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期

BLAME!來自地下五千層的探索者

《BLAME!》是日本漫畫家貳瓶勉(Tsutomu Nihei)的經典作品,這部另類的SF(科幻,science fiction)故事透過作者精湛的繪畫手法勾勒出讓人印象深刻的奇異世界觀,作者成功地利用極少的對話,單靠強烈的視覺畫面傳達出大膽卻又細膩的探索故事,此作甚至吸引了日本以外廣大的歐美讀者。然而《BLAME!探索者》在台灣卻屬於冷門的漫畫,今年九月BLAME!將在日本以3D長篇動畫的全新面貌呈現在漫迷眼前,本文希望能介紹台灣的讀者進入《BLAME!》的混沌世界,也期待台灣有更多讀者能認識SF奇才漫畫家貳瓶勉,如此台灣才有更多機會代理出版貳瓶勉的其他系列作品。

BLAME!來自地下五千層的探索者

文/ 鍾瑄  2007/09/23

BLAME!》是日本漫畫家貳瓶勉(Tsutomu Nihei)的經典作品,這部另類的SF故事透過作者精湛的繪畫手法勾勒出讓人印象深刻的混沌世界,作者成功地利用極少的對話,單靠強烈的視覺畫面傳達出大膽卻又細膩的探索故事,此作甚至吸引了日本以外廣大的歐美讀者引起熱烈的討論,還發行了法語、義大利語、德語、韓文、泰語和西班牙語各個版本。

然而,《BLAME!》在台灣卻屬於冷門的漫畫,直至作品在日本完結的一年半以後台灣才正式取得代理權、出版發行,今年九月《BLAME!》將在日本以3D長篇動畫的全新面貌呈現在漫迷眼前,本文希望能介紹台灣的讀者進入《BLAME!》的超構造體世界中,也期待台灣有更多讀者能認識SF奇才漫畫家貳瓶勉。

科幻類(科幻,science fiction)作品不甘於停滯在現實的科技發展、以幻想的科學發明為故事內容,作者們挖空心思想構思出的特異世界觀以及對科技的大膽幻想,對科幻迷來說無非是最吸引人的地方,不過對一般的讀者而言,大部分科幻類作品難懂的科學理論與專有名詞,總給人難以親近的感覺。《BLAME!》卻反其道而行地拋開所有的解釋與介紹,故事一開場就看見主角霧亥(Killy)的身影,而他的冒險看來早在很久很久前就開始了,寡言的霧亥和人口密度極低的環境,使這部作品常常陷入極端的沉默之中,故事往往單靠著打鬥與探索的畫面進行,卻又流暢地表現出主角的追尋目標和遭遇,一個又一個不同的場景牽引著讀者的好奇心,只要一進入《BLAME!》的世界就完全停不下來。
沒有止盡的渾沌世界-超構造體日本SF漫畫家貳瓶勉作品《BLAME!》

貫穿整部作品的主軸就是主角霧亥身處的「超構造體」(Mega-Structure),這種龐大的金屬、水泥建物由好幾個階層層層堆疊組成,由於不明的原因使網路世界渾沌超構造體不斷地由無意志的機械建設者擴建,都市無止盡地擴大,大地、海洋和天空早已不見蹤影。因此,統治局(Governing Agency)要尋找網路終端遺傳子(The Net Terminal Gene)以停止都市的惡性增殖,網路終端遺傳子是未受污染的純人類才擁有的遺傳因子,必須透過他們與網路球(Net Sphere)接續才能命令網路球停止都市的增建,然而由於世界的破滅與擴張早在幾萬年以前就發生了,少數存活下來的人類散居在龐大的超構造體中,不論是種族還是語言都已分歧,要找到未受污染、基因尚未變異的人類其實是一件非常困難的工作,而本故事的主人翁霧亥就是尋找網路終端遺傳子的探索者。

失去統治能力的統治局無法藉由傳送技術來到基底現實中親自找尋遺傳子,也無法阻止網路球原有的防火牆功能,只要任何未經認證許可、沒有網路終端遺傳子的人類連接網路,就會起動安全守衛(Safeguards)進行毀滅與撲殺;也在尋找網路終端遺傳子的硅素生物(Silicon Creatures)是有別於人類的物種,充滿攻擊力與破壞力,與安全守衛一樣都是人類最害怕的敵人,硅素生物的目標是阻止人類與網路球連接,使網路世界的混亂持續下去以延續硅生物的種族勢力。

