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期

《色.戒》—奠基於情慾的愛情圈套

即便出了戲院,仍舊沈浸在不能自己的悲傷當中,李安成功的將張愛玲筆下的歷史,用深刻強烈的「色」、隱晦卻敏感的「戒」,將你帶入那段令人惆悵的愛情悲劇當中…

《色.戒》—奠基於情慾的愛情圈套

文/ 賴奕如  2007/09/30

電影放映完畢,卻還深陷在最後一幕──易先生離開麥太太住過的客房,床上留下的皺摺,是他們相遇而起的波瀾,也是心中永遠抹不平的遺憾。
 
《色.戒》不是激情豪放的情慾片,更不是激進狂熱的愛國片,但這兩種元素在片中的確少不了。我很佩服湯唯,演活了身處亂世的上海女人,有智慧、有膽識,卻同樣愛情所苦;也很佩服梁朝偉,他已化身為老易,那個令人咬牙切齒的漢奸,但在麥太太面前,不過是個渴求愛的男人;我更佩服李安,看似溫文儒雅,卻用強烈的影像,將張愛玲筆下冷酷的故事化為感傷的悲劇,用他的深沈內斂,讓王佳芝與易先生壓抑的情感,觸動戲院裡每個觀眾,久久不能自己。
 
糾葛,始於愛國青年的衝動
 
故事始於這群戲劇社青年的愛國理想,他們天真的以為殺人和演戲一樣簡單。他們計畫讓王佳芝扮演麥太太,用美人計魅惑特務頭子易先生。花大錢在香港租洋房、縫製合身旗袍、扮演上流社會富家太太、不斷出現在富太太的牌局中,目的是接近易先生。龐大的開銷逐漸讓這群窮學生吃不消,為了加緊計畫進行,他們未和王桂芝討論,就私自決定讓她獻出貞操。
 
此時,一切似乎變了調,複雜又尷尬的氣氛瀰漫在這群青年中。直到易太太打電話通知麥太太要搬回上海,打亂整個計畫,也打亂王佳芝的人生──她的犧牲算什麼?錯愕、不甘,在她和易太太的對話中顯露無疑。再怎麼勸說也挽回不了,挽不回易先生和易太太,挽不回半途而廢的計畫,挽不回她的貞操,挽不回她和這群朋友的情誼
 
沒有成功刺殺易先生,但他們殺了替他們引見老易的中介人──曹先生,青年一人憤恨的一刀,看來像場鬧劇,這是原著中沒有的橋段。李安安排這群青年嚐到害怕,醒悟自己的幼稚無知──殺了人、傷了彼此,年輕的他們卻不知如何互相安慰。暑假結束,他們各自分散,一場鬧劇落幕,卻是另一齣悲劇的開始。
 
是麥太太,還是王桂芝?
 
王佳芝回到上海,堅持繼續唸書。刺殺計畫失敗、遭父親遺棄,王佳芝活得並不快樂,她淡然的表情,像是週遭的一切都與她無關。直到再次遇見鄺裕民,再次接受扮演麥太太的任務,她知道,這次不再是兒戲。
 
和易先生的第一場性愛,粗暴且痛苦,易先生只把麥太太當作洩慾工具,完事後,王佳芝卻露出一抹令人玩味的微笑──「事實是,每次跟老易在一起都像洗了個熱水澡,把積鬱都沖掉了,因為一切都有了個目的。」三年前,她是個丑角,積鬱三年的悶悶不樂,都因貼近易先生而改變。那抹微笑,或許因為易先生是她繼續活下去的唯一依靠;或許因為三年前的犧牲總算值得;或許,她是個獵人,已成功捕獲獵物—─老易。
 
原著中「到女人心裡的路通過陰道」,李安用接下來兩場性愛展現王佳芝與易先生的心境轉移與互動,兩人交纏的體位,再再說明情愫發酵,從最初易先生如強暴般、不信任的對待王佳芝,到易先生願意讓王佳芝掌握主導權,不只是王佳芝陷入這場愛情圈套,易先生也陷入了。
 
