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期

颱風天又來了 五峰桃山村滿目瘡痍

五年前,艾莉颱風重創新竹縣五峰鄉土場部落,家園滿目瘡痍。此次韋帕颱風,又迫使部落居民須強制撤離,究竟山區部落居民面臨何種環境,以及愛莉風災後如何重新整頓家園凝聚社區意識。

颱風天又來了 五峰桃山村滿目瘡痍

報導/ 曾偉旻  2007/09/23

十八日登陸的韋帕颱風來勢洶洶 ,在各地都降下了充沛的雨量。當行政院人事行政局發佈不上班不上課的同時,許多上班族及廣大的學生族群,大家不免發出愉快讚嘆的聲音。但是,你何曾想過那些處在山區的居民們?對於山區的居民而言,颱風的來襲,簡直就是一場夢魘的開始。身處於土石流環伺的環境,隨時都需撤離的命運,還得承受家園可能一轉瞬間就被土石沖走的危機壓力。

     新竹縣道122南清公路段路面崎嶇。

    南清公路旁土石崩塌情形嚴重。

汽、機車能通往桃山國小的唯一路段,整個村崩塌。     通往新竹縣五峰鄉山區的縣道122南清公路,處處可見土石坍方、土石滑落的景象,路面更是下陷坍塌的相當嚴重。韋帕颱風影響台灣最大當天,山區更是停水停電,縣政府見即雨勢風勢越來越加劇,評估對新竹五峰鄉桃山土場部落及梅花村都達撤村標準後,緊急撤村,將村民們安置就近的天主堂避難。唯一一條車子可通行至桃山國小的河床便道,在河水夾帶著巨石沖刷之後,便道不堪圮毀。因此,桃山國小的兩座吊橋成了唯一通往的路。

桃山國小是桃山大聚落的精神指標,桃山部落已桃山國小為中心建立起來的部落。五年前艾莉颱風,帶走了許多人的生命,沖走了許多人遠有的溫馨家園。桃山國小更在在上次的風災中,受創嚴重,因而無法在九月一號如期的開學,開學的日子也延宕了兩星期左右。因為學校三分之二的校地,滿是土石覆蓋。學校們趕緊商借他校寄讀,小小的九十名國小生,因風災離鄉背景,甚至換了兩次地點最後才確定落腳在隔壁鄉鎮尖石鄉大肚國小寄讀。一個校園裡有著兩種不同的背景的學生。老師陳述起過往的日子中,心中充滿著感謝。

而在桃山山上的家人們,也正為接下來學校復學的工作傷透腦筋,不過也許是風雨生信心的因素,學校復校的速度令人驚訝。村里族人們,也因颱風而團結凝聚了起來,看著學校裡,漸漸恢復原有的面貌,笑長徐榮春更是看到了許久未見的社區力量,許多部落裡須推動的事務也推動的更加順利。徐校長表示:社區意識就是這樣的凝聚起來。

不過,這是我們僅知的一面,許多居民也透露,其實當時很多居民搶搭直升機至避難的新竹縣體育場,就拋下兒女,這一幕在許多人眼裡看來格外痛心。

儘管如此,校長積極的尋求外界的資助單位,學校也因此在艾莉風災後得到了許多支援,例如渣打銀行整併前的新竹國際商業銀行,在桃山村部落成立了一個種子計畫。在部落裡面深根,許多都市叢林的上班族進入到部落裡進行部落的義務幫助,其中包含部落陪讀志工,部落環境志工,即社區關懷志工。 

在桃山國小寄讀大肚國小之時,學校老師主動發起晚間夜讀的計畫。回到桃山國小後,TVBS與李家同基金會發揚這項部落課後陪讀計畫,積極招聘老師。許多老師們有感於原住民家庭的因素,隔代教養及單親家庭嚴重甚巨,小朋友們也不可能至竹東或新竹市區補習,加上數學能力普遍不佳的情形,老師們義務陪下來教導數學及英文。

在風災過後,台積電也在此地進行築夢計畫,資助了桃山國小相當多的樂器如鋼琴、電子琴及小提琴,使山區原住民子弟在資源上不會落後都市環境太多。一位桃山小學五年級學生曾臣孝童言童語的說:他喜歡在學校學鋼琴,因為可以出去表演、出國。世界展望會更是捐贈泰雅族傳統的木琴樂器,使桃山國小能夠成立木琴隊,並受邀前至美國,進行聯合國六十週年紀念大會的表演活動,讓台灣的原住民傳統的音樂及舞蹈能夠走出部落、走出台灣,進而走進國際。桃山國小的合唱團更在今年三月間代表新竹縣參加全國音樂比賽獲得優等的榮譽。而去年在新竹商銀種子計畫資助下所完成的音樂專輯CD(桃山小學的音樂課)也在今年第十八屆的金曲獎上,在傳統既藝術音樂類上一舉拿下金曲獎的榮耀。這些耀眼的表現,都是在風災過後,憑藉師生及當地部落一同凝聚向心力和受到外界大力的鼎力相助,桃山國小才能在艾莉風災之後,迅速恢復校園景觀且獲得無限耀眼的榮譽。

新竹縣五峰鄉桃山村在此次的風災中,受災嚴重,五峰鄉公所也在第一時間極力搶通。但仍有部份路段,土石坍方嚴重,尚待維修。希望當地政府能作好溫泉水管制,作好水土保持工作,免除當地部落民眾大水一來就害怕,颱風一來就驚恐的恐懼。

記者 曾偉旻
曾偉旻 E Mail:high221@gmail.com 我有一個新聞夢,一個新聞主播夢。這個夢要如何實踐,就是把握每一次採訪的經驗和每一次學習的機會。 電子報的應用不只是文字內容,聲音、影像的文本都是電子報的一環。因此,除了文字作品外,我會朝著影像或廣播聲音類型的作品發展,才能將電子報的特性發揮至極,也可將我的興趣和專長一一展露。 由於家母在啟智教養院工作的因素,在小時就接觸了許多歡喜兒,對於相關弱勢族群等相關議題,都相當感興趣。此外,我也熱愛去探索台灣原住民議題。我認為,我們不應當以文明都市人的角度進入部落,而是當以謙卑的心態去體會與理解原住民的智慧。 新聞工作何嘗不是如此?都是要以最客觀、最謙卑的態度去看待每一件事情,而非強勢主觀的詮釋。 在未來的新聞職場上,我希望自己能站穩一席之地,將所學發揮在新聞工作上。
記者 曾偉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