在安全守衛與硅素生物的夾殺之下,故事中最沒有抵抗能力、最悲慘的就是沒有網路遺傳子的人類了,在貳瓶勉的筆下幾個畫格就讓一大群人類血肉飛散、身首異處是常有的事情,人類的能力變得非常渺小,不但沒有抵抗硅生物和安全守衛的武器,也無法離開自己所屬的階層。像是女主角西波(Cibo,台灣長鴻出版社翻譯為希伯)雖然貴為生電社的主任科學家,卻也對封鎖階層的超構造體金屬隔板毫無辦法,直到她遇見了擁有重力子放射線射出裝置Gravitational Beam Emitter)的霧亥,這把體型小卻威力無窮的武器打破了超構造體的金屬隔板,才開啟了霧亥與西波在各個階層探索的可能。
不斷在走樓梯的霧亥(圖片來源:貳瓶勉畫集BLAME!and so on)以黑為基調的詭異畫風
如果要找出最適合《BLAME!》這部作品的色彩想必非黑色莫屬,從人物到場景都是以黑為主調,一身黑衣的主要角色在幽暗空洞的場景中穿梭。作者對於非人類的角色也有出色的設計能力,硅素生物誇張的身材比例和安全守衛看似帶了白色面具的黑色金屬軀幹和四肢,這些角色的線條都給人酷似異形電影中外星生物的壓迫感,也讓人聯想到法國科幻漫畫大師恩奇‧畢拉(Enki Bilal)尼可波勒系列作品中的神祇身上層層堆疊的關節和服裝,不過比起恩奇‧畢拉的藍灰色調為主的冷色系,貳瓶勉的黑更給人一種陰冷的末日之感。
大膽卻又細膩的繪畫技巧
光是搭車就要花費八百小時、霧亥一槍就轟出了七十公里的長洞,超構造體的龐大可想而知,《BLAME!》故事成功的最大功臣,其實是貳瓶勉描繪場景的驚人才能,曾在美國學建築的貳瓶勉對建物的繪圖質感拿捏得恰到好處,他可以完美地表達出人類居住場所的熟悉感,也能輕易地將場景變換成陌生、突兀的超巨大構造體,這也是為什麼《BLAME!》可以透過極少的台詞與對話,利用畫面吸引世界各地的讀者,交錯纏繞的樹管、延綿至地平線的金屬橋樑、或直立或歪斜的無數階梯、由金屬板塊拼貼而成的無盡長廊,都使貳瓶勉創造的世界更具真實性卻又顛覆常理。
鮮明的人物情感與角色刻畫女主角西波的初次豋場(圖片來源:BLAME!Log9)

劇情方面,貳瓶勉對人物情感的刻畫也十分鮮明,霧亥沉默寡言、表情凶狠,卻充滿正義感、意志力超強,從不忘記自己的使命,在幫助人類部落電基漁師對抗安全守衛的戰役中,更是不顧一切捨身賣命;碰到了人類宿敵硅素生物的觀測者儘管對方毫無敵意,霧亥還是一槍解決了對方,唯一的原因就是:「他是硅素生物。」女主角西波的強烈好奇心更是整篇故事得以持續進行的動力,或許是因為男主角的異常沉默,才造就了西波凡事問東問西、碰到新事物就要親自試試看的衝鋒陷陣個性。當然最讓讀者驚奇的是西波的不死之身,前前後後更換了五次身體的女主角總是在讀者們覺得「啊!西波這次死定了」的時候,又改變造型若無其事地再次出場。

東亞重工第八空洞的守護者人工AI敏莎布,她保護人類的堅持和對人類男子聖武的愛情,這種強烈情感也是故事中讓人印象深刻的設定,原本應該是無情的人工AI與敏莎布顯現出的有情之對比,可以見得貳瓶勉對人物表現的用心之處。統治局的無力感、臨時安全守衛都莫契夫斯基和伊布堅守崗位的無奈與小心處世、硅素生物的殘暴與窮追不捨、高等安全守衛沙那肯的冷酷無情、電基漁師的苟延殘喘與渺小,都是BLAME!》不淪於一般以戰鬥為主軸的SF作品缺乏內容的主要原因。
探索者霧亥的旅程終點    

經過了十集漫長的探索,長時間陪伴在霧亥身邊的讀者們對結局更是充滿期待,連載結束以後有些讀者反應結局讓人難以理解,霧亥有完成使命嗎?網路終端遺傳子是否成功地連接上網路球終止網路世界的渾沌?書中確實沒有給予確切的答案,或許讓有些讀者感到失望,然而這不就是貳瓶勉在《BLAME!》說故事的方式嗎?他雖然創造了如此完整深入、引人入勝的想像世界,卻從不多說什麼也不大肆渲染,相較之下,貳瓶勉之後的新連載《Biomega死亡進化》出現的角色較多、解釋性質的台詞也增加了,讀者們自行解釋與想像的空間相對地就減少了,幻想的樂趣也隨之降低。

在《BLAME!》中貳瓶勉就像一個盡責又單純的攝影師,為大家忠實呈現一位探索者的故事,這個世界的時代背景、科學反思都不重要,貳瓶勉只是要告訴讀者:一個叫霧亥的人從地下五千層一步步地走上來,來的路上毀了一個硅素生物的巢穴拯、救了一群人類,他正在尋找一樣叫做網路終端遺傳子的東西。當鏡頭拉近時讀者和他一起冒險、戰鬥,到了尾聲鏡頭慢慢拉遠直至結束,探索者霧亥的冒險卻還是持續地進行,直到他完成自己的使命。

記者 鍾瑄
鍾瑄 一九八六年十二月生,新竹人。 擅長電腦繪圖、人物插畫,插畫內容大多為孩童、聖經故事或另類愛情觀,喜歡描繪人體的線條與體態,風格介於日系插畫與美式漫畫之間,認為畫作跟文字一樣能夠紀錄生活,雖然大部分時間偏重圖像思考,也嘗試用文字書寫,文字平實、不加雕琢,希望創造出的文字與圖畫深具意義卻又平易近人。 對藝術有濃厚興趣,平時多涉獵相關書籍、雜誌與電視節目,對漫畫、插畫、卡通動畫等新知都有興趣。最常收看給小朋友看的卡通片,期望自己就算長大了也能保有孩子般天馬行空的想像力,並且透過繁複的筆畫線條、簡潔的文字意象表達自己的看法、給他人帶來感動。 Email: hsuaninc@gmail.com
記者 鍾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