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期

小事幾件

平凡的日子不代表沈悶的時光,回憶就是生活中的點點滴滴。

小事幾件

記者 楊廣培 文  2011/12/11

老師的話

時光追溯到四五年前,我當時還是一個高中生。生活就是每天早上規規矩矩地去上課,下課之後回家寫作業,有空便看一下課本,日子每天都差不多。只是平凡的日子不代表沈悶的時光,愉快往往是隱藏在不起眼的角落。

也不知道是不是人到中年的原因,高中的老師話總是特別多。記得在我高三,我們班的數學老師在教授三角函數的時候,講了下面的一段話:

「好了,黑板上的就是sin(正弦)和cos(餘弦)函數的圖形。但是這些東西看不懂沒有關係,你們可以把圖形拿去問一下路口的警察叔叔,問他會不會,他會告訴你他不會,但是他一樣過著開心快樂的日子。」


 不會這個也可以開心快樂,是在結局之後發生的劇情。(圖片來源/google)

後來我發現那句話並不正確,至少當我們考期未考的時候,我並不開心快樂。

在紅十字會上急救班時,導師一直都提醒我們最後的考試很難(那個是比較進階的課程),因為證書不能亂發。那時候我十分緊張,隨著考試的來臨,我的心情就一直在倒數。到了考試那天,我的壓力也到頂了,在進考場前還跟老師問東問西的。老師什麼都沒有講,只是說:「別擔心,學到的東西都是你自己的。」在那一刻,我被他影響了,平常心地去實行我認為對的決定。(那個是操作試)

當我後來加入了急救隊後,才發現證書其實不是重點,因為他們是不會讓新手去救人的。


不負責任的人

在高中時,可能是為了舒緩課業上的壓力,我參加了一個青少年的志工隊。青年中心就在學校的隔壁,是我下課時路過看到的。在志工培訓的時候,來的人很多,而且都是來自不同學校,不同年級。經過一系列的課程和活動後,大家都有了不少愉快回憶和同窗情誼。萬眾期待的第一個探訪活動終於公佈了,內容是在安老院陪老人家過難忘的一天。事情原本是如此的美好。

那天上午大約兩點,我們在青年中心集合,之後就等巴士過來接我們。巴士到了之後,領隊就叫我們先上車。奇怪的是在等的也只有三個人而已,再加上兩個領隊就剛好是一隻手的手指數。

我的第一次志工體驗就這樣子開始了。那是一家規模沒有很大的安老院,但也有幾十個公公婆婆住在那邊。這也是我第一次去安老院,感覺蠻乾淨的,不是想像中死氣沈沈的模樣。

記得一開始是先要志工自我介紹,也是我人生中最緊張的一次。從活動開始的瞬間,我的腎上腺素就一直在上升,完全沒有要停下來的意思。人丁單薄的我們要用速度來填補數量上的不足。我們的活動是製作卡片,當我去解決左邊婆婆字型的問題時,中間公公的筆又沒有墨水了。一整個下午就在忙碌中渡過。

其實老人家只是年紀比較大的小學生而已,非常好騙。他們也只是失去了活力,還有一點難伺候。在培訓時有上過跟老人家如何相談的課,其實並沒有什麼作用。假如只是問三兩個問題便算是探訪,倒不如去便利商店打工比較實際。

我真的非常謝謝那些說來不來的人,他們的缺席讓我的第一次這麼充實。如果去的人太多又不認真,探訪可能只是一份作業,也不會給我留下深刻的回憶。他們擁有一個自由自在的下午,我們卻因為他們忙得不可開交,伴隨著老人家誠懇的笑容,是雙贏局面。


急診室的服務學習

服務學習是大一的必修課,那時候的我熱血沸騰,選擇了去馬偕醫院的急診室。

急診室工作很閒,也是很沈悶的日子。重複而簡單的工作,包括推病床、幫病人拿葯等等,都是了無生氣的。經過十分鐘會讓人有一個小時的感覺,那時候我就覺得相對論中時間並不是絕對的這個立場是有他的道理。

就在其中一個平凡的星期三下午,我照常穿起了黃色的背心,到急診室服務去。一如以往,我同樣是在浪費無謂的光陰。突然,有一個老婆婆跟我說一大堆不知道是台語又或是客家話的方言。旁邊的護士姐姐走過來關心一下發生什麼事,只聽懂中文的我細心留意著她們的每一句話,心裏在推敲著談話的內容,結果也是徒勞無功。

事後護士姐姐跟我說,原來阿婆是在稱讚我,說現在這年頭像我這樣的年輕人很少,大概之前我是幫了她一些忙(我也忘了)。婆婆的讚美比臉書上的讚不知道要美好個幾百倍。


一些小事就能讓人得到莫大的滿足,只要是真心。(圖片來源/楊廣培提供)

自此以後,日子並沒有改變,依舊一樣的漫長。只是我發現了,有做的事情還是會有人知道,不管他理不理解你的想法。光是那一堆聽不懂的方言,就讓我明白時間沒有白白浪費掉。

又有一天,有一輛救護車停在門口,但是這一次救護人員走得特別快,而且直接將病人推到房間去。一會兒後,醫生從裡面走出來,脫下口罩。病人家屬立刻走上前,睜大她的眼睛,拉扯著醫生的衣服問了一個問題。醫生眼神不敢直視她。

原來,死亡離我這麼近。

那一瞬間,氣氛死寂,我胸口也悶了一下。我不認識他們,但心情的確很難受。在那一刻,我一點忙都幫不上。

記者 楊廣培
哈囉,大家好.有很多人問我為什麼要修喀報(=.=),其實我也不知道.不過大學就是"由你玩四年",基於這個原則,我會努力的!
記者 楊廣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