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期

平民藝術 紙箱奇蹟

「藝術」沒有一定的面貌,不是只有在美術館裡的作品才能稱為「藝術」,隱身於台中巷弄一間雜貨店裡,老闆陳文華用生活常見的紙箱,創造出許多令人驚艷的雕塑作品,讓小雜貨店躍升藝術殿堂。

平民藝術 紙箱奇蹟

記者 賴映秀 報導  2011/12/11

「藝術」沒有一定的面貌,不是只有在美術館裡的作品才能稱為「藝術」,隱身於台中巷弄一間雜貨店裡,老闆陳文華用生活常見的紙箱,創造出許多令人驚艷的雕塑作品,讓小雜貨店躍升藝術殿堂。


技驚四座 美不勝收

台灣都會區已經難以看見的三合院建築,在陳文華的記憶裡是童年、回憶的索引,他藉由紙箱雕塑讓三合院重生,喚起參觀者與自己的回憶。即使是縮小版也力求精細,陳文華憑著自己的印象創作,無論是廳堂裡的神明畫像,或是只有兩塊磚頭的茅坑,觀賞者可以從刻意做出的天窗將每個隔間裡的陳設看個仔細。

「有些東西是我自己想的啦,像那個樹啊我也不知道是不是要放在那邊。」對於印象裡沒有的,陳文華並沒有讓它留白,三合院與圍牆間的幾盆植栽就是陳文華的「想像」,因為藝術是容許天馬行空的想像,在「寫實」和「抽象」間都是藝術家遊歷的範圍。

每個建築都有其象徵的文化或歷史,三合院讓台灣農村大家族裡的人適得其所,中國紫禁城則蘊集中國歷代王朝的足跡。「紙」禁城費時陳文華一年七個月製作,也是他最具代表的作品。即使整件作品並沒有按照一定比例製作,但他將紫禁城三大殿,保和殿、太和殿和中和殿都精細地製作出來,就連階梯與廊柱數量也相當計較。

為了相應風水中奇數代表「陽數」,小小的階梯他也是一數再數;不同於民間的球狀燈籠,宮殿內舉凡喜慶懸掛於殿門的燈籠是四角狀,如何製作不常見的四角燈籠,他煞費苦心找出解決之道,而這些小細節讓外表粗獷的陳文華,多了幾分細膩。


完全使用紙箱製作的「紙」禁城規模龐大,仍不失精細。(照片來源/賴映秀攝)


雜貨店老闆是藝術家

現年45歲的陳文華守著老眷村旁的雜貨店,看店的時間也是他創作的時間,從十幾年前第一個紙箱創作開始,他就決心要持續這項藝術,「這個沒有人會做啦,這是要做永遠的。」紙箱是生活中很常見的媒材,卻少有人用來創作,曾有人想拜陳文華為師,但是他認為紙箱藝術是自己長久以來經驗的累積,無法完整透過文字或言談教授任何人,也因此台灣以紙箱藝術聞名的也只有陳文華一人。

談到第一個紙箱作品,陳文華伸長了手拿出貨架上方的青蛙帽。當時他的姪女要參加話劇比賽,需要一頂有青蛙圖案的道具帽,他覺得外面買來的青蛙帽都不夠精緻,於是拿起店裡的紙箱,做出整齣話劇所有的道具與佈景。比賽當天到了電視台錄影,意外地引起電視台內道具組的騷動,因為所有比賽的隊伍中,只有陳文華製作的布景是全部立體,冰箱甚至能夠開關門,此後陳文華開始嘗試各種題材,累積而來的經驗讓之後的作品更加奪目。


點滴續釀 日益精進

風格從一而終的藝術家不常見,著名印象派畫家梵谷也有過寫實創作的時期,陳文華的作品蛻變至現在的樣貌,可以歸類為三個層面,從空心到實心、從印刷字到實物色彩、從動態作品到靜態作品,這三種發展型態顯示陳文華對自己的作品品質越來越講究,努力讓紙箱創作成為人人皆可認同的藝術。

要把瓦楞紙板變成圓筒狀,絕大多數人都會想到將紙彎曲,黏貼兩端即成為圓筒,陳文華一開始便是這樣創作,不過以熱熔膠為黏著劑的製作方式很快就遇到瓶頸,熱熔膠冷卻後相當堅硬無法再調整,並且會讓紙板與紙板間產生間距,空心圓筒使得作品的曲線非常不自然。因此他將紙箱泡水分層撕開後,用果汁機打成糊狀,因為紙箱本身就有黏著劑,於是紙糊乾燥後還是相當堅固,大致塑形後就輪到他一整排的雕刻刀上工了。


