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期

《父女7日變》 我愛你們

這是一個現代社會很普遍的親子問題,父女的關係日久變差,現代父母為了讓孩子能有更好的生活品質而拼命工作,都疏忽了對孩子的關懷,父母單方面給予孩子金錢,就是對孩子好嗎? 我是想借這個故事,去探討現代社會的親子關係。

《父女7日變》 我愛你們

文/ 鄧詠兒  2007/09/30

從來沒有想過,能夠和自己的父母,或自己的孩子相處,是一件很寶貴的事情。有多久沒有和父母或和自己的孩子一起聊天,分享每一天所遇到的事情呢?不管內容是有趣還是枯燥,請相信,他們一定願意和你分享。
 

     

《父女7日變》是講述一個家庭的一對父女,小時候的女兒(新垣結衣飾演)總是對父親(館博飾演)說著長大後要嫁給他,但由於父親過於管束女兒,不善於言於的表達而令父女關係日漸疏遠,透過一場意外(吃了外婆給的桃子和電單意外),因兩個人的角色互換而更了解彼此。

 
生活上,父母每天要面對大大小小的挑戰和壓力,上司給予的壓力、同事之間相處的壓力、爭取升職的壓力,還有養妻育兒的壓力。劇中的父親川原恭一郎自問到:「什麼叫父親的存在感?」這麼多年來不斷重覆著同一件事,早上一大早起床去上班,晚上帶著疲憊的身軀回家;分期付款的房子,給妻子的家用,女兒的零用錢等等,相信這都是很多父親的心聲。女兒想要加零用錢,明白到父親對她的關懷時,內心總有很多話想跟父親說,想跟父親說一聲「謝謝」,但都沒讓父親知道。
 
在《父女7日變》一劇中,有很多這種父女之間的內心讀白,他們都不會互相的傾訴,就像我們現代生活中,遇到了疑慮,心中有很多話要跟父母或子女傾訴往往只會埋在心裏,一個字都不會跟對方說。總是很擔心對方的反應是不認同自己的取笑和負面的印象。
 
「難得的好心情總是給爸爸破壞」,是女主角小梅在劇中最常說的一句話。每當父親出現時遇到不愉快的事,都會把罪怪在父親的頭上。有沒有想過自己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想法?有沒有誤會父親呢?
 
《父》中,父女間已經兩年沒有說過話,每當兩人要交談事,父親都會不自覺地緊張起來,很期待和自己的女兒說話。一個家庭,父親和母親中一定有一個當白臉、一個當黑臉,而父親往往都是扮演黑臉,令我們對父親產生嚴肅、古板等刻板印象。
 
女兒不明白父親為何什麼事情都要限制她,像打工、逛街、談戀愛。我們總是覺得人生是自己的,為什麼不讓我自己好好的選擇?我們不怕跌倒,只是怕沒有嘗試的機會。
 
《父女7日變》是雷同電影《辣媽辣妹》互換角色劇情的一部日劇。兩部戲劇都用了滑稽、誇張的手法去演繹出母女或父女互換角色後所遇到的每一件事,生動有趣地表達出來,令整部劇情不會變得太嚴肅、過於沉悶。《父》劇中用了誇張、滑稽的手法去演繹出一對父女是如何進行溝通,在互換身軀後父親代替女兒約會時,會想一些方法令對方男孩討厭的舉動,如用餐時吃很多。為配合女高中生的形象,飾演女兒的館博都要裝出可愛,做一些只有女孩才會做的動作。而一直走玉女形象的新垣結衣,就要演繹出一個中年父親,一個大叔的行為動作。
 
每一天父女都要面對不同的挑戰,像父親公司的企劃案發生巨變,面對外遇的問題,下屬的家庭問題等等,而女兒的感情問題,和好友之間的友誼危機等等,令觀眾很期待劇情的發展,思考著如果是自己的話,又會如何去解決這些問題。
 
在互換身軀的過程中,父女間漸漸的了解對方,女兒發現,原來父親一直都很為自己著想,不敢多花一毛錢,為的是讓自己能過更富裕的生活。父親也明白到女兒其實很用功的唸書,有時候成績不好,不要只責怪女兒,因為她已經盡了自己的能力。
 
要建立友好的親子關係,就需要有良好的溝通。不要以為自己的事情就比較重要,一天工作下來已經很累,沒有時間和心情去聽孩子所遇到的事情,其實,每天給孩子15分鐘,也等於給自己15分鐘的時間去彼此了解,分享一天所遇到的事情。答應過對方的事情就要做到,不然長久下去,會把對方視為一個不守信用的人,因而關係漸漸的疏遠。不要只能存在你的想法,沒有孩子的想法,多去聆聽他們的心聲,分析事件的來龍去脈,支持他們的想法。
 
現實當中,我們不可能出現身份對調的情節,但站在他人的角度去多替別人著想是可以做到的。電影、電視劇出現的角色互換,只是令我們能有更大的想像空間,去深思現實中的我們,反省自我。
 
人生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當你還很小的時候,父母花了很多的時間,教你如何的拿筷子,用湯匙吃東西;教你如何的說話、走路…扶著你一步一步地走著,不怕你跌倒,只要你能夠重新的爬起來。不要以為你的父母什麼都懂,什麼都會,總有一天,他們會變老,忘東忘西的他們、吃飯時手不停在抖、把地方弄髒的他們,站也站不穩、走也走不動的他們。這時,正需要角色互換的你去扶著他們,陪他們一起走。就像劇中的外婆所給我們的啟示一樣,只要互相真心的關心對方,我們之間再沒有隔膜,幸福地過著每一天。
記者 鄧詠兒
  鄧詠兒 au6s.cts94@nctu.edu.tw 一直以來,我都很敬佩記者們,他們的筆就像是人民的嘴巴,他們的文章就像是人民的心聲。慢慢我也學會注意身邊所發生的事情,我比較關注民生方面的事,像那裡出現災情、那裡有人被搶劫、油價又漲了、原住民的權益問題等等。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會念傳播相關的科系,感覺這是一個很神聖的工作,我必須精準的報道每一件事。現在的我,學會如何去觀察、分析社會所發生的事,我可以運用我所學的,去幫助社會上被弱視的一群,告訴社會大眾他們的所需。
記者 鄧詠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