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期

《練習曲》 譜出夢想的交響樂

夢想並非遙不可及,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練習曲》

《練習曲》 譜出夢想的交響樂

文/ 謝甄芳  2007/09/23

國際環保意識抬頭,今年中秋鼓勵不烤肉,取而代之的,是一股單車瘋潮。915才剛結束的「國際無車日」,緊接著又是922的「國際單車日」,而中華民國癌友新生協會,也在中秋節前夕趕上這場盛會,號召癌友及志工騎鐵馬遊花東,藉由這項活動,鼓勵癌友以輕鬆、健康的心情對抗疾病。

中秋不烤肉 騎單車

 

 

騎著單車環島,其實並不是一項新的運動,卻在近年來有如雨後春筍般蔓延開來,越來越多人暫時放下手邊的工作,驅車體驗台灣之美。大部分的人從小生活在這四面環海的台灣,卻不常見到藍色的海。抬頭望只見灰濛濛的天。傍晚時,勉強在高樓大廈的縫隙間,看到幾分餘暉。

九月十九剛上市發行的電影《練習曲》DVD,正是一部關於騎單車環島旅行的故事。二十出頭的年紀,大學尚未畢業,片中扮演聽障青年的主角陳相明,背著吉他和行囊,一路上靠著陌生人的幫助,完成了七天六夜的旅行。小小的台灣,精緻地剛好可以由單車來完成環島的活動,沒有污染的負擔,也讓自己以最無包袱的方式親近海洋及美景。

 若沒有機會、沒有時間親自體驗一趟環島旅程,不妨坐下來,欣賞一部一百分鐘環島旅行的電影,或許是不錯的其次之選。

 練習曲效應 有夢就追

 

由《悲情城市》資深攝影陳懷恩自編自導的作品《練習曲》,於今年四月底上映,播映之初頗受好評,目前台北票房累計約八百八十萬左右。

電影劇情描述一位大學四年級尚未畢業的聽障青年陳相明,從家鄉高雄出發,以逆時針方向環島的故事。姑且不論沿途海岸的美景,一路上伴隨的人事物,不論是來自立陶宛的女孩、載著抗議婦女的司機、一起躲避警察的塗鴉青年,或是家鄉的阿公阿嬤……一切皆隱約透露出導演對於台灣這塊土地的檢視和愛戀。

翻拍自電影官方網站

 

就像主角環島旅行一樣,陳懷恩導演從最簡單的場記、攝影師,一步一步完成自己拍攝電影的夢想,彷彿將自己投射到主角身上,每一天都踩著夢想的腳踏板前進。
片中主角曾在別人詢問他為何不上課反而請假環島時,他回答:「有些事現在不做,一輩子都不會做了」。回顧自己的過往,曾經為自己做了些什麼?所以,陳懷恩選擇在四十五歲之際,完成了他人生的夢想。

台灣的美麗與哀愁

電影中,台灣的海岸,美的不像話,美的讓你想立刻動身啟程,帶著些許歷史的憂傷和未來的希望。
或許是我們親眼看,也不如透過陳懷恩攝影機看的美,更或許搭配上那些真摯的故事,才能編織出這樣美麗的風景。你從不會知道這麼美的海洋,原來就在你的身邊;最好的朋友,原來是擦身而過,拔刀相助的陌生人。一千多公里的海岸線,環繞在我們生活之地的周圍,然而它卻漸漸在消退中。曾經美麗的風景,因著人工造物而憂傷腐敗,海邊木麻黃枯萎的辛酸只有海浪知道。曾經年少動人的成衣廠女工,因著工廠倒閉老闆出走而失去唯一的工作,只好讓青春年華隨著工廠漸漸老去。

故事持續進行著…

 

翻拍自《練習曲》DVD  故事的進行由旅程的第二天開始,也就是在太麻里的日出,象徵一切的開始。來到花蓮海岸,遇見來自立陶宛的女孩Ruta,雖然一個語言不通,一個耳朵聽不到,但是微笑的符號是最通行的話語。來到林口,遇見海邊野餐的一家人,訴說著兒時記憶的父親。來到台中塭寮,遇見堤岸旁噴畫塗鴉的少年。來到北火電廠,遊覽車司機和抗議女工之間的辛酸和豁達。媽祖繞境,從阿公阿嬤的身上看到信仰的感動。劇情中的人物,都好像似曾相似,彷彿曾經與我們擦身而過。每段風景,都好像曾經在哪裡見過。

 

每個人都有夢想,但《練習曲》將這份夢想,與腳下的土地結合,電影中每個人的故事,都是一段特別的際遇和回憶,伴隨著不同的風景,交織出這塊土地的生命樂章,這也是屬於生活在這片土地上每一個人的記憶。
電影的尾聲,時間則回溯到第一天的啟程,導演蓄意的安排,彷彿讓人置身於循環的旅途中,就像永無止盡的海岸線,徜徉出永無止盡的家鄉眷戀。
 或許故事情節沒有好萊塢電影般的緊湊精彩,也沒有華麗的卡司和動畫,甚至有人會認為故事的矯情。但,這股精神最終是值得讚賞的。在欣賞這部片的時候,如果心中燃起一股淡淡的熟悉和讚嘆,那麼我想這就值得了。

太平洋的風一直在吹

尾聲,台灣民歌之父胡德夫就在畫面中彈奏起太平洋的風。
節錄自《太平洋的風》歌詞:
舞影婆娑 在遼闊無際的海洋
攀落滑動 在千古的峰臺和平野
吹上山吹落山 吹進了美麗的山谷
太平洋的風一直在吹

最早母親的感覺
最早的一份覺醒

吹動無數的孤兒船帆 領過寧靜的港灣
穿梭著美麗的海峽上 吹上延綿無窮的海岸
吹著你 吹著我 吹生命草原的歌啊
太平洋的風一直在吹
太平洋的風一直在吹,只是我們未曾去細細體會;每個人都有夢想,只要我們勇敢去追求!
 
記者 謝甄芳
名字:謝甄芳 喜歡:電影、音樂、創意、設計、影像、收集垃圾。 好奇:消費文化、社會學、兩性議題。 從小國文不好,對作文很沒信心,所以在生涯規劃裡從來沒出現過「記者」兩個字,結果竟然莫名其妙念了傳播。然而,卻喜歡上了傳播的廣納和變化多端,於是開始覺得人生沒有什麼既定的道理,重要的是去學習和體驗。 從小就討厭和大家一樣!所以每當知道世界上其他地方有人正在從事特別或有趣的事情或工作時,我會興奮不已!因為我相信「You Learn Everything, and then forget everything. Finally, you will find yourself.」
記者 謝甄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