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期

從拍攝角度看《色‧戒》

【記者楊宇軒/專題報導】電影閉幕,院內燈光逐漸亮起,大家起身走出電影院,無不談論著「真的太好看了」、「好想再看一遍喔」、「不虧是李安導演拍的片」,很久沒看到一齣戲閉幕,觀眾反應如此熱烈,我想原因在於李安還原時代背景的用心與電影鋪陳的張力。

從拍攝角度看《色‧戒》

文/ 楊宇軒  2007/09/30

還原當代背景 一比一呈現

   

電影裡電車、街景、服裝、建築都把當代生活拍「活」了,真正捕捉到的「最真實」,其實是人心。

 

就讀傳播科技的我們常需處理影音媒體,當觸碰「過去」題材,往往遇到不少問題,例如場景、道具經歲月流逝不易尋獲。電影《色.戒》對於細節精雕細琢,從小地方突顯時代背景,導演李安說:「所有的尺寸都是真的,包括三輪車的車牌和牌照上的號碼。」

 

《色.戒》故事發生於民國二、三十年,正值中國對日抗戰的年代,蔣介石率領國民政府在重慶對抗日本入侵,汪精衛則另組國民政府與日本合作。清朝末年有不少外國人留在上海,對日抗戰爆發,日本掌握上海的政治經濟,留在中國的外國人失去勢力,電影刻意安排外國人排隊領糧票的場景。

 

女主角王佳芝平日喜歡看電影,李安連劇中電影中場休息播放的「大東亞民族合作共同對抗歐美侵略」宣傳廣告也細心著墨。其他諸如王佳芝離開上海的LV老行李箱、先生辦公桌、宣判王佳芝一夥大學生死刑密函印的孫中山照片,皆可見一斑。

 

腋毛 臉上細斑不刻意修飾

 

螢幕上演著男女主角激情床戲,易先生的唇吻過王佳芝腋下,此時坐在一旁的女友偷偷跟我說:「怎麼沒有刮腋毛啊?」(現今女孩習慣刮腋毛)、臉上清晰可見的細斑,表現當代化妝技巧不足、攝影機帶過咖啡杯留下的唇印(現今的口紅不掉色)、抹香水的畫面(現今的香水多為噴霧式),在在顯示時空背景的差異。

 

 

仔細觀察,可發現湯唯臉上的細斑。 圖片來源/雅虎奇摩電影

 

張愛玲小說裡描述易先生有幾分鼠相,為此梁朝偉拔去髮尖的頭髮,梳了一頭髮油。民國初年的官員走路有種特別步調,梁朝偉勤練走路,好幾回因自己感覺步調不對要求重新拍攝。

 

張愛玲描述先生有幾分鼠相,梁朝偉為此拔去髮尖頭髮。 圖片來源/雅虎奇摩電影

 

影格堆砌手法獨特、劇情驚奇 兩小時無冷場

 

除電影場景、器具精心打造,影格剪接與聲音搭配也看出李安的用心。隨著電影剪接設備進步,觀眾沉浸於劇情,不易察覺電影轉場,但在《色.戒》片頭,仔細觀看發現影片並不流暢,聲音往往在影片切換前結束,這些小地方為影片添加陳舊氣味。

 

色戒雖被美聯社批評過於冗長,但兩小時毫無冷場,劇情超乎想像。片頭一開始女主角走進咖啡館,服務生的親切與女主角的優雅,完全看不出他們正在進行可怕的謀殺行動。

 

故事帶回四年前,一群愛國戲劇社大學生,決定策劃一場謀殺漢奸易默成的行動,由王佳芝色誘易默成,進行殺害。毫無性經驗的王佳芝,該如何勾引易默成?他們安排「練習如何做愛」場景,令大家錯愕的是練習對象並非她心儀的鄺裕民,而是曾經嫖妓、有性經驗梁潤生。

 

先生的三場床戲也突破以往,當大家幻想、期待男女主角呈現好萊塢式的唯美性愛,卻被梁朝偉扯破湯唯旗袍的聲音驚醒。他用力扯住她的頭髮,拉起女主角往牆上一摔,並將她的雙手銬住,用皮帶抽打,讓觀眾震驚不已。第二、第三場性愛充滿高難度的姿勢,身體的抽動、神情的沉醉,讓色戒這部電影與色情片糾葛不清。

 

一枚戒指壞了國家大事? 

 

王佳芝為什麼會在最後關頭牽動情絲,最主要是她發現:「這個男人真心愛我。」

 

劇中先生行事拘謹小心,因為電影院太暗,他不看電影;儘管王佳芝使勁的勾引,他也不隨便進入不熟悉的環境。然而就在王佳芝唱了「天涯歌女」後,他對她解開心防。聯想王佳芝在先生車內久候不耐、等他上車忍不住抱怨的那段戲,先生脫口而出:「今天在車站抓到兩個搞特務的……血噴的我滿臉都是!」──他向她暴露了原應保密的工作內容,展現他對王佳芝的信任。

 

畫面帶回片頭,先生、太太、王佳芝跟她的牌友在牌桌上,太太抱怨:「上次那只火油鑽,不肯買給我現在該要多少錢了?火油鑽沒毛病的,漲到十幾兩、幾十兩金子一克拉,品芬還說火油鑽、粉紅鑽都是有價無市!先生笑答:「妳那只火油鑽十幾克拉,又不是鴿子蛋,戴在手上牌都打不動了。」然而先生卻送給王佳芝那枚鑽戒,她恍悟,眼前男人的這份愛遠超越鄺裕民的情意,鄺裕民將國家擺在愛情前面,雖然易默成最終判給王佳芝一群人死刑,在愛情與愛國之間,王佳芝一度以為易默成選擇了愛情。

 

抗日年代裡,無數青年學子為國家、理想灑熱血、壯烈犧牲,社會菁英相信領導人、當權者只相信自己。不論是抗日派的重慶政府,鼓吹青年學子灑熱血、除漢奸;還是親日派的南京政府,與大日本共建大東亞共榮圈,由這些當權者看來,這些舉動只洩露出兩個字,那就是──恐懼。

記者 楊宇軒
姓名:楊宇軒 介紹: 我的名字叫楊宇軒,大家都叫我笨嘴,因為我不太會講話,常惹女友生氣,她就罵我笨嘴,所以我的笨嘴外號就是這麼來的。在屏東鄉下長大的我,平常的休閒活動喜歡接近大自然,常常跟堂哥、同學到溪裡抓蝦、釣魚,所以平日關心的議題都較偏向環保、休閒。我常自娛為工具人,所謂的工具人包含很多項目:維修腳踏車、電腦、電燈、馬桶…..等。之所以有這方面的專長,奠基於小時候在爺爺家下田幫忙和高中常常到爸爸工地幫忙做工,也因此讓我瞭解到勞工階級的心聲。 照片:
記者 楊宇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