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期

穿越時空後 步步驚心

一齣劇,一段歷史,幾段愛恨情仇,交織著親情、愛情與友情。作家桐樺在2005年時寫下歷史言情小說《步步驚心》,立刻在網路上受到熱烈迴響,直到2011年正式改編成同名連續劇,近來在大陸受到熱烈的討論。

穿越時空後 步步驚心

記者 劉力榛 文  2012/01/01

一齣劇,一段歷史,幾段愛恨情仇,交織著親情、愛情與友情。作家桐樺在2005年時寫下歷史言情小說《步步驚心》,立刻在網路上受到熱烈迴響,直到2011年正式改編成同名連續劇,近來在大陸受到熱烈的討論。


「我知道所有人的結局,惟獨不知道自己的結局。」若曦說道。因為這句話,讓觀眾更想要一探結局。
(圖片來源/Google)

 

穿越時空 是知也是不知

一場車禍將張曉從現代撞進了三百年前的康熙盛世,成為西北大將軍的女兒馬爾泰‧若曦。在看似天下太平的日子中,動盪歷史的「九子奪嫡」紛爭也正悄悄上演。從現代來的若曦,早已從教科書上知曉眼前所有人的結局,在回不去現代的情況下,她與阿哥們的命運早已交織在一起,然而她個人情感夾雜在皇位爭鬥中備受煎熬。

穿越時空的劇本從以前到現在便一直是不褪流行的風潮,儘管人們常常在聽到又是一個穿越時空劇情後,第一反應是「太不切實際了!」卻又無法抵擋其魅力而陷入劇情之中。現代人穿越時空,到了過去的時空中便具有預知能力,而這種能力伴隨而來的便是思想及行為上極大的差別,這也往往是戲劇之中最吸引人的衝突處。

此外整部戲以馬爾泰‧若曦作為第一人稱,以她的角度來觀看這時代的風起雲湧。除了愛情以外,歷史上帝王之家的無可奈何、逼不得已,再再都讓她感嘆:「原來一個簡單的結局,竟然要經歷這麼多的傷痛。」而此部戲劇張力之一也是若曦所說的:「我知道所有人的結局,惟獨不知道自己的結局。」我們對於康熙、雍正時期的歷史,從書中、電視上早已略之一二,相較之下若曦將要如何與他們相處,就變成了觀眾想要繼續觀賞的動力。
 

紅顏並非禍水

當從小就生長在自由主義為上、女性主義抬頭的張曉,來到中國女性地位可說是最低的清朝時,所有對於女性的束縛迎面向馬爾泰‧若曦而來,衝突便一觸即發。她看不慣身旁的人的婚姻大事,全都被操控在皇上一人手中,沒有愛情,有的只是政治、利益的交換,她試圖和阿哥們灌輸「命運掌握在自己手中」的觀念,卻反被阿哥們制止,「這就是身為帝王之家人所該承擔的。」其中一位阿哥這樣回答她。

《步步驚心》中除了描述康熙末年至雍正初年「九子奪嫡」的情境之外,當中女性地位也琢磨許多。從八阿哥的福晉明慧格格身上,看見一個傳統女人對於自己丈夫的不離不棄,無論富貴、貧賤,依然相伴左右,等待丈夫的心有一天能夠回到自己身上;卻又在八阿哥的側福晉若蘭身上,看見一個女人被迫嫁給自己不愛的人,甚至被明慧格格一直視為情敵,大半輩子過著抑鬱的日子。而女人在這個世代除了爭風吃醋外,什麼也做不了。


從古至今,女人大多還是以成為男人背後默默付出的女人居多。(圖片來源/步步驚心Facebook)

反觀從未來世界來的馬爾泰‧若曦,儘管她看透女人在這個世代無法翻身,只能接受男人三妻四妾的局面,她仍然堅持由自己掌握命運。當皇上將她賜婚給自己不愛的人時,她抗旨了!儘管她在那個時代待了那麼多年,學會凡事謹言慎行,只為保住性命,卻在那一刻為自己的愛情出聲。

其實無論是劇中哪個女人,她們最終都只是用不同方式消極地守著愛情,等待男人回頭看看自己。但是對於男人們來說,愛情永遠不是第一,對於財富、權力的野心就如同不見底的深淵。古人常說「紅顏禍水」,多少江山便是因紅顏而拱手讓人,然而這些男人在得到江山之前,又讓多少深愛自己的女人等候呢?又怪是否就該怪自己的貪色,使自己落到兩頭空的下場呢?

本以為受過現代教育,思想較為開放多元的若曦,能夠做出一些讓人眼睛為之一亮,和古代人較為不同的辦法,讓自己與愛的人都能得到想要的,沒想到最後只能以悲劇收場。又或許從古至今,女人在男女關係之中扮演的角色早已根深蒂固,並非短短的數百年就能更改。
 

古今交融 創造新視覺

《步步驚心》的拍攝手法也是相當特別,雖是古裝劇卻又能見到導演結合偶像劇、韓劇的拍攝手法,將雍正幻想若曦跳舞等幻想的情境,或是雍正與若曦分離後彼此思念的片段等畫面結合在一起。此種手法在古裝劇當中是相當罕見,是個非常新穎、大膽卻又不唐突的創新。


古裝劇的新拍攝手法,將雍正「想像」若曦跳舞的畫面拍出來。(圖片來源/步步驚心Facebook)

另外劇組為了省下拍攝成本與時間,想結合電腦特效來營造場景,例如草原上騎馬的夜景、在廣大的荷花池中划船等等,沒想到卻弄巧成拙,造成觀眾再次無法進入情緒之中。在華麗細緻的道具、服裝,以及演員卓越的演技和搭配氛圍的配樂相較之下,電腦特效真的成了一大敗筆。

大陸劇的重要特色之一便是「事後配音」,《步步驚心》也不例外,《步步驚心》的配音為此部戲加分不少,儘管中間有幾段出現嚴重對嘴問題,導致觀眾無法入戲,但此部戲所挑選的配音員大多能夠將其角色的個性表現出來,例如雍正的沉穩、若曦的柔情等等。大陸劇之所以會事後配音,一大原因便是演員來自各地。中國幅員廣闊,各地腔調皆不同,慣用的語言也不盡相同,例如劇中飾演雍正的吳奇隆等人便是以國語對台詞,而飾演八阿哥的港星鄭嘉穎,則是以廣東話來演。

從言情小說改編而來的《步步驚心》,從一開始便是以女性作為主要觀看的族群,因此在女性的著墨上,相較於其他古裝劇來得深入,但又在阿哥們的善於心計的鬥爭之下,較為不被受到注意。《步步驚心》的劇情的確步步驚心,一個眼神、一句話,影響的是一個國家的未來,儘管因為本部戲以若曦為視角,看不到阿哥們的佈局過程,卻也讓觀眾動腦,從其果來推論因,使觀眾除了休閒之餘也得到那麼點成就感。


《步步驚心》的主題曲《一念執著》,道出劇中感情上的矛盾。(影片來源/YouTube)

記者 劉力榛
在下字小饅 長相如同其字,圓的短的 生性害羞,又閉俗 喜愛在高個子之間穿梭的籃球, 喜愛在寢室 洗澡間大聲亂唱歌 喜愛人來瘋 最喜愛的是傳科的大家♥(mua)
記者 劉力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