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期

關懷社會的掌鏡人 吳昱錡

一位從小熱愛電影到長大親自掌鏡的導演吳昱錡,在因緣際會下開始關注社會議題,希望透過電影來傳達心中的理念。

關懷社會的掌鏡人 吳昱錡

記者 陳祐元 報導  2011/12/04

「戲劇、電影只是鏡頭,重要的是你想傳達什麼給觀眾。」吳昱錡帶著堅定的眼神,說出自己的信念,也闡述了身為一位導演所背負的社會責任。


吳昱錡不論執導電影或是電視劇,皆帶著尊敬的心看待每件事。(照片來源/吳昱錡Facebook)


學運 看見社會的缺陷

吳昱錡從小就喜歡看電影,他認為透過螢幕的呈現,可以讓更多人了解自己心中的想法,雖說音樂、舞台劇等媒介也能表達內心所想,但對他來說用電影的方式呈現,最能完整訴說導演的中心思想。對電影充滿幻想的吳昱錡,小時候並沒有想過有一天會變成導演,而是喜歡隨便找個東西充當麥克風,又唱又跳地想像自己是螢光幕前的大明星。隨著年紀漸增,吳昱錡開始接觸一些社會運動,也在參與的過程中,認識了幾位後來影響他電影風格的朋友。

還沒參加學運之前,看到社會不公不義的他,總會在電視機前面憤慨不已,不過這只是一種空有想法,卻沒有付諸實行的消極行為,在實際參加社會運動後,吳昱錡才深刻了解,自己以前是多麼的被動。「即使被推上囚車也沒什麼丟臉的,因為這也是一種溝通管道。」吳昱錡笑著說出當時的情況,反抗威權是每個人民都擁有的權利,但是真正實踐的人卻屈指可數,因為參加了各種社運,讓他開始關注社會議題,也因此確立了自己電影風格的走向。

吳昱錡認為一部電影的好壞,不在技巧上的運用,而是它的價值觀,拍電影並不是純粹注重畫面,有時候隱而未現的東西,才是導演想表達的觀點,吳昱錡用了一個有趣的例子來解釋這個觀念,一部好的電影就像冰山,只有一角會露出來,剩下龐大的主體表面上是看不到的,導演就擔任破冰船的角色,讓隱藏在電影中的主旨顯現出來。

有趣的是,吳昱錡認為電影不一定要帶給觀眾反思,而是應該著重於事實的呈現,感觸深不深就交由觀眾自己去定奪,而一部好的電影,要靠平時的觀察跟體會,透過鏡頭將它記錄下來,先感動自己就能感動每個觀眾。


雖然拍攝題材以嚴肅的社會議題為主,但是吳昱錡私底下其實是個說話風趣的人。(照片來源/陳祐元攝)


新年快樂 時代變遷的掙扎

吳昱錡拍攝的《新年快樂》,可以視為導演實踐社會責任的里程碑,《新年快樂》主要是講述高雄紅毛港聚落,經過幾十年的抗爭後,最終還是遭到遷村的命運。這部電影是一部紀錄片式的劇情片,透過小人物的刻劃顯示整個時代的變遷,片中的演員幾乎都是素人演員,導演說當初在面試演員時其實很有趣,因為他會設計不同的情境來考驗演員的反應。

「會選擇這個題材是因為看到相關的報導,感興趣所以就去了。」吳昱錡說出他選擇紅毛港作為拍攝背景的原因,因為當時進駐紅毛港已經是拆遷的晚期,所以整個拍攝行程非常趕,四周充滿了怪手在拆除老房子,而他們原本借來拍攝的房子,也在拍攝完後兩天就拆掉了。

令吳昱錡感到惋惜的是,這部作品並沒有讓很多人看到,而且許多紅毛港的居民也不知道有這麼一部電影為他們發聲,吳昱錡將電影取作「新年快樂」是有特別意義的。「新年快樂」通常給人一種歡樂喜氣的感覺,不過電影的內容卻是小市民對於大環境的無力,一方面顯示了不管紅毛港是否遷村,時間仍會不停的往前走,但是人們卻是來來去去,只做短暫停留。吳昱錡希望利用電影凍結這個時光,讓影片中的人們不會隨著時間流逝而被人忽略,導演也希望電影可以讓更多人重視遷村這類的社會議題,了解遷村不單影響居民的財產,還包含了對整個家鄉的情懷與不捨。


《新年快樂》預告片。(影片來源/YouTube)


老伴 外籍幫傭的辛酸

吳昱錡認為新移民勞工也是台灣的弱勢族群之一,台灣本身環境對外籍移民來說也極不友善。吳昱錡執導的《老伴》入圍今年金鐘獎迷你劇集/電視電影編劇獎,就是在敘述移民勞工引發的社會問題。他笑著說會拍出這部劇集其實是做了一場夢,一場關於出走、遠遊的夢,再加上長期關注老人安養的問題,於是創作出這部電影。

「人老了身邊都希望有伴,但是這個伴是牽手?是兒女?還是一個完全陌生的人?」一句主旨點出導演心中所見,也因為是探討外籍幫傭的故事使得選角方面格外困難,最後找到一名完全沒有演戲經驗的外籍配偶——莊清珠女士。吳昱錡說他在面試演員的時候,常常只說了一點點,就讓面試的人淚流滿面,因為故事的主角跟他們的親身經歷太過相似,不管在台灣的處境或原鄉情懷上都有相互連結。

導演認為新移民移工是個巨大的社會問題,尤其是台灣的人,仍存在著他們是比較低下的民族,讓他們的心理承受莫大壓力。這種充滿有色眼光的社會,其實產生了許多的社會問題。吳昱錡說在拍攝《老伴》的過程中,遇到最大的困難是控制演員的情緒,因為感同身受的關係,演員常會情緒崩潰,而他的工作就是讓演員哭完後,能有更大的動力把戲演完,最後在導演跟演員的努力下,《老伴》也獲得了本屆金鐘獎的提名。


《老伴》預告片。(影片來源/YouTube)


紀錄觀點 展現社會責任

「默默改變台灣的人時常被忽略,他們現在在何方呢?」吳昱錡認為社會上有太多被忽視的重要議題,像是2004年曾經轟動一時的楊儒門事件(白米炸彈客),隨著時間的流逝逐漸被人忽略,人們大多只記得王建民、陳水扁等媒體界大肆報導的人,反而遺忘了希望改革台灣的一群人。吳昱錡看到這種現象在台灣屢次發生,於是下定決心要為這群人留下紀錄,不過其實也不只是他們需要關注,這個社會上有太多值得探究的問題,吳昱錡希望透過電影把他們紀錄下來,讓更多的觀眾注意到這些社會議題。

吳昱錡長期關注社會議題,藉由電影控訴遭社會遺忘或是冷落的人事物,「人們對於無法改變的事情經常選擇忽視,但是忽略的議題並不會消失,是會一直存在的。」不管是《新年快樂》還是《老伴》都可以看出導演對於社會不公的呈現,沒有強烈煽情的劇情,而是純粹的將事實呈現,讓觀眾自己體會那隱藏在螢光幕後的觀點。

吳昱抱持著為弱勢發聲的精神拍攝每部電影,期望可以紀錄遭人遺忘的一群人,也期許觀眾看完後都能有自己的想法,努力去改變這些不公不義,讓社會變得更美好。

 
記者 陳祐元
我喜歡攝影跟拍片:) 而且不管課業重不重 都希望可以把歡樂帶給身邊的所有人~ 希望大三可以越變越強!  
記者 陳祐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