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期

別招惹 龍紋身的女孩

已故作家史迪格.拉森創作的犯罪小說「千禧三部曲」風靡全球,書中曲折又富層次的故事刻劃深受好評。首部曲《龍紋身的女孩》率先改編為電影,成功將詭異女駭客與正義記者的人物性格具像化,帶領觀眾隨著懸疑的推理過程,挖掘人性的深層黑暗面,也反映瑞典當地承載的諸多社會問題。

別招惹 龍紋身的女孩

記者 陳燕珩 文  2012/01/01

已故作家史迪格.拉森(Stieg Larsson)創作的犯罪小說「千禧三部曲」風靡全球,書中曲折又富層次的故事刻劃深受好評。首部曲《龍紋身的女孩》率先改編為電影,成功將詭異女駭客與正義記者的人物性格具像化,帶領觀眾隨著懸疑的推理過程,挖掘人性的深層黑暗面,也反映瑞典當地承載的諸多社會問題。


 龍紋身的女孩》中莎德蘭以極端的性格展現女性反男性霸權的堅強意志。(圖片來源/奇摩電影)


冷冽的懸疑氛圍

2010年瑞典原版的《龍紋身的女孩》在台上映,以緩慢的步調突顯冷冽的故事氛圍,帶有濃厚的北歐電影風格。隔年美國導演大衛.芬奇(David Fincher)以擅長的暴力陰暗敘事手法,將《龍紋身的女孩》翻拍為好萊塢版本,再度製造話題,也掀起兩版本間的熱烈討論與比較。

大衛.芬奇在好萊塢版的畫面處理上較注重美感,也以著名的黑暗懸疑執導風格,將該片的節奏與氣氛掌握得很好。但相較之下,瑞典原版雖步調緩慢,卻在主角性格的刻劃與整體故事的鋪陳,較為貼近原著的形象,也較能以質樸寫實的手法,反映實際的瑞典社會樣貌。

《龍紋身的女孩》故事架構分為兩條支線,男主角布隆維斯特為雜誌社記者,擁有敏銳的推理能力與強烈正義感,以揭發企業醜聞為志。故事背景以他寫了一篇貪腐企業家的報導,而身陷毀謗官司與牢獄之災為開頭,帶出在他服刑之前,受到財團總裁亨利.范耶爾的委託,以撰寫范耶爾家族史為名,實質調查四十年前姪女的失蹤懸案,展開一連串曲折懸疑的推理過程。

另一方面女主角莎蘭德是個具有神祕感的女駭客,無論是一身全黑龐克勁裝、臉上的穿孔與身上的刺青,以及冷漠厭世的眼神,都充分突顯出她詭異又不容侵犯的防衛特質。莎德蘭擁有複雜黑暗的過去,以致她成年卻仍必須受制於監護人控管,而變態監護人三番兩次以脅迫方式性侵莎德蘭的片段,可謂電影中最具張力的橋段。最後她以強烈的反動意志,在赤裸的剝削下展開復仇,令人感到痛快,也用來對比其他社會邊緣人與受虐女性的無盡壓抑。

莎德蘭在侵入布隆維斯特電腦的過程中,發現這宗小島失蹤懸案的重要線索,於是兩人開始有了交集,他們聯手調查這起命案檯面下的家族秘辛,在一層層剝開線索的同時,也帶領觀眾挖掘出背後蘊藏的人性黑暗面,以及變態扭曲的社會景況。


片中性格扭曲的監護人仗著權利對莎德蘭展開性壓迫。(圖片來源/奇摩電影)


慢速的爆發力 拳拳到肉

瑞典版的《龍紋身的女孩》以冷色調營造出北歐的氛圍,在不疾不徐的敘事步調中,呈現冷冽靜謐的詩意。對於習慣強烈聲光效果的好萊塢影迷而言,在節奏與敘事手法上,可能較無法轉換,甚至認為整體感覺較沉悶。但劇情安排的層次分明,將不堪的社會問題以貼近寫實的方式呈現,屏棄外在的渲染效果,讓人更能從質樸的故事氛圍中,發自內心感到震撼。

