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期

馴服堅毅的打鐵人

江承堯的工作室,環繞著一隻又一隻由他親手動物打造出的生物,見到它們靈巧活現的模樣,令人不敢相信,這些作品全部都是由鐵、不鏽鋼等觸手冰冷的材質打造而成。

馴服堅毅的打鐵人

記者 陳思佑 文  2012/01/01

江承堯的工作室,環繞著一隻又一隻由他親手動物打造出的生物,見到它們靈巧活現的模樣,令人不敢相信,這些作品全部都是由鐵、不鏽鋼等觸手冰冷的材質打造而成。


江承堯坐在自己的打鐵人藝術工坊裡面,背景是自己創造的作品。(照片來源/陳思佑攝)


曲折繞回的 原點

出身鐵工廠的江承堯,從小的生活就離不開「金屬」這個元素。大人們在工廠裡工作的時候,小孩子就在一旁玩樂。那時候沒有什麼玩具,有一次參觀展覽,見到國外藝術家用鋼鐵做作品,江承堯就想說反正自己家裡也有那些材料,於是就利用鐵工廠的材料、工具,自己製作小人偶,跟其他朋友一起玩。即使當時年紀還小,江承堯卻已經將「玩具」做得有模有樣。

除了出身環境製造出讓他投身鋼鐵工藝的契機之外,小時候的另一樣經歷,也同樣影響著他的作品。江承堯不只在鐵工廠玩耍,也常常跑上後山冒險,在三峽土生土長的他,接觸過當地各式各樣的昆蟲與鳥類。年紀尚小的江承堯,有時興致一來,甚至可以盯著一隻蟲觀察好久。而這些生物,後來變成他作品裡最重要的元素之一,江承堯的許多作品都呈現出大自然的樣貌,即使是冰冷的金屬,也散發著活力。

長大之後,江承堯進入復興美工,開始學習平面藝術的素描、水彩等基礎繪畫技巧,大學依舊繼續就讀美術系,繼續平面藝術的創作。一直到出社會,在做電腦繪畫的時候,他發覺自己的作品「無法觸摸」,沒辦法用觸覺感受自己想要的東西,便毅然把工作辭掉,回來三峽替父親工作。

江承堯一邊跟著父親在工廠學習焊接、加工的技巧,一邊繼續就讀華梵大學工業設計研究所。在苦無畢業論文的靈感之際,他選擇以最熟悉的題材── 鐵和漂流木作為自己論文的主題,並持續走到現在,接手了家裡的工廠,並轉型成以鐵為主的工藝創作。「就剛好有這樣的機會去刺激你把它寫完,督促你做那個事情、把它做完。」


江承堯盯著自己手中的作品,認真完成每一步驟。(照片來源/陳思佑攝)


百煉鋼化為繞指柔

因為當初不忍心看到父親在退休之後收掉工廠,江承堯從父親那邊,接手了江家傳了三代的鐵工廠,並轉型為藝術創作工坊。他從小時候開始,就跟著阿公一起在鐵工廠生活,看著他們從每一步都手工製作的過程,到後來機器多了、出現各種新式的焊接方法,他的生活跟記憶,跟鐵工廠的緊密結合在一起。

現在,江承堯除了以鐵跟漂流木為素材進行創作之外,也開始加入像是玻璃等其他元素。在創造藝術品的時候,他認為應該要考慮「這個東西放一百年之後,會不會不見?」為了知道這個答案,每次動手前,他都會先充分了解材料本身特性,才會開始動手。

鐵在一般人印象中,並不是常見的「藝術品」。「它是冰冷的東西,我把它弄得很溫暖;你看它是很硬的東西,我把它弄得很柔和,有流暢的紋路。」江承堯享受自己把鐵創造得顛覆一般人想像的過程,「鐵不像貴金屬很軟,很好加工,但鐵、鋼之類的材料本身就比較硬。」因為這樣的挑戰性在,當作品染上溫度後,格外可親。

現在著手進行的商品「貓頭鷹」也是這麼一樣富有趣味的作品。圓弧形狀的身體,這樣胖嘟嘟的貓頭鷹令人心動不已。特地將鐵的部分進行處理,添加鏽蝕的紋路,使它與不鏽鋼之間「黑白分明」,每一隻都有屬於它們獨特的花紋以及動作。像真的貓頭鷹一樣可以轉動的頭部,在旋轉過後,會撥出歌曲,是個令人驚喜的音樂盒。這項作品,在江承堯帶去參加日本東京禮品展的時候,大獲好評。


這就是打鐵人招牌的貓頭鷹,每一隻除了身體的花紋不同,連翅膀的動作都不同。(照片來源/陳思佑攝)

江承堯許多作品裡都有貓頭鷹的蹤影,他說自己會選擇貓頭鷹的原因,除了因為牠的頭可以旋轉270度、很適合做音樂盒之外,還因為貓頭鷹的叫聲頻率很高,耳朵重聽的他無法聽見貓頭鷹的叫聲,於是便用這種方式與貓頭鷹拉近距離。他對貓頭鷹的喜愛程度,連自己結婚時送給賓客的禮物,也是與老婆一起設計的不鏽鋼貓頭鷹書籤!


