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期

別再耍機車! 交大車棚車道問題多

交大機車棚的位子總是不夠,環校機車道的地面總是癲頗,誰要解決?誰能解決?

別再耍機車! 交大車棚車道問題多

報導/ 賴奕如  2007/09/23

騎機車進入交大首先要經過有許多彎道、道路狹窄、路面又癲頗的環校機車道,別以為進了機車棚後就能安心的找個停車位停,然後悠閒的去上課,因為尋找車位才是最大的考驗。在研究所及大學部將近有一萬多人的交大校園裡,卻只有四座機車棚,停車位不多再加上有些車棚的位置接近教室,學生們為了方便而集中停在這些車棚;雨天時並非所有車棚都有遮蔽,設置在地下室的車棚會淹水,這時有天花板又不會積水的車棚是車主的第一選擇,但也導致了車棚承載超過負荷,總是擁擠不堪,是交大校園機車棚的最佳寫照。

車位供不應求  一位難求  

機車位的不足對於住在校外的交大學生來說,是每天都要經歷的頭痛事情。電物系的謝宗廷,就曾經花了二十分鐘找一個車位,在車棚繞了好幾圈,最後只好違規停車;機械所碩一的林岳賢,更曾經用了三十分鐘繞著車棚轉,最後是從停車間隙較大的機車中硬移出一個車位來。

交大的機車棚除了供交大師生使用之外,有時戴著新竹園區工作證的上班族也會前來停車,因為交大的環校車道與園區比鄰的優良位置,能讓這些上班族節省不少時間,於是他們也大喇喇的進駐機車棚。但是車位對學生來說已經不夠了,再加上校外人士的車輛,要車棚不爆滿也是難事,雖然校方有規定要在機車棚停車需先申請停車證,否則將會視同違規停車而拖吊,但是這樣的政策卻沒有嚴格執行,校外人士依舊佔據著車位,校方對於學生的抱怨似乎也沒有回應解決之道。

公德心才是解決車位問題的根本

駐警隊的陳先生說,雖然會定期拖吊違規停車的機車,但總是會有漏網之魚,而且每天出入車棚的機車這麼多,要嚴格把關對駐警隊來說也是種負擔。陳先生也說:「學校其實還有其他車棚啊!同學如果可以多走一些路去停比較遠的車棚,雖然不方便但是有車位,也不怕被人移車、被拖吊,而且要擴充車棚,很麻煩,要找地方、等興建完工等等,不是馬上就能解決的事情。」

機械所碩一的林岳賢認為,車位不足不是一、兩個人的事情,而是全體交大人的事。沒有機車證或是違規停車的人、以及為了找合法車位而將別人停好的機車移出停車格外的人,才是比擴充車棚更需要檢討改進的。同學若能將心比心,不要貪圖自己的方便而停在入口、車道,影響到車也影響到行人,品德才是解決車棚問題的根本,也能阻止因車位不足而違規停車的惡性循環。

車道問題 險象環生

除了車棚之外,環校機車道也衍生出了不少問題。過於狹窄的道路,加上坑坑洞洞的路面,以及車道兩旁過長的植物,都讓不少同學在車道發生或大或小的車禍。應數系三年級的徐嘉顥,因為一個下坡後需要急轉彎,但是因為車道過窄,躲避來車不及而撞上了牆壁,導致腳骨折以及身體多處擦傷,徐同學向教官室反應時,教官室的答覆竟然只是說那個路段有許多同學出車禍,同學自己要注意安全,小心騎車。但是這樣的叮嚀顯然對減少意外並無實質幫助。

電控系的龔沛峰,在某個雨天時因為車道上的水溝蓋而差點滑倒,雖然沒有造成傷害,但是也突顯出車道本身的設計不良,排水設備未經完善的考量,也未能產生良好的作用,在下大雨的日子裡,機車道的下坡部分總是會成為水鄉澤國。

校方始終不正視車道衍生問題 

S同學也曾因機車道的路面不平而出了車禍。當時路面積水,他為了閃避路上的石頭而騎上車道旁的土坡,再彎回來時就跌入了坑洞。他曾向當時的交大總務長林建正討論過機車道安全的相關事宜,林建正允諾路面過多坑洞的問題,會與機車道美化工程時一併處理,但是後來施工延宕,工程也只進行到車道兩旁的植栽,整地的部分卻完全沒有動工。

目前擔任第十一屆學聯會會長的焦佳弘,也多次向校方反應機車道的安全問題,雖然校方總是回答會改善機車道的路面不平,但截至目前為止,路面的癲頗還是嚴重影響到騎車同學的安危。焦佳弘表示,校方已允諾在中秋假期時進行路面整修的工程,希望這次校方不再只是口頭打發,而能實際執行允諾的工程,讓學生在返回校園時,真的能行駛在平穩的機車道上。

(記者 賴亦如/攝影)

記者 賴奕如
  我是啤酒。 信箱:ekijojojo@gmail.com 也可以叫我賴奕如,可是我一定會愣一秒再回頭。 對申論題不太拿手,因為思考有時候很跳脫邏輯;要我寫自我介紹也很難,因為還在摸索自己。簡單來說,我是個情緒化的人,容易大笑,也容易大哭,連看蠟筆小新劇場版都會因為野原一家人的深厚感情而開始流眼淚擤鼻涕。生平最大的夢想就是希望世界和平。 沒有什麼特殊專長,但是喜歡安靜的觀察身邊事物,習慣關心生活周遭的大事小事。很愛看「一步一腳印」、「草地狀元」這類的節目,因為我覺得市井小民的生活是最多采多姿的。 雖然我現在是個平凡的學生,但是希望未來能夠闖蕩出一番不平凡,身為一個有志氣的大學生,我鼓勵大家不要被自己、被環境侷限住,總有一個地方,是你可以發揮所長,盡情實現夢想的!
記者 賴奕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