瑞典版最廣為讚賞的就是女主角歐蜜.瑞佩斯(Noomi Rapace)的演出,她充分將原著中莎德蘭多層次的特質演繹出來。無論是身材長相的匹配、堅強外表下滿是傷痕的性格刻劃,甚至是冷漠叛逆下的內心表現,她成功將書中的莎德蘭具像化,且奠定了她在電影中不可取代的角色定位。歐蜜.瑞佩斯在演出遭性侵的片段時,展現極具爆發力的表演能量,始得觀眾得以透過她發狂的眼神與深層的吶喊,喚起對社會黑暗最直接的省思。

反觀男主角麥克.尼維斯在情緒的掌控上,太過內斂而缺乏層次變化,感受不到書中描述的強烈正義感,更缺乏專業沉穩的魅力。使觀眾難以進入他的情緒,角色的塑造顯得非常平版無趣,與一出場即是焦點的女主角相比,男主角布隆維斯特在電影中趨於平面化,存在感相對較低。

另外電影無法完整呈現小說的精彩佈局,尤其以推理犯罪小說而言,如何在故事簡化與角色取捨的情況下,仍然不減懸疑刺激的精彩度,考驗著導演的執導能力。《龍紋身的女孩》在故事的鋪陳與片段取捨之間,成功掌握大致的主軸,但礙於時間的考量,推理過程的簡化與懸疑氣氛的不足,確實有損精彩度,實為可惜。


男主角布隆維斯特扮演極富正義感與推理能力的雜誌社記者。(圖片來源/奇摩電影)


醜惡遭遇 反映北國現實

《龍紋身的女孩》故事雖以懸疑的失蹤案件為主軸,但探究推理過程與謎底解答,並不是整部電影的重點。整個故事架構中,每個角色的性格刻劃,與各個事件存在的對立,都是為了反映瑞典社會中的根本問題。不論是這個國家的長久以來的歷史背景、種族歧視、納粹思想、兩性關係的剝削與社會制度的失調,都透過電影情節的層層挖掘,赤裸裸地展露在觀眾眼前。

本片運用了不少對比手法,呈現大財團與小記者、社會制度與個人意志,或是男性強權與受害女性的種種不公義。不禁讓人思考,究竟受到社會保護的是什麼樣的人?種種受害的弱勢邊緣者,在社會失衡與價值扭曲的黑暗底層,是否喪失了抵抗的權利與生存的尊嚴。

《龍紋身的女孩》帶有強烈的社會批判意味,整部電影的受害者都是女性,除了刻劃現實社會中的弊端與壓迫,更強化了父權體系下女性受到的殘害。作者透過莎德蘭極端的性格刻劃,以她來扮演社會中強烈的反動能量,對比無力反抗或選擇逃亡的受虐女性,以莎德蘭不願屈服於社會強壓下的復仇樣貌,間接為所有陷於社會不公義中的受害人,發出最真實的怒吼。 

醜陋的現實與歪斜的價值觀,仍然存在於社會中。懸疑推理的故事背後,傳達出對社會的強烈反思,當真相水落石出的同時,也讓觀眾深刻了解社會現實中的種種剝削與欺壓。而伴隨的人道關懷與價值思考,無疑是作者傳達的中心理念,也是觀眾能得到最直接的省思。

記者 陳燕珩
  嗨我是陳燕珩, 為了因應最近那股感嘆青春歲月流失的風潮, 不免俗替自己到了接手喀報的年紀小小默哀了一下, 我開始在想,有什麼會是人生的每個階段都存在的東西呢? 我想應該是「不堪回首的過去」吧! 所以,我要坦然面對這一年的喀報, 希望無數個日子以後再次點入這裡, 會覺得有點稚氣、有點笨拙,但一切值得回首!  
記者 陳燕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