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期

Rock the World

【記者蔡昇峰 /專題報導】台灣樂團閃靈藉由參與美國Ozzfest搖滾祭替台灣向世界發聲。用搖滾樂真的能夠改變這個世界嗎?

Rock the World

文/ 蔡昇峰  2007/09/30

台灣本土黑金屬樂團閃靈應邀在歐美等地巡迴演唱兩個月,並特別替台灣發聲,以「用台灣名義加入聯合國」為訴求,希望美方能正視這個問題。這不但讓歐美的樂迷更了解台灣的現狀,並且能夠支持台灣,甚至登上美國主流媒體洛杉磯時報頭版。
 
《聲音與憤怒-搖滾樂可能改變世界嗎?》這本書其實我在逛書店的時候就發現了,只是當時都沒有什麼興趣和時間去翻它,直到最近閃靈的新聞出來,我才回想起有這麼一本書的存在,因為閃靈正是在用他們的音樂改變這個世界,正是這本書所探討的主題-搖滾與社會。
 
書中大致上是以年代作為區分,從1960年代的民歌、嬉皮、烏茲塔克反戰音樂祭,一直到近代U2樂團和電台司令 (Radiohead) 樂團的反全球化等,探討了許多搖滾樂與社會運動的關係。
 
1960年代,一個衝突不斷的年代,甘迺迪遇刺、金恩博士遭槍殺、越戰、校園言論自由運動…這些巨大的社會變化,讓當時的年輕人困惑重重,而60年代也正是貓王開創的搖滾樂風開始成熟的年代,因此這個年代是流行樂與社會議題有所互動的開端。像抗議歌手的「始祖」Bob Dylan;反對越戰、呼著「Make Love, Not War」口號的烏茲塔克音樂祭,都用針對年輕人處境而創造的搖滾樂,試圖挑逗他們的慾望及不滿。
 
到了1970年代,在英國崛起的龐克文化,標榜著DIY精神的音樂型態,以及對商業體制和政府的不滿,造就了性手槍(Sex Pistols)樂團和衝擊(The Clash)樂團。這些龐克搖滾樂團,以憤怒、猥褻、混亂為青少年發聲,反抗政府、標榜無政府主義,反抗大型音樂廠牌體制,反抗一切他們認為不合理的事。而在同一個年代,以雌雄同體、頹廢而華麗的服飾、誇張的濃妝…等裝扮出現的華麗搖滾(glam rock),則是對性解放及同性戀的議題,有了新的表達方式。
 
1980年代,將搖滾樂與政治結合最為成功的,大概就是搖滾對抗種族主義(Rock Against Racism,簡稱RAR)協會。RAR因為英國吉他之神Eric Clapton在酒後說出「讓英國維持白人純種(Keep Britain White)」而由英國社會主義工人黨人士成立,藉由舉辦大大小小的演唱會,以表達他們的理念,這也是後來慈善演唱會的原型。RAR同時也藉由發行專輯的方式向大眾宣傳,這可以說是搖滾史上第一張以政治為主題的專輯。而RAR也成為音樂界對政治介入的開端,影響了後來的「紅楔」(Red Wedge)組織,「紅楔」是由音樂人組成,希望藉由和工黨合作與建議,讓工黨更注重年輕人的政治利益、提出更符合年輕人需要的政策。但是在1987的選舉,工黨仍然未能打敗保守黨,「紅楔」也因此幾乎停止運作。
 
而到了1990年代,樂界關心的議題又更多元化,像是種族議題、人權問題、福利政策、教育政策、藥物問題、全球化、反戰…等,還有Rock the Vote(簡稱RTV)組織的成立。RTV是美國一個嘗試結合音樂與政治的非營利組織,也沒有黨派立場,鼓勵年輕人關心政治、參與投票。後來又把關心的議題擴大到環保、工資、教育、種族、性偏好…等議題上。
 
書中還提到比較最近的事件,像是911後一連串的慈善演唱會,但是參與這些慈善演唱的歌手樂手給人的感覺已經變質了,並不見得真正積極的為社會貢獻,而只是為了良好形象而參與,同時也讓樂迷有了「只要捐錢就是參與」的錯覺。
 
搖滾樂與大型音樂廠牌的之間的關係,在書中也不斷的被提到。搖滾樂一直以來標榜的,就是獨立、自主、反抗主流體制的精神,但是當一位搖滾歌手或搖滾樂團想要讓更多人聽到自己的聲音或者會了自己的荷包,卻又不得不依賴國際性的大型音樂廠牌,而樂手的創作就會被這些廠商干預,獨立的搖滾精神又會受到挑戰。
 
讀完這本書,我其實有一點小小的失望,因為這本書的描述人、事、時、地、物,大多發生在歐美,關注的焦點都在歐美的社會,雖然說搖滾樂是從美國開始發展的,但是這樣就欠缺其他角度的看法,像是許多音樂人關切的第三世界,或者台灣本土的狀況。其實台灣受到美國音樂的影響也滿深的,而台灣的政治環境也是相當的混亂,但是作者對台灣音樂界與政治、社會的一些互動、批判或影響並沒有著墨太多。
 
另外我覺得作者在書中大多是對人或事件的描述,並沒有太多的評論,有時候會覺得只是在看搖滾樂的歷史介紹,對於搖滾文化的形成與當時社會環境的關係,卻沒足夠的討論。像是英國龐克精神的形成,是和當時的高失業率有關,也因此當時的年輕人就只能往街頭表演、髮型、刺青、服飾…等方面發展,才有了所謂龐克的風潮與行為。
 
我們可以從這本書中看到過去的「rocker」們對社會的努力,也能夠這本書中,看到搖滾的精神,但是我們也能看到在夢想與現實中的掙扎,與對主流的屈服。搖滾樂可能改變世界嗎?我想這個問題沒有人能夠回答,也沒有標準的答案,但我覺得只要肯去努力,就算只是一個拿著吉他的少年,也是可以「Rock the World」,讓世界聽到你的聲音。
記者 蔡昇峰
國立交通大學傳播與科技系四年級,主修數位媒體學程。國中開始玩樂團一直到現在。跟記者比起來,更想當一個rocker,總覺得彈吉他比寫字容易。記者和rocker其實是相當不一樣的兩個身份,記者對於事情要有客觀的眼光,公正的評斷;rocker則是說幹就幹,相當主觀的想到什麼就說什麼。不過在這兩種截然不同的身份中試著取得一個平衡點,也許是一件有趣的事。
記者 蔡昇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