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期

海外遊學 學生度過充實暑期生活

很多人會選擇利用暑期長假去海外遊學,學習語言、增廣見聞。 三位交大不同科系的女同學,不同地方的遊學經驗,不同文化的差異。

海外遊學 學生度過充實暑期生活

文/ 吳念慈  2007/09/23

很多的學生會選擇利用暑假的時間,到國外去遊學、旅遊。全球化的趨勢,使得近年來發展出許多遊學代辦機構,海外遊學、打工旅遊、交換學生、進修課程,都相當普遍,而這也開啟了學習、體驗不同文化的另一扇大門。

國立交通大學電資學士班李姿慧,今天暑假就前往美國UIUC(University of Illinois at Urbana-Champaign)伊利諾大學香檳分校,念電機資訊相關課程。李姿慧認為美國在教育體制上,對課程規劃很有系統:第一堂課就發下整學期每次上課的進度表,課程安排不是一、三、五各一節,就是二、四各一節,每次只有一節課(比方說一門三學分的課,分別在週一、三、五各排一堂課,如此學生比較不會疲乏,教授也不會閒話家常),但內容相當充實;教授們很重視office hour(教授會在辦公室,等學生們去找他討論)。

在食物方面,美國人偏向於簡單方便,可以選擇的種類不算多,尤其是跟台灣的小吃文化相比。李姿慧表示大啖美食是自己每天生活中的一大重點,她不喜歡美國快速便利的微波食品,也不愛美式的漢堡、熱狗;李姿慧說,在宿舍的晚上,她都會不時的利用網路,去逛PTT(BBS-台大批踢踢實業坊)美食版,想念新竹市區的生魚片蓋飯,清夜(國立清華大學對面 著名的宵夜街)的鐵板燒、魯味、抓餅,以及台灣各地各式各樣的小吃。看的到卻吃不到,讓她在美國熬了無數個難以入眠的夜晚。

求學階段中,英文程度一直很好的李姿慧,到了美國,也變成「有耳無嘴的囝仔人」,尚未適應的口音和腔調,成為她與人溝通時的阻礙。時常和同學坐在交誼廳裡卻不參與話題,她只能把這些茶餘飯後的談天話題,當作是一種聽力訓練。在平日的相處下,李姿慧覺得美國的人,在想法、觀念上比較樂觀、開朗,很多人都有著「生活的快樂最重要」這樣的想法。
美國是一個民族的大鎔爐,很多不同語系、不同文化的人共同生活在一起,「文化比較相似的人容易打成一片、走在一起,這不是刻意分化,而是一種發自原鄉親切感的群聚效應吧!」李姿慧認為,生活在美國的人種類太多,儘管觀念是很開放、包容,不過仍存在一些排斥黑人或同性戀者的人,並不是真的包容到天下太平的境界。

李姿慧也表示美國人將社交活動看作是相當重要的一部分,有些人組成兄弟會、姊妹會,有些組成社團舉辦活動,目的都是增加大家相互接觸的機會,晚上喜歡三五好友去酒吧喝酒、聊天,星期五、六留給party活動,星期天通常待在家裡休養生息。美國的文化,讓他們的酒吧沒有被貼上不良場所的標籤,所有的人平常都會去酒吧聊天、放鬆心情,完全融入當地文化的李姿慧也不例外,她開玩笑的說:「到酒吧喝酒聊天,是練習開口說英文的最佳時機」。

另外,國立交通大學管理科學系,兩位同班同寢的同學-翁久茹、劉郁雯,在今年暑假期間,也分別去了美國、英國遊學。翁久茹到美國加州史丹佛大學(Stanford University)當了一個多月的學生,在那裡每天早上有固定的課程,下午則有不同性質的活動,有時是戲劇觀賞,有時是參觀公司,有時候則是去安養院當義工。

翁久茹表示,她到美國遊學主要的目的是學習英文、多練習開口說,固定課程的內容並不是她想學習的重點,反而是下午的活動比較吸引她。活動中除了可以與同團去遊學的其他學生,有更多的互動之外,還可以接觸到許多不同的人,翁久茹說:「印象最深刻的是有一次搭車,旁邊坐著一個陌生人,但她卻很親切的跟我聊天」。食物方面,美國幾乎沒有路邊攤,對翁久茹來說,是有別於台灣的特殊現象,她覺得相對之下,美國吃的很貴、反而衣服便宜。在美國餐餐都可見馬鈴薯,翁久茹說:「那裡『垃圾食物』很多。相較於近年來台灣的輕食主義,美國的食物熱量都很高」。

翁久茹覺得美國的學生比較幸福,因為高二以後,就可以依興趣選定自己未來的方向,相較於台灣填鴨式的教育,美國比較重興趣取向、重創意、重自由發展;美國的大學教授很少講課給學生聽,教授不會一個人唱獨角戲,而是經由討論的方式進行教學-學生要在課前預習、課堂中討論、課後再做相關作業或報告,所以美國大學生的課業壓力是相當重的。翁久茹在美國的課程中,曾做了一個小型的抽樣調查,調查結果指出,「美國的大學生有一半以上,聽過他們的同學因壓力大而使用非法藥物,其中的壓力,多半都來自於課業方面。」

相較於壓力大、節奏快的美國,劉郁雯在英格蘭和蘇格蘭的遊學經驗,顯得愜意許多。劉郁雯說:「那裡的人很愛以腳踏車作為交通工具,他們沒什麼夜生活,沒有宵夜的習慣,大都早早就睡了;他們吃的很簡單、很愛喝茶,特別的是-他們的tea指的就是奶茶,沒有我們所謂的milk tea。」不同於李姿慧與翁久茹的是,劉郁雯不是住在學校宿舍,而是住當地的寄宿家庭。劉郁雯認為住寄宿家庭的好處-只能且必須一直說英文,跟道地的英國人一起生活,更能了解當地文化。劉郁雯表示,遊學回來後英文並不是進步很多,但是學會「敢講」、也增廣見聞,認識很多不同國籍的人。

遊學是一個很有趣的經驗,也是社會競爭與全球化趨勢所導致的結果。越來越多國內的大學生、研究生,甚至是他們的家長,都覺得在台灣念到學士、碩士還不夠,應該要出去看看這個世界,學習更多的東西,自我增值提升競爭力。在台灣高中考大學考研究所甚至出國遊學、留學,好像變成了既定的公式;滿街的大學生,怕競爭力不足,大家爭相補習考研究所,許多家長拼命把孩子往國外送,在追求自我增值、提升競爭力的同時,台灣走的恐怕還是填鴨式教育。

 

 

 

出國遊學加入當地學校的兄弟會,是個十分特別的經驗。

(李姿慧提供)

記者 吳念慈
    BLOG:http://www.wretch.cc/blog/nian08 國立交通大學傳播與科技學系 吳念慈,這是當我還未出生時,爺爺奶奶就為我準備好的禮物。雖然不像電視劇女主角那般高雅脫俗,又極易與某知名藥品聯想在一起,但我還是很喜歡它,喜歡這我來到世上的第一份禮物。 我喜歡運動,特別是排球。參與校隊的我,花很多時間、精力,來增進體能、提升技術,只是為了喜歡打球這個念頭。不認為自己稱的上是個運動員,對於體育新聞我也不慎關心,幾乎不曾瀏覽,反倒是一些生活化的議題,實用性高的新聞,或社會中小人物的故事,更令我感興趣。想跟大家分享不同人的生活經驗及樂趣,希望我的報導能帶給大家實用性的資訊,更希望讀者看完文章後能產生共鳴。
記者 吳念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