該和平相處,人類過於自私,對大自然過於利用,導致之後大自然的反撲。像是泰國淹大水與台灣八八水災,都讓我們反思,現在是不是該對大自然付出多一點,傾聽大自然的心聲。

國內就有許多案件,例如建造核四與都蘭鼻BOT案,政府與人民應該要以自然為出發,而不是以人為出發點,在自然和人中找到最適當的平衡點,才去建造。當真正為大自然著想,人們得以永續生存。

作者說此書要獻給對自己未來沒有想法、沒有目的,甚至感到人生沒有意義的人。書中的主角雖然懦弱,乍看下甚麼都不會,也甚麼都不想做。但他還是會忍著把它做完,從中得到成就感。村裡的人民乍看下好吃懶做,但卻每個人有每個人的專長。在不想做,還是會做完,熟能生巧,到最後變成一個專長。人生常常,不就是那樣,不如就像神去村的人「哪啊哪啊」過吧!

記者 鄭巧琪
哈摟你好,我是鄭巧琪, 我喜歡放空、喜歡繽紛的顏色、特別熱愛紅色; 喜歡大笑、容易緊張、惶恐,但通常都看不出來, 因為看起來都很像放空   笑一個吧! 大笑有益身體健康且永保美麗喔:-D    
記者 鄭巧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