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期

奢侈稅上路 中產階級苦

隨著景氣慢慢回升,政府也開始擬定新政策,除了二代健保之外,商議八年之久的奢侈稅,財政部也在12月中發佈預計開徵的消息,這個全新的稅制究竟該如何執行,有多少實質效益呢?

奢侈稅上路 中產階級苦

記者 潘珮瑄 報導  2011/01/09

隨著景氣慢慢回升,政府也開始擬定新政策,除了二代健保之外,商議八年之久的奢侈稅,財政部也在12月中發佈預計開徵的消息,這個全新的稅制究竟該如何執行,有多少實質效益呢?

 

奢侈稅 改善M型社會的良策?

奢侈稅是什麼?其實就是針對高價商品、服務或交易,徵收的特種消費稅,而財政部規劃的奢侈稅鎖定金字塔頂端5%的高價消費,除了3000cc以上的汽車,還有私人飛機、遊艇、名牌包和珠寶手錶等等。目前稅率暫定5%到20%,也就是說往後定價50萬的珠寶,可能必須增收兩萬五到十萬不等的稅,而那些名媛、藝人手上動輒數百萬的名牌包,因奢侈稅而加收的金額自然就更高了。

 

這些一般民眾認為的高單價消費品,往後都會在奢侈稅的範圍中。(圖片來源/東森新聞)
 

政府的原意很簡單,針對高收入的族群課徵奢侈稅,一來彌補台灣國庫,二來弭平台灣日漸明顯的貧富差距,而若還能因此讓民眾放棄高單價的舶來品,轉而購買台灣本土的精品,可謂一舉數得。

只是這樣的美好藍圖恐怕只是空想而已,從執行角度切入,「想」徵收奢侈稅固然容易,但如何執行,仍需清楚的定義。「奢侈」兩字定位模糊,多少錢才算奢侈?而每人對於奢侈觀感更是不同,有些人買十萬包包就已是奢侈,有些人花千萬買豪宅也不過是正常消費罷了。

財政部長李述德強調,一般民眾的消費不會受到影響,「三、五萬元以內的消費不叫做奢侈」,不會對單價三、五萬元以內的消費多課一筆稅捐,現在擬定是以20萬做為界線,20萬以上的商品便列為課稅項目,只是這20萬的概念從何而來,有何數據依據,恐怕政府也說不出個所以然。

 

肥了國庫 苦了百姓

奢侈品的定義為「非生活必需品」,售價並不與製造成本直接相關,反而有「身分彰顯」的效用,在經濟學上稱作「炫耀財」。而既然購買奢侈品本來就為炫耀性消費,本意就是為了炫耀消費能力,那對於那些有能力負擔的消費者來說,奢侈稅究竟有沒有影響?平常家裡有高消費習慣的邱同學認為,奢侈稅的立意良善,但若不有良好的範圍界定,恐怕只會波及到一般民眾,「像我們家有打高爾夫球的習慣,那一年上百萬的高爾夫球證就應該在課稅範圍內,但若是幾十萬的精品甚至到兩百萬的賓士車,可能一般的民眾也會存錢購買,那就沒有徵收的必要」,邱同學也表示,奢侈稅對真正金字塔頂端的消費者其實影響不大,因此一定要針對特定項目有不同的價格規範,「用20萬作為界線,真的不合理,應該就針對高消費族群才會購買的項目,而且還要再加上不同的金額標準,才能推動這個政策。」

「奢侈稅到最後也許減不了有錢人的荷包,反而是苦了中產階級」,喜愛購買名牌包包的吳小姐表示,自己雖稱不上有錢人,但若省吃儉用、積少成多,偶爾也會希望買個高價品犒賞自己,往後奢侈稅一開跑,想到原本就貴的名牌還要更貴,也許大多民眾會與吳小姐的心聲一樣,「真的吃不消」。

 

奢侈稅一旦上路,恐怕實質效益不大,受苦的還是一般民眾。(圖片來源/TVBS新聞)

 

更何況,那些有錢從事奢侈消費的族群,自然也有錢出國,這就是奢侈稅開跑後的最大隱憂,若這些消費族群往後都前往他國消費,不僅徵收不到稅,對台灣的精品業者也勢必是一大打擊,而以觀光產業帶動經濟成長的台灣,向來都是鄰近國家觀光客買精品的購物天堂,若因開徵奢侈稅,而損失了外匯的收入,這樣反而得不償失。

所以奢侈稅究竟可不可行?台灣並不是第一個推動奢侈稅的國家,包括美國、加拿大、澳洲、南韓、日本及中國等都有實施奢侈稅,課徵項目則以珠寶、皮草、名錶、高級汽車、船舶及飛機等最為普遍。在銀行上班、從事國際金融調查的王小姐認為,每個國家的文化與國情不同,「台灣人購買珠寶通常並不是所謂的炫耀目的,其實只是為了儲蓄,作為儲值之用,所以不能完全仿效他國的成功案例」,王小姐認為,台灣唯有在「所得增加、景氣復甦、失業率下降」三大條件,都已純熟之後,再來好好商討奢侈稅的推動會比較實際。

 

政策評估 有待更通盤的考量

最後看政府徵奢侈稅的本意-縮短貧富差距,這個2011年台灣面臨最大的問題之一。台灣屬於資本主義體制下的市場經濟,每一個國家在經濟成長的過程中,貧富差距的產生本來就是常態,而台灣M型社會的現象也越趨明顯。某知名大學經濟學教授解釋,「台灣的M型社會並不是說中產階級減少了,而是頂端的人跟後端的人

兩者之間的所得差距越來越大,也就是有錢人會因為懂得理財越來越有錢,中下階級就大概只能永遠求溫飽」。

從經濟學角度怎麼看奢侈稅的意義與可行性,教授說明,「奢侈稅的社會心理層面效果大於實質效果」,也就是說,政府這樣的政策是為了消除中下階級的不公平感,讓大眾覺得有錢人繳了多一點錢,引起社會共鳴。「只是要有效縮短貧富差距,還是得從所得稅制改革下手,現在的稅制太容易讓有錢人得以合法避稅或不合法逃稅,反而乖乖繳稅的都是本來就吃緊的一般民眾」,經濟學教授說。

很多政策往往一體兩面,如果高所得、高消費不加課稅負,這是社會公平面問題;
如果要課稅,是否衍生衝擊經濟發展,又是另一個問題。而預計3月就要實施的奢侈稅,現在很多技術面的問題都還無法解決,若目前先以豪宅、跑車等商品作為徵稅對象,或許還有可行之處。

但整體來看,奢侈稅還是一個尚未純熟的政策,政府有心改善M型社會問題是好事,但「奢侈稅」的上路,只是減低社會對於富人的觀感,撫平民眾心理,無論以稅收的實質效益、經濟層面的影響、縮短貧富差距,都是一個沒有太大助益的政策。若想從根本改善貧富差距問題,不如真正改善現今稅制,落實租稅公平,改善社會福利,而該怎麼做,又是政府該面臨的課題了。

 

記者 潘珮瑄
標準獅子座 很理性也很感性,愛工作也愛玩樂 青春的路很長,就保持這個節奏剛剛好 因為我是無敵潘珮瑄:)
記者 潘珮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