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期

新國民運動 遊學風盛行

遊學形成一種風潮,深入探討這個流行趨勢。

新國民運動 遊學風盛行

文/ 鄭瑋津  2007/09/23

遊學,似乎成了一項新國民運動,每逢寒暑假便有許多人參加海外遊學,而其中又以美國為大宗,身邊的朋友也人人都講得出一段遊學經。經歷了兩次的遊學,也出了本書,本身對於這樣儼然成形的風潮有一些想法。

國際化=走出台灣

「國際化」是一個近代的趨勢,也是在普遍經濟、教育程度提升後受人矚目的焦點,而遊學似乎也在這股趨勢下茁壯,國外的確是一個使人國際化最好的場域,不論是英美、歐洲或是其他國家,都是由非台灣人所組成的環境,外在的薰陶加上自身心境的改變,確實會有往國際踏進一步的感覺。在台灣往往許多大學生都默默有種自滿的心態,認為教育程度高人一等,尤其是像前幾志願的大學生,遑論其他人,連我自己在出國前都有種微微的驕傲,或許是虛榮心作祟,也或許是因交大的這頂帽子戴在頭上,但走過美國幾所知名大學的草坪之後,頓時覺得自己十分渺小在這個地球村的時代,全世界要一起競爭,在我們滿足於自己的小小成就時,卻忽略了世界上的其他地方,有著許許多多跟我們一樣、比我們更強的人正在虛心努力,當台灣大學生翹課、打網路遊戲的時候,他們正在孜孜矻矻的學習著,而我們似乎如同井底之蛙般,只看到了我們頭頂的一小片天就以為是全世界,在台灣口口聲聲喊著要國際化,不如到國外走一趟來得踏實,更可以帶給人新的視野和更寬闊的心胸。

 一個月講一口流利英文?

提起為什麼要遊學?或是為什麼要讓小孩去遊學?相信許多人的答案都是要去「學英文」,不知道是我不夠努力還是其他因素,在我的認知當中,遊學一向不會學到什麼英文,語言是一種累積的產物,不會因為去了國外一、兩個月就講一口流利的英文,尤其遊學通常都是參加當地大學語言中心的課程,該課程是針對世界各地的外國人所設計的,台灣人不論是在文法或是發音,都算是英文不錯的國家,因此往往被聚集到最高階的班級,但即使這樣,課程對我們來說,還是不算太難,並且在這樣充滿外國人的班級,不只學不到正統的英文,可能還會學一口流利的台灣式英文或西班牙英文。
不過在這樣的情況下,還是有辦法增進些許的英文能力,既然是遊學,一定會有旅遊的機會,提起勇氣和外國人聊天、溝通,認識宿舍的大學同學、和賣場的店員攀談、跟公車上的乘客寒喧…仍然有許多方法來練習英文,為什麼用「練習」這個詞?因為這樣下來,英文還是不會進度神速,但在練習的過程中口語會逐漸熟練,對於講英文的勇氣和自信會逐漸上升,雖然不能學英文,這樣的練習環境也十分值得了。

 窮人如何遊學?

「遊學」往往帶給人一種要花很多錢的感覺,的確,大部分的情況是要花很多錢的,從學費、住宿費、餐費到機票、旅遊費用、買東西…,若非父母資助,鮮少學生能負擔這筆費用,但其實現今遊學種類多樣化,倒不一定家庭富裕才能玩得起,我有兩位朋友今年參加打工遊學,由於工作支付薪水、供餐,兩個女生只花了機票錢和代辦費,而他們在當地認識的一對情侶更一人帶了五千美金回台灣,我覺得這樣很好,富裕家庭有富裕的玩法,經濟不充裕的家庭也有自己的走法,端看那股決心和勇氣吧。

試著自己出走

而講到遊學就不得不提到台灣琳瑯滿目的遊學公司了,台灣不論是旅遊或是遊學都有一種跟團的風氣,請人把一切繁瑣事務辦妥似乎省事許多,但對我而言,雖省事卻也省去了更多的樂趣。從自己跟團的經驗和他人身上看了很多,遊學團等於是整團的台灣人一起出國,朝朝暮暮的與台灣人相處,除了國台語的訓練之外,又能得到什麼呢?或許是認識朋友吧,但這些事在台灣做得到,何必大老遠跑去國外講國語、交朋友?遊學團辦理好一切手續,訂定旅遊行程,請好遊覽車,甚至連用餐地點都安排好了,如此一來,少了自己找學校、辦簽證、定機票的學習過程,少了自己看地圖、問人的有趣經驗,甚至沒辦法搭地鐵、搭公車、找餐廳,這些都是可貴又難得的回憶及學習歷程,更是在國外最有趣的生活體驗,而遊學團把這一切的樂趣都剝奪之後,還要加收一筆代辦費,似乎極度不合理,所以自己試試吧,其實並沒有這麼難。

遊學去

最後,我其實十分贊成遊學這樣的活動,但必須在適當的年紀、適當的想法及適當的方式出走,我覺得大學生是最適合遊學的年紀,除了能夠獨立生活,更是懂得獨立思考及享受生命的年紀,這樣的半成熟個體到了國外才有辦法接受外在文化的衝擊及真正學習和適應生活,像我本身在十二、三歲就到加拿大遊學,我只依稀記得很好玩、尼加拉瀑布很漂亮、加拿大很漂亮,相對於去年的美國遊學,我體認到文化差異,並且真正融入當地生活,感覺是相差甚遠的。遊學更應具備相當大的自主性及動力,不應是由父母策劃或提議,而是在自己的意願下到國外走走,或許我把遊學塑造的太沉重,但這的確是一個不輕鬆的名詞,應該是在這樣的機會下接受外國文化的陶冶,學習所見視的大世界,並且把台灣帶進國際,而不是花錢去當大爺,因此心態和想法是很重要的。此外,遊學也該有適當的方式,走自己想走的路,去想去的地方,追求自己想得到的,選擇最適合自己的方式,遊學永遠不該是盲從,而該從心出發。
記者 鄭瑋津
目前就讀國立交通大學傳播與科技學系四年級,選擇數位媒體學程做為主修,對於攝影、2D/3D動畫、設計皆有些許涉獵,曾到台北之音及聯旭廣告公司實習,2007年六月出版《忘了帶大腦出門》一書。 喜歡旅遊,尤其是和好友一起走的自助旅行;也很喜歡藝術,不論是攝影、隨手塗鴉、電腦繪圖和動畫都可以玩得津津有味,對這個世界充滿好奇,天天想著許許多多的為什麼。在這個科技日新月異的時代,卻很過時地愛好紙製品,始終認為那些由1和0組合成的文字或圖像總有一天會消逝,只有緊握在手中的觸感才是真實。 關心議題:性別、流行文化、原住民族群、動物、環保、藝文。 我的部落格 我的書《忘了帶大腦出門》
記者 鄭瑋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