每次出手都是獨一無二

即使處理鐵等金屬來材料的時候必須要面對一定的風險,江承堯還是秉持著父親教給他的「隨時要有危機意識」的精神去做,每一刻都要接受發生危險的可能性。如此充滿挑戰性的意圖,也展現在他與妻子的合作上。身為玻璃設計師的薛慈雯,正與江承堯兩人積極挑戰更多種結合鐵與玻璃的方式,相信未來可以看到兩人一起合作的更多作品。

自己進行創作之餘,江承堯的工坊也接受委託,替客戶打造量身訂做的作品。擺放在桌面上的好幾隻「柿子鳥」,只差底座的文字就可以完成。這是江承堯替某公司製作的產品,跟貓頭鷹很像,只是身軀是用那間公司的代表物「柿子」做造型,看起來又有另一番趣味。


桌上正在等待加工的柿子鳥,以及正在工作的江承堯。(照片來源/陳思佑攝)

除了小玩偶一樣的作品,江承堯也會接金屬加工的工作來做。他曾經替檀香公司製作小香爐的頂蓋,讓原本切割好的平面金屬板加熱後,彎曲形成蓋狀,再經由焊接處理成為成品。也曾替人製作金屬燈架,鏤空的部位可以依照使用者喜愛,放置不同顏色的玻璃,透出不同的光芒。甚至連金屬骨董的修復,他也可以做到。

前一陣子更與設計師王俊隆合作,使用一百二十個圓形機車後照鏡,加上金屬外框固定,製作成高達三公尺高的大鏡子,一起參加義大利米蘭家具展。這是江承堯少數特別大的作品,但無論是怎樣的作品,他都非常認真地去完成。只要有靈感,他就會畫在隨身攜帶的筆記本上,等待有時間把創意化回實體,實際做出來。


走出去的創意世界

在國際參加展覽的時候,江承堯也見到許多不同國家的作品。跟臺灣比起來,他認為國外的作品比較重視質感,「他們有注重科技感、人工機能,也比較人性化。」因為不同環境的關係,國外做出來的東西也跟臺灣不一樣。臺灣如果要做得像國外那樣,在文創方面有自己的特色,應該還要幾年時間。

同樣是金屬工藝方面的創作,國外的作品就可以做得比臺灣更好,甚至看不到一絲接合的痕跡。德國的汽車板金工業技巧非常好,他們將這個技術拿來應用在藝術創作上,即使是手工做的作品,也非常精細。「他們有設備、有資金、有技術,在這個方面上,就比臺灣好很多。」

  
左圖:在門口迎接客人的大隻貓頭鷹。
右圖:江承堯自己製作的招牌,上面也站著兩隻可愛的貓頭鷹。
(照片來源/陳思佑攝)


打鐵人的專屬工坊

現在會開這間打鐵人藝術工坊,除了響應之前三峽舉辦的活動之外,也希望那些藉由不同管道知道他作品的人,能夠在假日的時候過來這邊逛逛,除了作品的展示之外,有時候也會有小物品的教學,讓遊客可以體驗一下自己動手做鐵工藝的樂趣。江承堯自已也會去外面上課,教導那些有興趣學習的人。

對於接下來要做的事,江承堯自己很清楚,按照步驟一步一步接著下去,繼續在從父親那裡接下來的工廠裡,與自己的妻子努力嘗試更多種不同的創作,拓展鋼鐵的可能性,讓冷冰冰的鐵塊充滿溫情。

 

打鐵人藝術工坊Blog:http://tw.myblog.yahoo.com/jahingfon1978/

記者 陳思佑
依舊磨練當中。 試著學習如何用最淺顯易懂的方式把自己的觀點表達出來。即使腦袋已經跟上或是超越目前進度,仍然想要用最踏實的方法去抓住。 但,人生仍是要有足夠的調味料,我的口味有點重。
記者 陳思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