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期

《娛樂至死》-娛樂媒體

介紹書中精彩內容 探討現今追求表像、歡樂 和激情的電視時代。

《娛樂至死》-娛樂媒體

文/ 呂伯芬  2007/10/28

 

 

 追求表象、微笑和激情的電視時代

 

乍看之下還以為又是為了迎合世俗大眾所發為文章的幽默創作,然而如此充滿幽默的書名,除了博君一笑外,也是作者藉以諷刺現今我們所處這個追求表象、歡樂和激情的電視時代。隨著科技的日新月異,電視的出現已漸漸取代以文字為敘述形式的「闡釋時代」,而無可避免的走向「演藝業時代」。

 

已故美國著名媒體文化評論家波茲曼(Neil Postman),在其經典著作《娛樂至死》一書中深入闡釋媒體如何影響人類世界關、價值觀的內在邏輯,雖其寫作背景為二十年前的美國社會,但就如政治大學新聞系教授馮建三在推薦序中所言:「這是在說二十一世紀的台灣電視嗎?不。是二十多年前的美國。」經典於此展現,不隨時間消逝而減低其對整體社會的貢獻。

 

 

 

波茲曼從歐威爾《一九八四》以及赫胥黎《美麗新世界》談起,認為人類會毀於自身所愛。如同赫胥黎預言人們會造就膚淺文化,滿腦子遲滯、糜爛和愚痴的念頭。就而對比現今電視娛樂時代所帶給人類的觀感,快速、淺白以及充滿戲劇化。雖然曾經身為教育工作者,不免讓人擔心全書又是冗長而枯燥的說教,然而細讀全文卻發現艱澀的話題在其書中讀來是流暢而透澈的。

 

全書分為前後兩部分,第一篇就媒體是甚麼給與定義。而第二篇則是針對當時美國電視新聞娛樂化提出真知灼見。他認為媒體除了是隱喻外,抑是一種知識論。並闡述印刷與公共論述的關係,藉以點出「近在眼前又遠在天邊的世界」—當空間已不再是資訊傳遞擺脫不了的限制。公共論述至此從過去經思考而後產生,事實與觀念前後一貫循序鋪陳,強調客觀、理性思考,並鼓舞各種具備嚴肅內容和邏輯調理,漸漸因電報、電視的出現而重新被定義。

 

波茲曼在書中提及:「電報讓無語境資訊成為合法資訊形式,資訊的價值不再寄託於它在社會、政治決策和行動中所發揮的作用,卻只在於它是不是新鮮、有趣又希奇。電報把資訊轉為一種商品,可以不顧其用途、意義而拿來買賣的東西。」這真的是二十年前的論述嗎?其所言似乎切中目前我們所處的台灣社會,把無關緊要的素材提升到新聞等級。

 

作者進一步解釋「日常生活接觸的新聞多半對於我們毫無作用,所含資訊雖讓我們有話題可聊,卻不會促成讓何有意義的行動。」電視媒體由為明顯,從第五十一頻道轉至第五十五頻道,二十四小時不間斷的電視新聞反覆播送許多新聞,火災、自殺、偷竊、戰爭,造成有如柯爾富基「到處是水卻無一滴可飲」的名句。眾多資訊只是洪水將大眾淹沒,卻沒有留下任何深刻的記憶。

 

而縱使產生反應,就如許多政論節目提供call in的作法,給與民眾抒發意見的管道,就如同作者強調一種無能的大循環:新聞媒體引道你書發種種意見,然而除了提供見解讓他們拿來當作新聞素材之外,這些問題你都無力改善。

 

而針對新聞、宗教、廣告以及教育躍上電視媒體,波茲曼利用第二篇章來陳述其看法,沒有激烈的措詞和批判,甚至公開稱讚電視螢光幕上最棒的就是垃圾節目,然而透過描述新聞娛樂化和只有娛樂才是新聞,呈現世界文化內涵的轉變。

 

波茲曼可以說讓讀者重新去認識所處的資訊社會,許多習以為常的概念被重新詮釋,而顛覆了長久以來的思考。每當電視新聞主播說:「好……現在我們來看……」我們總是能自動的快速跳脫上一則新聞的情境,而跟隨主播的導引進入下一則的內容。這似乎已經是個制式反應,不足為奇。但你可曾思考過零碎的資訊形式造就的是甚麼?事件全是獨立,和過去、未來以及其他事件都無關,連帶著促使我們越不能察覺謊言,逐漸喪失獨立判斷的能力。

 

針砭電視媒體,其實就是對於人類自我的反思。很多厭惡電視制級的人開始響應「關機運動」,然而波茲曼卻提出不同見解,他認為電視最高用途是播放垃圾娛樂;最糟用途就是吸收嚴肅論述,新聞、政治、科學、教育、商業、宗教,還把這些論述變成一套娛樂節目。也就是說在我們看來是低俗的肥皂劇反而對於人類無害,而那些自恃高品質、追求社會真實或者寓教於樂的節目,才是社會的一大威脅。

 

「問題不在大家看什麼,問題在於我們看電視,從如何看電視下手,才能找到解決方法。」

 

人類對於電視僅視為傳遞資訊的工具,並不特別針對資訊是甚麼作深入討論,以及資訊如何影響文化走向等課題進行深入探討,因此回歸最原點,究竟資訊是甚麼?波茲曼在此提醒大眾,其實二十世紀的人類與十八世紀啟蒙運動時的人類並一般探究真理,卻不知為何而探究。並且二十世紀後的人類更進一步受到新科技的箝制,甚至裹足不前,被動的接受「資訊」。

 

換句話說,深入、正確體查資訊的結構和效應,已經不再只是學者,抑或是媒體產業人士的職責,個人也應當滲入其中,惟有揭開媒體的神秘面紗,人才有希望掌握某種手段來控制電視抑或是其他任何媒體。

 

實現現今社會高聲疾呼的「耳聰目明的閱聽人」,然而就現今的台灣社會以及波茲曼所稱二十世紀的美國社會而言這條道路都著實漫長而充滿阻礙,電視媒體動態的聲光效果,在符合人類需求下產生卻也造就機器操控人性的怪異現象,就如波茲曼在全書所作的總結:「我們有必要理解媒體,理由就寫在《美麗新世界》最後篇章:讓書中人物感到痛苦的,並不是他們用發笑來取代思考,而是他們不明白自己為什麼發笑,還有為什麼自己不思考。」

記者 呂伯芬
我阿!既平凡又不平凡。不會武功,沒有特異功能;卻喜歡標新立異、天馬行空,跳躍性思考的功力無人能及,而矛盾 的性格,更是無人能出其右。簡單的說就是個無厘頭兼搞笑的好奇寶寶。   觀察路人是我的興趣、模仿他們更是我的樂趣。拒絕對「太陽底下沒有新鮮事」Say YES!一想到能發現社會不為人知之事,就情不自襟的想放聲大笑。   對於社會現象、女性意識、消費文化到流行文化的探討感到興奮和樂此不疲。總是不斷尋求新的角度來審視亦或是企圖挑戰目前所處的社會,   喜歡旅行,不甘心只是隻寶島上的孤鳥。不愛寂寞,喜歡熱鬧,世界對我來說是個刺激、冒險,充滿未知的遊樂園。從台灣出發經澳洲雪梨、LA、New York到德國,一步步串成的微笑符號象徵我對世界的期待,未來我當然還要不断走下去,去建立一個屬於我的小小版圖。     E-mail:iamjanice601@yahoo.com.tw               iamjanice601@gmail.com Blog:http://www.wretch.cc/blog/bubbles601
記者 呂伯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