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期

東洋天后宇多田出輯《Exodus》 主流非主流

東洋流行天后宇多田,挑戰音樂文化性,首發《Exodus》進軍美國。

東洋天后宇多田出輯《Exodus》 主流非主流

文/ 江柏廷  2007/09/23

  

宇多田,這個原屬於東洋樂界,叱吒東洋音樂史近10年的名字,在站穩日本音樂市場後,選擇進軍美國挑戰另一項奇蹟。

宇多田近年在日本樂壇上擁有舉足輕重的影響力,在日本正式出道前,曾在美國發行過一張翻唱西方經典歌曲的專輯《Precious》,翻唱The Carpenters的Close to you等名曲。在他的日本輝煌戰績之下,很少人再回頭去評論他的這張專輯,因為這是嘗試性強烈的專輯,專輯詞曲版權不在他,也不是高成本的製作,所以大家並不嚴苛對待現實的成績問題;然而,當宇多田以更厲害、更全方位(宇多田包辦所有專輯詞曲創作及部分製作)的姿態於日本出道後,媒體開始引頸觀望這位美貌、實力、創作兼具的天后的下一步。果然,在日文專輯《First Love》、《Distance》、《Deep River》銷量全球逾1500萬、順利發行第一張輝煌精選《Utada Hikaru SINGLE COLLECTION VOL.1》後,他選擇面對自己過去在美國的歷史,發行一張全新創作英文大碟:《Exodus》。

「其實我擔心的不是這張專輯精緻性問題,而是身為一個東洋歌手,擁有一張東方面孔,能不能被西方主流市場接受。」因為宇多田已經將專業性、精緻度做了全方位的考量,因此談到最大擔憂,便仍需回歸到視覺上、文化上的差異性。幾位前輩如「Pink Lady」、松田聖子、久保田利伸、美夢成真的前車之鑑,也形成宇多田的壓力來源。評心而論,雖說這幾位日本巨星的音樂在當代都是極成功且具名氣的,就算是在當時沒有受到美國市場青睞,還有廣大日本市場撐持著,但是談到未來呢?尤其是一個藝人的形象,日本人打不進美國市場這件事實,對一位藝人的形象上會有多大的傷害,哪能忽視的了?所以宇多田步步為營,種種因素的考量部是有來由的,還好,這位百年一見的「平成歌姬」集百萬恩寵於一身,從小在美國求學的他,擁有一口流利的英文,可以幸運的免於日本人唱英文歌的口音之譏。

然後,很順利的,《Exodus》於2004年9月8日領先美國於日本上市,媒體上大肆報導這張專輯在日本英文唱片史上的成功:【日本首週飆破銷售紀錄,超越95年瑪麗亞凱莉銷售紀錄、創下16年來公信榜專輯、單曲雙料冠軍】,很明顯的,這張專輯的銷售上展現了日本民族的團結性,也讓宇多田進軍美國前獲得初步的勝利。但是,這不是美國成績,是日本人愛用國貨、展現民族性之下的成績。當然,宇多田對這張專輯注入的心血,也不能少算一份,除了與父親宇多田照實聯手擔任專輯製作,更做足了事前的宣傳功課。像是在雅典奧運《Unity》大碟中初試啼聲,與西方樂界好手史汀、艾薇兒等人齊頭並坐,更網羅美國嘻哈界大老Timbaland為專輯操刀,種種團隊背景與新聞性,都十足的西方化。看來宇多田的前進西方計畫,應該很是平步青雲才對。

2004年10月4日,這位被譽為「日本布蘭妮」的天后要以新人之姿挑戰美國,第一張創作英文專輯《Exodus》正式在美國發行。首波主打〝Easy Breezy〞在各大傳媒強烈播放,這是一首輕快的歌曲,跳脫以往宇多田首波主打單曲的形式。走的既不是第一張專輯同名主打〝First Love〞的K歌抒情路線、《Distance》中〝Can You Keep a Secret〞的輕電子舞曲風、也非《Deep River》中畫面感十足的中慢版〝Sakuraドロップス〞,〝Easy Breezy〞除了在歌詞中吐露自己身為日本人,與美國人的純純愛戀之外,也巧妙運用副歌歌詞“you're easy breezy and I'm Japaneesy”宣示日本人的身分。很直接的說,這首歌是《Exodus》中,主流成分較高的歌曲,這首歌受到日本Tokyo FM電台節目製作人森田太高度讚賞,認為要是瑪丹娜聽了宇多田光的新歌一定既羨慕又嫉妒。但是值得注意的是,宇多田在這首單曲的MV中,突破性化上大濃妝,穿著低胸裝入鏡,這種嘗試與他所擔心的賣點不謀而合。然而,儘管在外型上有所突破,還是有美國樂評認為他不夠性感艷麗。當然,外觀上尺度有個人準則上的問題,無法立下定論,不妨繼續討論他的第二波主打〝Devil Inside〞。這是一首鮮見的音樂嘗試,電子感十足,不能在KTV天馬行空地飆高音,也非典型舞曲形式。由此可見宇多田的音樂嘗試企圖有多猛烈,創作時他可能暫且忘了票房這回事!因為嚴格說來,這真的不是首好聽的歌,這還只是保守的說法。在台灣芭樂歌曲掛帥的音樂市場裡,這首歌可能負評滿天飛,只因為他不琅琅上口,又不好一聽上癮,只能說它太前衛、太磅礡、有著前所未有的音樂性!

