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期

啦啦隊 唯一的歸宿

「ready,one two down up」是每個接觸過啦啦隊的人都耳熟能詳的一句口號,但是對於已經將興趣轉變為職業,並將啦啦隊視為生命的廖志華來說,卻有著格外不同的感受。

啦啦隊 唯一的歸宿

記者 韓捷 報導  2011/12/18

「ready,one two down up」是每個接觸過啦啦隊的人都耳熟能詳的一句口號,但是對於已經將興趣轉變為職業,並將啦啦隊視為生命的廖志華來說,卻有著格外不同的感受。


無心插柳柳成蔭

臉上充滿笑容、總是讓人覺得和藹可親的廖志華,在教學的時候總是能和學生們打成一片,以親切、認真的態度讓學生了解每一個動作的細節,有時還會調侃自己、開開自己玩笑,完全沒有身為教練的架子。從事啦啦隊運動已經邁入第十五個年頭的他,談到啦啦隊時,就像在介紹自己一手拉拔的孩子一樣,懷著滿滿的愛。

從大學才開始接觸啦啦隊的廖志華,原本是熱舞社的社員,因為當時啦啦隊的表演欠缺舞者,他被找上場去跳,沒想到卻跳出興趣來,覺得啦啦隊是一項相當好玩的運動,就這麼陰錯陽差地結下了與啦啦隊的不解之緣。

他說,當時啦啦隊在台灣才剛起步,並不像現在有這麼完善的規畫和設施,一切都還在摸索的階段。那時的練習狀況比起現在枯燥許多,只能一直操作某些特定的基本動作,但是對廖志華來說,他卻不這麼認為:「我覺得啦啦隊是一個非常好的交際活動!」他表示,在啦啦隊裡,必須和很多人一起合作、一起練習,在這些過程中不斷學習與其他隊員互動及溝通,造就了他所認為「很有趣」的啦啦隊。


啦啦隊是一項需要很多人一起合作才能實行的運動,需要高度的默契。(照片來源/韓捷 攝)


自我成長 考取教練證照

在啦啦隊裡不只有練習,更可以突破自己的心理。「我可以做很多以前不敢做的事情,包括如何和別人聊天、跟人家溝通。」對廖志華來說,啦啦隊是一個可以同時鍛練身體與培養心理的地方,更可以增強信心,將自己辛苦得來的學習成果展現在別人面前,無疑是一種自我成長。

在練習一年後,出自對這項運動的喜愛,廖志華決定走上啦啦隊教練之路。他以擔任班際比賽的啦啦隊教練為出發點,大量累積教學經驗,並參加日本和美國啦啦隊協會來台舉辦的講習活動,更協助籌畫台灣啦啦隊協會,成為創辦人員之一。

啦啦隊協會創立後不久,廖志華便取得了丙級啦啦隊教練證照,談到這裡,他眉開眼笑地說:「我終於可以為自己喜愛的運動盡一份心力了!」原本就是體育選手出身的他,也在畢業後順利取得大學體育老師的資格,於是,體育老師與啦啦隊教練就成為他矢志不渝的工作。


中場休息時,廖志華與選手討論剛剛的表現。(照片來源/韓捷 攝)


一肩扛下推廣重擔

成為了教練後,廖志華對啦啦隊有著不同於學生時期的感受。「最大的差別,就是生氣的地方比較多一點。」他開玩笑地說著,臉上透露出如小孩般燦爛的笑容。他說,還是學生時,跳啦啦隊的感覺是很歡樂的,但是隨著啦啦隊逐漸發展,動作的難度有所提升,對於細節自然會有更多要求,學生也需要更高的專注力及更快速的反應,學生練習時往往跟不上節奏,因此讓他發了不少脾氣。

從學生時期練習的享受,到身為教練所背負的責任感,這段轉變讓廖志華對啦啦隊有更深一層的體悟。「啦啦隊就是要有展現力和精神!」這是他在每一所學校教學時都會強調的一句話,每當學生在練習技巧上有困難時,他一定身體力行、親身示範,即使是身上有傷也不例外,好讓學生了解什麼是正確的動作,更讓人感受到他對學生的用心。


正在替學生講解技巧動作的廖志華,相當認真、投入。(照片來源/韓捷 攝)

考取丙級教練證照後,廖志華並沒有因此而自滿,反而在帶領訓練上更加尋求突破,使他又順利取得甲級教練證照,也因此有了更遠大的想法:讓全世界看到台灣的啦啦隊。於是,他便接下世界盃全女組的教練職位,在2007年11月帶著隊員們前往芬蘭赫爾辛基參加世界盃啦啦隊錦標賽。對廖志華來說,啦啦隊不只是一種運動,更是實現自我的途徑,每當帶國家代表隊出國比賽並獲得不錯的成績,以及完成每一次表演的感動和快樂,都是難以比擬的。

有人在啦啦隊找到自信,有人找到人生目標,有人找到夢想,廖志華更在啦啦隊找到終生伴侶!當台灣啦啦隊協會還在籌備階段時,舉辦第一次的研習營,他的老婆吳如婷就是研習營的學生。透過啦啦隊慢慢培養感情,吳如婷也在日後當上教練,兩人攜手訓練許多隊伍,廖志華嘴角洋溢著幸福的微笑:「與自己心愛的人一起做喜愛的事,真的很棒!」


台灣啦啦 放眼國際

儘管台灣的啦啦隊發展已經漸趨成熟,廖志華卻指出,台灣的設備完善程度仍與許多國家有著相當大的差異。國外有專門練習啦啦隊的場地,台灣啦啦隊運動因起步較晚,練習場地幾乎都侷限在學校,無法擁有良善的環境和設備。

近年來,台灣投入啦啦隊的人口逐漸增加,他覺得,從事啦啦隊的人口越多,就越充滿希望,因此他希望可以有更多人認識啦啦隊,使這項運動更加普及。廖志華也認為,台灣啦啦隊應該增加與國際接觸的機會,而不該侷限在台灣,否則進步的幅度就會相當有限,視野也不夠寬廣。

記者 韓捷
大家好,我是傳科02韓捷,希望大家在傳科系都能學到很多東西,也能夠找到自己的興趣。
記者 韓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