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期

異樣眼光‧台北映象

當101成為大台北的代名詞,「一個台灣,兩個世界」的現象並不會就此消失。

異樣眼光‧台北映象

圖文/ 盧沛樺  2007/09/30

儘管「一個台灣,兩個世界」的議題不再發燒,並不表示台灣社會已是承平盛世。一提到台灣首善之都,台北,101大樓與信義計畫區是竄入腦海的第一道念頭,外地人看台北彷彿處處是金碧輝煌、瓊漿玉液的奢侈富貴;事實上卻不盡然。太多穿鑿附會的渲染,強勢的台北印象又掩蓋其他枝微末節,因此,且讓我,一名土生土長的台北人,訴說個人的生命體驗。

 

 

慎防宵小的陽台圍杆,阻擋來自惡勢力的侵略,也一併抹滅個人對藍天兀自發呆的機會。

 

闃黑的樓階,仰賴窗口迤邐而進的陽光。拾級而上,沾黏濕氣的霉味愈加跋扈,終至「入鮑魚之肆,久而不聞其臭」。

 

 

佈滿塵埃的房車、微傾的電線杆、閃爍的路燈、陳年的建築物,試問,究竟哪裡標誌著台北「新城市形象」?

 

充滿污漬的牆面,恣意停放的車輛,「延平北路六段」是離士林鬧區不到十分鐘車程的距離。

 

水桶任性的堆疊,躲在不起眼的一隅。誰說台北一定井然有序?

 

你只知道Jasons Super Market、City Super,和Cosco嗎?事實上,道地傳統的沿街擺攤,才是家庭主婦在台北的好去處。

 

滿手的提袋是踅完傳統市場一周的戰利品,更是家庭主婦滿足「大口」、「小口」的簡單幸福。

 

斑駁的公寓大門,推開,還會發出「唧…」一長聲;幾十年的老房子也是台北人溫暖的家。

 

市府「德政」下,台北市有寬敞而嶄新的人行步道;只是,拐幾個彎的巷道裡,路面依舊殘破。

 

「Bustle and hustle」,是大多數人對台北人的印象;但我則單單眷戀路邊電線杆的陰影,駐足流連。

 

 
記者 盧沛樺
盧沛樺 lovelove3forever@hotmail.com       愛鑽牛角尖地看問題,一向是我無法戒掉的壞習慣。總是在看見一件事物的表像後,開始思索其後面的寓意,卻又大多都投以悲觀的眼光,彷彿這世界有太多不公不義……,事實上,別人總是說我:「想太多」。     儘管所學是典型的傳播相關的知識體系,但我對於「社會學」的興趣卻不下於此。每當我仔細觀察人生百態以及社會現象,然後試著推敲與類比社會學大師的經典,總是能發現:無論時、空如何巨變,社會學大師就像參悟世事一般,字字句句為當代社會下了最精闢的注解。正因此,在寫作的過程中,我一樣喜歡從社會學的角度切入,看事件發生/存在的前因後果,試著從經典找出予以解釋的理由。     也許我並不熱愛寫作,但卻有支持我勤快寫作的理由,那便是檢視社會學理論與當代的關係,以及此過程中,我彷彿被醍醐灌頂的學習經驗。
記者 盧沛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