專輯中同名單曲《Exodus 0'4》是相當令人喜愛的一首歌曲,除了歌詞充滿對西方世界的嚮往外,也對父親等友人進行一番告白。儘管可能走錯西進這一步,儘管猶疑,但一切正在進行中,飽滿的勇氣與氣度也相當適合這位挑戰自己的天后,宇多田甚至不落俗套的使用中東味十足的編曲,每一個小細節,都足見宇多田不想與人一般見識的企圖心,這是第三波主打。提到整張專輯中最禁忌、尺度最寬的歌曲,就不能不提到〝The Workout〞:“So I showed him how people in the far east get down/Push it up,put it down/Pull it up,pull it down/Keep it up,keep it down/Now put me down/...What a workout/”,性暗示十足的歌詞,連他的日本鄉親父老都要瞠目結舌了。還有號召另類搖滾團Mars Volta鼓手Jon Theodore為〝Kremlin Dusk〞獻出的花式鼓技,展現非凡的起承轉合,更勝之前宇多田在《Deep River》中某些歌曲前慢後快的節奏安排。〝Animato〞中宇多田寫出對音樂型態的執著,可能料想前進西方這是種艱難任務,只求自我滿足快意即可。最後整張專輯在宇多田小試吉他身手的〝About me〞輕柔旋律中畫下句點,強烈的感情不在話下,整張專輯豐厚的概念也完整表達,宇多田在這張專輯中展現極強烈的表現慾望。

前言至此,且來看看宇多田的單曲排行究竟如何,〝Easy Breezy〞首週Billboard舞曲單曲榜第9名,〝Devil Inside〞也曾有第1名的成績,但是整張專輯的銷售上,《Exodus》第一個禮拜專輯榜名列第160順位,第二週便摔出榜外。這很顯然跌破了所有日本人的期待與激賞,不過卻沒有跌破所有人的眼鏡!因為Billboard舞曲榜的成績並不能與專輯銷售成正比,畢竟美國當代至尊天后瑪丹娜也曾在舞曲單曲榜中敗給新加坡福音歌手何耀珊的〝Where Did Love Go〞一曲,然而他們的銷售量馬上可以高下立判。宇多田很明顯的也走上這樣一步,很殘忍的,全球126萬張的銷售量,其中歐美國家的銷售量僅有幾萬張,宇多田嘗到前所未有的敗績。有人歸咎於他迫切的想要融入美國音樂元素,創作出不適合自己風格的歌曲:太美式、太誇大,以至於美國銷量失利。但是說慘也不至於,因為宇多田早先聲明,這是張介紹性的專輯,他想把自己同時受美日薰陶的音樂想法介紹給美國,他不要全然的美國化,他仍是個日本人,同一張臉孔,唱的是屬於自己的歌,他要以此引薦自己,他說:北歐有個碧玉,唱著空靈非主流的歌曲,日本則有個Utada宇多田,《Exodus》甚至受到英國國寶級天王Elton John的高度激賞,肯定他在音樂上的多變與獨創性。

說宇多田沒有因為前進美國改變自己是不可能的,除了前所未有的打扮之外,音樂上加入美國流行元素,更是無可否認,但是至少宇多田的基本風格與堅持仍在。他熱愛挑戰的本質使這張專輯不僅僅有美式元素,還有東洋、中東等令人驚艷的嘗試,歌詞時而辛辣大膽,卻也不乏真誠細膩之作。若要說值得非議的,便是因為宇多田熱愛挑戰造成的反效果,這張專輯元素太豐厚,前衛過了頭,這對宇多田本身應該不成問題,因為他本持著介紹音樂這單純的信念;然而反映在銷售上,就不是這麼一回事了,前衛或許是主流樂界推崇的,但那些過度前衛、尚未有名氣、不幸運的,就只配擁有非主流的銷量。所以儘管宇多田推出《Exodus》之前,耗資大成本進行主流媒體、平面、大眾宣傳,與主流好手攜手合作,音樂本質上卻使銷量悄悄的逆流。雖然我們常說四海一家,音樂交流程度也不及種族之間殘酷嗜血來的分歧,但是某些現實確實存在,也是不爭的事實;然而,宇多田總是值得讚賞的,他本持初衷看待銷量,仍持續的、不斷的突破音樂性,這也許才是近年來,許多對於西方音樂市場有興趣的巨星歌手們,當有的心理建設。身為一個有思想的音樂工作者,不斷挑戰再挑戰之餘,還需不斷提醒自己:音樂是做給自己開心微笑的,有知音當然好極了,但不要為了別人改變初衷,更何況是另一文化的別人。

記者 江柏廷
  我是傳播與科技學系的江柏廷,目前大三,走的是理論研究的學群,我喜歡文字分享這件事,所以希望在這門電子報課程中,學到怎樣使用不同文字風格,來表達各種概念及心裡的所感所想。  我比較關心及了解的領域是娛樂圈的消息,像是樂評以及影評,這些都是我很喜歡嘗試的寫作方向,因為任何一個音樂者或是影像工作者,都是淬煉極久的內涵及心血,才成就出屬於自己的作品及風格(尤其是非主流這一塊),這些對我說來別具意義。 未來希望能著手需要深入採訪、分析的電子報形式,這是除了我過去習慣的發表感想之外,更能培養獨立思考能力的機會。另外關於我寫作的特點:因為不想使用過平凡安全、誰都能說出的話,所以可能有較直接的字眼,只為讓意思能深刻表達,僅此而已。   E-mail:larry830kimo@yahoo.com.tw MSN:larry830kimo@hotmail.com  
記者 江柏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