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期

政府結合觀光 推動影視基地概念

【記者曾偉旻/報導】因流星花園紅遍半邊天的F4,最近也延燒至鄰近的韓國、日本,因此政府延攬F4拍攝偶像劇 《在這裡等你》,並推出影像基地的概念,希望拍攝地點,藉由戲劇順水推舟,帶動觀光產業的發展。

政府結合觀光 推動影視基地概念

報導/ 曾偉旻  2007/09/30

韓國的濟州島因《大長今》而聲名大噪,而提到冬季戀歌就想起雪國之都--韓國,藉由戲劇帶動觀光,最不遺餘力的就是韓國。在韓國設有文化觀光部,相較於台灣將文化創意產業的責任分設於新聞局、工業局及文建會。我們如何效法韓國,更超越韓國呢?蘋果日報報導,新聞局結合公廣集團、交通部觀光局、農業委員會及各縣市資源,推動「影視基地」概念,首波武器是偶像劇《在這裡等你》,片中配合觀光局要求,將出現台北101大樓、故宮、日月潭、阿里山、玉山、墾丁、愛河、太魯閣八大景點,將觀光與偶像劇結合。觀光局邀集偶像團體F4,效法韓國、日本將觀光與影視結合的經驗,推動影視基地概念,年底時將推出《在這裡等你》,希望藉由F4超高的人氣及影響力,及偶像劇的炒作,吸引更多日韓等國的迷哥迷姐們,親臨台灣體驗偶像劇般的情景,並為台灣觀光業注入新的商機。

影視基地可研究 但條件尚未成熟
韓國政府大力扶植電影文化相關產業,為韓國發展影視文化立下了相當深厚的基礎 ,並且在拍攝過後,仍保存許多劇中場景,觀光客參觀時,可以回味劇中人物所發生的情節故事。此外,還可以親身體驗,宛如自己是劇中人物。韓國人在形象創造後,還懂得維持。反觀台灣卻持續走下坡。過去,台灣曾經是亞洲地區影視中心,在一、二十年前電影興盛的時期,每天至少有一部電影開拍,而今榮景不似以往。香港、韓國漸漸地取代台灣影視龍頭的地位。現在台灣國片市場還得由政府編列預算進行輔導,但卻是越輔導越向下倒。《色,戒》導演李安在受頒新聞局獎金時,還表示不敢收,要捐出來培植新進導演,台灣影視圈的悲哀可見一斑。

其實,台灣影視基地概念推動甚早,大家對於中影文化城也應該不陌生。中影文化城為早期台灣電視劇及電影古裝取景的中心位置,也是台灣的著名觀光景點之一。但隨著國片市場的沒落,好萊塢及香港、韓國等國電影,在台大行其道。去年二月間,中影文化城最後也因經營不善加上股權糾紛,吹起了熄燈號。因此,新聞局長謝志偉表示:影視基地可研究,但條件尚未成熟。

而 F4《在這裡等你》觀光偶像劇,台灣政府所即將推動的影視基地概念,結合觀光景點拍攝和景點延伸的想法。非由過去單一固定製作拍攝場景的片廠概念。要求台北 101大樓在內等八大景點必須入鏡,但若是沒有好的劇本串起這八大景點,空打偶像牌,效果恐怕不彰。惟有將台灣文化,輔以創意的行銷包裝,加上景點的產業化,透過現今最流行的文化創意產業三者相結合,才有機會在低靡的環境中,殺出一條血路。因此,景點的整體包裝,需要透過政府及民間企業一同與當地業者進行協商討論。如何共生共榮,將是台灣觀光業者所需共同面對的課題。

知名傳播製作人宋學維也表示:政府推動影視基地觀念相當良好,但對於新聞局長說明此概念尚未成熟的意見,宋學維卻認為:這些都只是托辭,一個政府若有心推動,加上觀光景點的搭配,都能成為最好的結合應用。政府的力量如何將其持續推動,才是政府角色彰顯與否的關鍵。 

偶像帶來的文化威力與商業影響力
打造台灣形象 由戲劇做起


韓劇在台大行其道,除了戲劇本身的實質獲利,透過電視、電影所傳達出的意象和價值觀,更不容忽視。韓劇傳達出韓國男性溫柔體貼,已非過往我們認知裡的喝酒打老婆的傳統韓國大男人模樣,藉由戲劇,韓國男性成功轉變形象。

而我們台灣的形象又是如何呢?中視《轉角遇到愛》中,秦朗 (羅志祥飾演) 是一 位來自台灣的小吃廚師,劇中的上海餐廳,更在該劇於上海播出後,聲名大噪,饕客絡繹不絕。而在劇中台灣蚵仔煎是詢問度最高的一項產品,不過該餐廳並沒有這項餐點,是為了劇情需要才加入台灣原汁原味的食品。由此可見,戲劇是會帶動相關產品的話題,不但勾起了大陸人的好奇,也吸引他們親臨拍攝的餐廳,體驗男女主角邂逅的浪漫情景。

F4《在這裡等你》一劇若成功引起話題討論的熱度後,最重要的還是建立並維持台灣形象,而非曇花一現的泡沫化現象,不讓韓流專美於前。因此,台流如何形成,形成後又如何繼續維持這股台流,將是政府與影視圈所持續面臨的問題。
  


七年前的《流星花園》可說是為台灣偶像劇立下了一個新典範。不但成功塑造了偶像團體 F4,也帶動了偶像代言相關產品的爆紅,大家都對於其拍攝場景中正大學美麗的景色也不陌生,成功帶來強大的商機,該校的詢問度也大大提升。在流星花園之後,台灣的戲劇也吹起了一股偶像劇風潮,而此風潮最近更也延燒至日本。

在這股風潮之後,台灣影視圈還有多大的競爭力呢?台灣戲劇拍攝成本,相較於日、韓 ,可說是小巫見大巫。日、韓投入大量的資金,拍攝量少質精的優質戲劇,每部日劇集數大約在十三集上下,若是反應熱烈,才會再加演一集特別版的故事,而韓劇也多不超過三十集。相較於日韓兩大戲劇輸出國,台灣戲劇可說是「歹戲拖棚」,反應熱烈就持續加演,但是如此粗製濫造的製作方式模式,卻將台灣戲劇文化推向平庸無內容的戲劇產製循環模式。

而成本只是戲劇映演的第一環,若沒有好的編劇,空有硬體設備,但卻沒有好的內容,沒有好的戲劇創意激盪,都沒有用。在影視基地之外,更需考慮的事整體環境的改善。
 

 

記者 曾偉旻
曾偉旻 E Mail:high221@gmail.com 我有一個新聞夢,一個新聞主播夢。這個夢要如何實踐,就是把握每一次採訪的經驗和每一次學習的機會。 電子報的應用不只是文字內容,聲音、影像的文本都是電子報的一環。因此,除了文字作品外,我會朝著影像或廣播聲音類型的作品發展,才能將電子報的特性發揮至極,也可將我的興趣和專長一一展露。 由於家母在啟智教養院工作的因素,在小時就接觸了許多歡喜兒,對於相關弱勢族群等相關議題,都相當感興趣。此外,我也熱愛去探索台灣原住民議題。我認為,我們不應當以文明都市人的角度進入部落,而是當以謙卑的心態去體會與理解原住民的智慧。 新聞工作何嘗不是如此?都是要以最客觀、最謙卑的態度去看待每一件事情,而非強勢主觀的詮釋。 在未來的新聞職場上,我希望自己能站穩一席之地,將所學發揮在新聞工作上。
記者 曾偉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