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期

鋼的琴 黑色幽默

《鋼的琴》以衰頹的東北工業小鎮為背景,描寫一對離婚夫妻爭奪小孩監護權的故事。導演張猛以這部黑色喜劇入圍2011年七項金馬獎提名,用幽默詼諧的風格呈現底層的民生問題。

鋼的琴 黑色幽默

記者 蔡雯琪 文  2012/01/01

《鋼的琴》以衰頹的東北工業小鎮為背景,描寫一對離婚夫妻爭奪小孩監護權的故事。導演張猛以這部黑色喜劇入圍2011年七項金馬獎提名,用幽默詼諧的風格呈現底層的民生問題。
 

造一架鋼的 琴

原本在鋼鐵廠工作的陳桂林(王千源飾)失業後,籌組了一支小樂隊,靠著在婚喪喜慶時表演,賺取的微薄收入過生活。《鋼的琴》當中的管樂隊演奏,串起影片的不同段落,幾乎每個演員皆有對著鏡頭唱歌的橋段,在劇情中穿插獨奏和歌舞是整部電影最特別的地方。

陳桂林的妻子小菊(張申英飾)因無法忍受貧苦的生活而離家出走,投向賣假藥的有錢商人懷抱,而這部電影的主軸圍繞在小元(陳桂林女兒)的監護權協議,只要陳桂林在法院開庭前買到一架鋼琴,就能夠獲得小元的扶養權。而陳桂林為了達成目的,想盡辦法向以前煉鋼廠的哥兒們借錢,沒料到人情冷暖,他們不是婉拒要求,就是因這些工人朋友們的處境,實在無法提供援助。因此,陳桂林在走投無路的情況下,先是用木板畫了一個彈不出聲的紙鋼琴,接著召集眾人到學校偷鋼琴,最後甚至異想天開地想要自己造一架用鋼骨做的琴。

 
雙方談判離婚時的情境,導演以背景屋頂的完整性暗喻女兒往後的生活是否能遮風避雨。
(圖片來源/YouTube截圖)

 

超現實的 幽默

電影的整體手法可說是在「苦中作樂」,描寫現代東北勞工面臨著工廠轉型的命運,以前的兄弟麻吉們被迫當全職混混、豬肉廠老闆和江湖老大等,這些老工業區底層民眾的形象,在片中刻畫地相當鮮明。雖然他們的生活狀態並不樂觀,但導演選擇以幽默的手法帶過,劇裡用人物的互相追趕和奔跑,帶過打架的衝突鏡頭;以有趣的情節來描寫平凡人民的無奈;當陳桂林困在妻離子散的低潮時,則運用獨自一人演奏手風琴的場景,對比現實的顛簸,讓觀眾感受到主角內心的沉重與苦悶。

在組織影片方面,導演張猛如同一般的黑色幽默作家,不合邏輯地將現實生活與幻想混雜在一起。全片每隔一段時間就插入超現實的歌舞表演,與之前的劇情連貫沒有太大的關係,並搭配不協調的場景(殺豬廠與煉鋼廠)以及人物誇張的歌唱表情,看起來更脫離現實、顯得荒誕又滑稽。這樣的表現手法雖十分新奇、也讓電影充滿矛盾的衝突感,然而,穿插歌舞演出的缺點為,不時地將觀眾拉到一個旁觀者的位置,讓情緒無法完全投入在電影的脈絡中。

 
穿著大紅洋裝的歌者與樂隊在廢棄的煉鋼廠裡高歌,看起來相當突兀。
(圖片來源/Google搜尋)

 

終將告別的 掙扎

陳桂林明白,若自己真能造出一架鋼琴,也無法挽回女兒即將被妻子接走的窘境,就像是主角跟他的工人朋友沒辦法改變煙囪將被炸毀的事實。劇中充斥著鋼鐵廢棄工廠與大煙囪的場景,煙囪為工業時代的象徵,原本是這一群人賴以生存的集體空間,如今卻要被迫拆除重建,等於是社會放棄了這些工人階級。電影中的這群小人物透過精神喊話與聯署簽名,企圖對抗政府的改革,然而這一切的反抗卻抵擋不住時代的變遷,他們只好無奈地對終將告別事物,說聲「再見」。

《鋼的琴》為勞動階層的真實寫照,導演張猛以製作鋼琴為隱喻,描寫個人力量的徒勞無功,光是造鋼琴本身即為一件荒謬的事,即便主角後來找到廢棄工廠做零件、召集眾人不計酬勞地趕工,依舊無法贏過妻子所投靠的有錢商人。這個賣假藥的商人從頭到尾都沒有在電影裡露面,但卻是推展整個劇情的動力,暗指著資本主義思想的到來對低層人民的壓力,間接透露個人即使盡了所有努力,仍然為一種毫無希望的掙扎。 


主角與一群好友在高處遠望著舊工廠的煙囪被炸毀。(圖片來源/Google搜尋)

 

擁有金錢的 成功

電影用喜劇的手法講述失業工人的處境,在角色設定上,對這些小人物的描寫是肯定的,畢竟他們有些積極的作為,且對於現況也抱持著接受的態度。然而現實生活總是會不如人意,陳桂林轉型後投入的職業(婚喪樂隊)依舊是個近乎沒落的產業;對比片中賣假藥的商人投機致富,卻可以提供小元一個學習鋼琴的好環境。

社會上有財力的人變成領導階級,反觀勞工們無法向上層流動,電影點出了當前中國社會面臨的議題。在發展經濟為首要目標的情況下,大量城鄉勞工遭遇舊工廠的淘汰、國有企業的改革讓原本積蓄少的人更加貧窮、既有的集體生活也被迫解體。

在混亂的秩序下,似乎有錢的人就能掌握先機,能夠一舉鹹魚翻身,金錢成為社會上用來衡量人的價值標準。如同電影一開始描述的情境,親友們一聽到陳桂林要來借錢,便用盡各種藉口搪塞與躲避,甚至攀爬到高塔上不願下來,誇張地表現主角失敗的事實。

劇中陳桂林費盡心思地想讓女兒擁有一架真正的鋼琴,希望她成為一個音樂家。讓自己的小孩學鋼琴這類的西洋樂器,看似是平常的才藝,卻在不知不覺中表現出追求西方至上的觀念,而用心努力的目標,也是為了要展現另一個階級的生活方式與品味。而電影中勞工階級的再就業,為中國經濟發展的重要課題,這類涉及大環境下的情勢,無法單憑個人的力量扭轉命運,或許透過電影的幽默喜劇,能夠排遣一點內心的無奈與失意。

 
主角在發電廠的圍牆邊替葬禮演奏歌曲,靈棚的後方恰巧是兩座代表工業化的大煙囪,

諷刺大型國有企業的沒落。(圖片來源/YouTube網站)

記者 蔡雯琪
我是蔡雯琪也可以暱稱我為凱莉 出生在炎熱的台南  喜歡夏天 海邊和小吃 身材迷你  但平常會大吃 大笑 大打嗝          
記者 蔡雯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