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期

譚經緯 大談經濟學人生

「現在還想加簽的有幾個人?」交通大學的通識課程中,有一門十分搶手的科目〈經濟學概論〉,每到學期初選課之際,交大選課版上都會出現許多詢問的聲浪,課堂上想要加選的學生也多達十幾、二十位。這堂熱門通識課的任課老師,正是受到許多交大學生喜愛的譚經緯。多數修過譚經緯〈經濟學〉的學生,都會極力推薦這門課,「老師的課超優,想要翹課的最好別來!」

譚經緯 大談經濟學人生

記者 張芳瑜 報導  2011/01/09

「現在還想加簽的有幾個人?」交通大學的通識課程中,有一門十分搶手的科目〈經濟學概論〉,每到學期初選課之際交大選課版上都會出現許多詢問的聲浪,課堂上想要加選的學生也多達十幾、二十位。這堂熱門通識課的任課老師,正是受到許多交大學生喜愛的譚經緯。多數修過譚經緯〈經濟學〉的學生,都會極力推薦這門課,「老師的課超優,想要翹課的最好別來!」

 

別出心裁 在電腦教室教經濟學 

多數的通識課程都在普通教室上課,而譚經緯的〈經濟學〉卻選在電腦教室上課。這個改變時常造成學生第一次上課找不到教室的窘境,面對這樣的狀況,譚經緯卻認為有了電腦器材的輔助,能對學生進行更互動和活潑的教學。透過課程的設計,他把看似艱澀專業的經濟學理論,化成生活化又有趣的應用,例如〈家花哪有野花香〉、〈兩害相權〉、〈共創雙贏〉等課程,他對各種不同經濟學理論進行活動與設計,希望讓學生產生有如魔法般地興奮與期待,並且能夠搶著學習各種新鮮事物。在學習經濟學的最終,學生可以活用這些理論,像是經濟學雙劍一樣,手中無劍,劍在心中。

 

有別於在一般教室上課的通識課程,譚經緯在交大所開設的經濟學概論藉由在電腦教室上課,給修課的學生有更多互動機會。(照片來源/譚經緯)

 

譚經緯在大學時便和經濟學結下了不解情緣。任教於交通大學的他,其實本身的大學生涯也是在這裡度過。當時的交大,已有相當自由的學習環境,就讀於管理學院,使他擁有很多機會接觸不同科目,像是商學、管理學、會計、國企等,並從中摸索出自己所喜歡且能從中得到樂趣的科目-經濟學。有別於公民、史、地等要對著課本逐字、反覆背誦的科目,也不同於自然理工科的冰冷實驗,經濟學所研究的是人的行為問題,並揭露社會中許多好與不好的狀況。因此,經濟學讓譚經緯感受到了人情味,「原來有這樣的一個科學,它不但具有人情味,而且還有邏輯,又夠專業。」透過他充滿自信的眼神及言語,可以感受得到譚經緯對經濟學極高的驕傲及喜愛。把社會問題科學化,充滿人情味和邏輯的經濟學把大學時期的譚經緯深深吸引住了。

 

努力考取研究所 不忘向好兄弟還願 


了解自己想要的夢想,奠定了自己的目標後,譚經緯便開始積極的準備研究所的考試。在就讀大二時,他就存錢去補習班補習,平常也會藉由地利之便,到清華大學修習和經濟學有關的課程。透過補習班教導的考試方法,加上清大提供的正統學術研究,替譚經緯的經濟學的紮下深厚底子,參加研究所考試時,很順利考上理想學校。

 

結束兩小時的課程後,藉由下課的時間,老師有耐心的為有疑問的同學解答問題。(攝影/張芳瑜)

 

譚經緯喜歡和同學分享自己的有趣經歷,經濟學修課學生資工系彭子瑄,有些耿耿於懷地說:「老師上次說他考研究所時,有次在騎過墓地的時後向好兄弟許願,保佑他上研究所,結果他上了之後要還願,正在精彩的時候就下課了。」她握著拳頭頗不滿地接著表示:「老師說下一堂課再繼續說,結果就沒有下文了,超想知道他怎樣去還願的。」提到這段往事,譚經緯表示他當然有去還願,某個傍晚他騎機車、帶上買好的香紙,回到當初隨口許願的地方,便開始燒紙錢還願,紙錢的火焰比平常旺上好幾倍,在天色漸晚的山坡墓地上,譚經緯孤身的身影和璀璨的火焰相輝映,瞥見此景,路過的騎士無不是低頭摧緊油門,加速逃離現場。在分享這段過往時,譚經緯頗得意地笑了笑。

原定要考清大研究所,但在因緣際會下,本來以嘗試的心態把政大研究所填上,結果也考取了。在想到經濟學需要充足的資訊,和人密切的互動,北部資訊開通,所接觸的商學系也較多的關係,譚經緯決定就讀政大。「那次考試,讓我有了這樣的體會,有熱情、打從心裡喜歡,這種力量是最可怕的。」在努力讀書幾年後,考取政大的譚經緯覺得努力的那幾年,因為是自動自發的學習,所以對於成果,不但有成就感,還有許多樂趣。從經濟學的主動學習過程中,譚經緯找到自己真正要的東西。

 

2000年譚經緯成為政治大學經濟系碩士班逕行攻讀博士學位且首位獲博士學位者時,到歐洲開會所留下的攝影。(照片來源/譚經緯)

 

重來一次 體悟經營互利人生

尋求真相,透過多方資訊的篩選,找出自己認為是對的答案,這是譚經緯的行事原則。在政大的研究所念書時,譚經緯曾因堅持自己的讀書方式和考卷寫法,和必修課教授所訂的考試方式衝突,造成必修課沒過的遺憾,因而遭到退學處分。一年後他再次考進政大,但因為耽誤一年的時間,和種種因素推波助瀾之下,譚經緯決定接受指導教授的建議直接攻讀博士,並決定將自身所學奉獻於教書上。

「他的課超有趣的,在課堂中也能學到很多東西。」交通大學資工系大二學生鄭歆霖,在提到這堂課時的語氣裡有著讚賞。譚經緯的課固然受到許多學生的歡迎,但這過程中當然也有遇到挫折的時候,「當然會遇到學生不長進的時候,但我始終相信大多數學生都是善良的,而且想要學東西,主要問題就是方法不好。如果能幫他把方法抓對,就能改變一個學生,這是一件很有建設性的事情。」譚經緯認為既然學生每天都要上課,如果以應付的態度面對,只有皆輸的結果。因此,為了設法將課堂氣氛營造得歡樂一點,讓學生學得開心、教書的人也教得高興,達到互利的局面,譚經緯不斷想著更好的方法,期待能讓學生得到更多,激發出更多創意。譚經緯從教書中,得到了這樣的想法:「教書也好、寫報告也罷,為的都是要感動來看你東西的人;我感動學生、學生作業感動我、出去工作感動老闆,而人的一生則要感動自己。」

記者 張芳瑜
  我是芳瑜   如果想從第一眼認識我評斷我,請要小心是會吃虧的   如同找新聞 寫文章 抒發心情一樣 簡單的事情往往並不是那麼容易         所以我最喜歡簡單的事情了 那些繞來繞去很複雜的事情什麼的 換個角度想想  頗無趣的不是嗎? 所以請別再拿複雜的事情來為難我   放輕鬆 享受樂.牘.吧
記者 張芳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