王佳芝成功扮演麥太太,穠纖合度的體態及勾人的眼神,每個男人都會掉入這場美人計。畫上妝穿上旗袍的麥太太,卸下妝穿上制服的王佳芝,看來很好分辨,但隨著和易先生的相處,她似乎已分辨不清自己究竟是麥太太或王佳芝。面貌可以不同,但心只有一顆,麥太太╱王佳芝的心已隨著那顆如鴿子蛋大小的鑽戒及易先生在那一刻堆滿的深情,牢牢落入她的敵人、那個特務頭子手中。
 
先生,身不由己的漢奸
 
在那樣混亂的時局下,易先生選擇當漢奸,遇到王佳芝以前,他也活得不快樂。她的出現,填滿他心中某處空缺,在他嚴刑拷打落網的特工時,腦中想的竟是王佳芝,說明她在他心中不凡的的地位。那晚,王佳芝在日本酒館向他獻唱「天涯歌女」:
 
天涯呀海角覓呀覓知音
小妹妹唱歌郎奏琴
郎呀咱們倆是一條心
哎呀哎呀郎呀咱們倆是一條心
 
家山呀北望淚呀淚沾襟
小妹妹想郎直到今
郎呀患難之交恩愛深
哎呀哎呀郎呀患難之交恩愛深
 
人生呀誰不惜呀惜青春
小妹妹似線郎似針
郎呀穿在一起不離分
哎呀哎呀郎呀穿在一起不離分
 
王佳芝唱著,易先生顫抖,泛著淚光又帶點驚訝的神情,此刻他不再是殘酷冷面的特務頭子,也不是在外人面前扮演的好好先生,只是一個深受感動的男人。真情流露,這一幕的易先生令人動容。
 
戒不掉的「色」,躲不掉的「戒」
 
王佳芝與易先生,同樣沉溺在情慾中。皺眉相擁,他們彼此都知道將來會如何,對王佳芝來說,這場計畫的成敗,不是他死,就是她死;對易先生來說,麥太太不過是個沒有結果的情婦,他們都曉得,卻也躲不掉愛情佈設的陷阱。
 
「戒」是什麼?是鑽戒,也是圈套。一場刺殺戲碼,套住王佳芝、套住易先生、套住鄺裕民、也套住當初那群嘻笑打鬧的愛國青年。他們在複雜的關係中步步為營、各懷心機,殊不知在他們驚覺陷入太深前,一切已來不及。
 
懷抱理想的愛國青年,為了讓計畫成功,付出許多代價,付出他們之間的情誼、更付出美好青春。鄺裕民的愛國情操,讓他膽小不敢拉王佳芝一把,只能眼睜睜看著心儀的女人獻出貞操、獻出真心──「三年前你可以的,為什麼不?」在王佳芝催促他們找機會殺了易先生時,鄺裕民心疼的一吻已經太遲──她的身心不再屬於她自己。王佳芝設下圈套,套住自己;易先生愛上她的身體,也愛上了王佳芝。
 
刺殺事蹟敗露,這群愛國青年在礦場被處刑,同伴們哭喊、鄺裕民帶著歉意,王佳芝卻不迷惘、也不後悔,為了救所愛的男人一命,犧牲也足夠;易先生坐在王佳芝的房裡,撫著床,卻撫不平她在他心中的痕跡。十點鐘聲響起,行刑時間到了,老易像從夢中驚醒般,帶著遺憾與滿身落寞,步出曾帶給他美好的回憶中。
 
劇中人、看戲人,都為這場悲劇深深嘆息。
記者 賴奕如
  我是啤酒。 信箱:ekijojojo@gmail.com 也可以叫我賴奕如,可是我一定會愣一秒再回頭。 對申論題不太拿手,因為思考有時候很跳脫邏輯;要我寫自我介紹也很難,因為還在摸索自己。簡單來說,我是個情緒化的人,容易大笑,也容易大哭,連看蠟筆小新劇場版都會因為野原一家人的深厚感情而開始流眼淚擤鼻涕。生平最大的夢想就是希望世界和平。 沒有什麼特殊專長,但是喜歡安靜的觀察身邊事物,習慣關心生活周遭的大事小事。很愛看「一步一腳印」、「草地狀元」這類的節目,因為我覺得市井小民的生活是最多采多姿的。 雖然我現在是個平凡的學生,但是希望未來能夠闖蕩出一番不平凡,身為一個有志氣的大學生,我鼓勵大家不要被自己、被環境侷限住,總有一個地方,是你可以發揮所長,盡情實現夢想的!
記者 賴奕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