香蕉皮內部的細小紋路也是陳文華一刀刀刻畫而出。(照片來源/賴映秀攝)

很多人好奇陳文華的作品是如何上色,陳文華盡職地擔任「環保藝術者」,所有的色彩都是把紙箱最外層貼上作品,除了保存作品用的透明漆以外,沒有再使用任何紙箱以外的材料,甚至顏料。創作前期陳文華並沒有考慮太多,利用紙箱的原色創作,紙箱上的商標、品項都清楚可見,隨著自我要求的提升,現期的創作都會把作品再包裝,成為觀賞者記憶中的樣貌。


早期創作的梅花依稀可見產品商標。(照片來源/賴映秀攝)

開始於道具的創作之路,陳文華一開始的作品大多是可以活動的,過年期間裝飾在雜貨店門口的財神爺,在陳文華的巧思下可以靈活地眨眼,十分討喜。紙箱藝術被發掘、報導以後,設展的邀約如雪片般飛來,他的作品開始走出小雜貨店到台灣各地展出。「紙」脆弱的性質並沒有因為變成藝術品而消逝,展出的過程中因搬運、好奇觀眾的觸碰,開始出現斷裂或是缺角。活動作品一旦被玻璃櫥窗保護後,觀眾再也無法操作,無法體會紙雕「動」起來的瞬間,陳文華便把創作重心移到靜態作品,活動作品就塵封在家中的一角。


會眨眼的財神爺內有陳文華自己摸索出的機關。(照片來源/賴映秀攝)


網路發表 全部非賣

陳文華的哥哥陳源森以「森哥」為名,替埋首創作的弟弟利用許多部落格推廣紙箱藝術,將陳文華化為「華哥」,以此透過網路讓更多人看見紙箱的奇蹟。每一篇文章中的照片都是陳文華親自攝影,如此一來能夠確保作品的呈現,森哥則負責撰寫作品的背景。在許多令人垂涎三尺的食物類雕塑後,森哥附上料理的發源背景、食譜或是英文名稱,多變的文章內容替紙雕作品增色不少。

森哥同時替陳文華接洽許多採訪或節目邀約,不過都得看陳文華本人的意願決定。不多話的陳文華把心力都放在創作上,即使受訪經驗豐富,對於訪談還是有些不自在,森哥也不勉強他答覆這些邀約,因為這是他們手足間不必說出口的默契。陳文華的兄弟姊妹都盡可能資助他,所有的紙箱創作都是非賣品,陳文華談起每一個作品都像說著孩子們的成長,唯一的收入就是展覽,用自己的專長為生活找到出路,這也是他製作更好作品的動力。


陳文華示範如何將紙箱分層利用(左),薄薄的紅色外層就是之後作品的顏料(右)。
(照片來源/賴映秀攝)

孩子的一切父母最了解,陳文華對於每個作品的細節都一清二楚,當展覽時「紙」禁城少了一個燈籠,他難受的心情任誰都看得出來,只是台灣民眾觀賞藝術的方式太過粗暴,跨越禁止線、忽略「請勿觸摸」、使用閃光燈者比比皆是,一趟展覽後作品已是傷痕累累,陳文華因此一度無心創作,而之後的作品就全部是靜態,將一切看在眼裡的森哥感嘆民眾的觀展素質有待加強。


無「紙」盡的創作

雜貨店裡的紙箱沒了,陳文華就會到資源回收場撿,他不曾擔心創作素材來源,創作這條路還很長。「把紙箱用到極致」的精神,讓紙箱藝術不只環保,也讓人看到「完整的環保」,不是去頭去尾的運用,而是最「紙箱」的創作。陳文華現在的作品已看不出紙箱質感,但是走一趟台中這間雜貨店,那堆積如山的紙箱就是最好的證明。


精巧的港式飲茶全部都是紙箱藝術作品。(照片來源/賴映秀攝)

華哥部落格:http://www.wretch.cc/blog/cwh2

記者 賴映秀
賴映秀是我, 來自既城市又鄉下的地方。 也許、如果、可能、好像, 生命就是有這些未知才可貴。 跌跌撞撞的途中學著成長, 快樂不快樂的經歷, 都是生命的一部分。 盡全力把每件事做好, 無愧於心 : D
記者 賴映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