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期

亂世中 她們的路永不妥協

《鐵娘子:堅固柔情》(The Iron Lady)、《以愛之名:翁山蘇姬》(The Lady)兩部傳記電影一前一後在臺灣上映,為臺灣觀眾描繪東西方在亂世中崛起的女性政治家,她們為了挽救家園,選擇了一條同樣名為永不妥協的路。

亂世中 她們的路永不妥協

記者 陳昱均 文  2012/03/18

在長期由男性主導的政壇,女性欲取得一席之地並不容易,女性領導者更是少之又少。《鐵娘子:堅固柔情》(The Iron Lady)、《以愛之名:翁山蘇姬》(The Lady)兩部傳記電影一前一後在臺灣上映,分別為臺灣觀眾描繪東西方在亂世中崛起的女性政治家,她們為了以自己的方式挽救家園,選擇了一條同樣名為永不妥協的路。
 

開場 鋼鐵的信念與愛

1970年初次入閣的柴契爾夫人(Margaret Hilda Thatcher)與1988年組建緬甸全國民主聯盟翁山蘇姬(Aung San Suu Kyi),兩人雖同為亂世中出現的女性政治家,同樣以堅毅的性格聞名,卻帶著不同的使命,若將兩人的國家比做亟需急救的病患,那麼前者較像心臟電擊器,雷厲風行地貫徹各種政策的謀略家,後者則是氧氣瓶,為人民提供溫柔而綿長的能量,是人民付託的精神領袖。兩部電影的開場,雖然僅是主角老年、幼年這兩段脫離國家政治的生命片段,迥異於她們的螢幕形象,但兩人的精神及形象卻在此時便嶄露無遺。

《鐵娘子:堅固柔情》中年邁的柴契爾夫人終於成功地擺脫看護,溜出官邸到超市買牛奶,此時的她就像一名尋常老婦,步履蹣跚,甚至被急匆匆的莽撞青年撞了一下。這一幕不僅顯示出柴契爾夫人即使邁入老年,記憶力和行動能力急速衰頹的狀況下,仍能在潛意識的控制下,找到方法掙脫束縛,達成自己的目的。

買牛奶的舉動,也呼應了柴契爾夫人的出身,和即使只是在父親的雜貨店中打雜,仍能以牛奶的售價起伏,得知民生問題的聰穎天資。以及日後,因不想讓世人倚仗社會福利而過度揮霍,而取消包括幼稚園和小學學生的免費牛奶政策等的福利制度,而被媒體冠上「牛奶掠奪者(milk snatcher)」的稱號,與電影後段的貧富均一稅制辯論相互呼應。

緬甸國父翁山將軍,在緬甸如畫的自然風景陪伴下,將年幼的女兒翁山蘇姬抱在腿上,《以愛之名:翁山蘇姬》藉由翁山將軍為女兒講述的故事,讓觀眾得以與翁山蘇姬一同了解故事的時代背景,緬甸已從金色淨土沉淪至軍人專政的貧窮國家。畫面轉到會議室,翁山將軍身著軍服,說服同僚著手進行緬甸的改革開放,叛軍卻在此時闖入,掃射會議室,與會者無一倖免,象徵著緬甸即將開始的暴力統治。

面對反叛軍指著自己的槍桿,將自己獻身於人民與國家的翁山將軍,即使知道自己的離開,將造成妻兒的哀慟甚至不諒解,仍以堅毅且毫無畏懼的眼神,直視持槍者,直到子彈貫穿他的前額才倒下。此舉不但暗示了日後,翁山蘇姬選擇委屈自己與家人的人生道路,更賦予她在對抗軍政府,面對成列士兵的槍口時,能面不改色,繼續前進的勇氣。
 


楊紫瓊在《以愛之名:翁山蘇姬》飾演面對槍桿卻毫無畏懼的人權領袖。(圗片來源/Google)
 

鐵娘子與鋼蘭花

柴契爾夫人畢生以高姿態反對共產主義,而被前蘇聯媒體戲稱為「鐵娘子」;翁山蘇姬在丈夫眼中的形象,則是一朵「鋼蘭花」,這兩個稱號再次凸顯出兩名女性性格中剛強的部分。亦可從臺版譯名看到《鐵娘子:堅固柔情》、《以愛之名:翁山蘇姬》看到片商對兩片的註解,兩位女鬥士,皆兼具世俗所定義的男女形象。

但是,柴契爾夫人做為主流中的政治家,她需要在充滿性別歧視的政治森林中奮鬥,不停地向上爬、向上竄升,需要讓自己提升到與男性競爭者一樣的地位──「我這一輩子每天都在打仗,也被男人低估。」她說。張小虹在《後現代/女人:權力、慾望與性別表演》提到:「當我們說『女性同男性一樣傑出』的同時,也許只是『女性依循男性的方式在男性的社會中,獲取男性的認可與讚許』。」柴契爾夫人的成功建立於男性對她的認同,為達此目的,她必須替自己塑造出強硬的形象,執行男人不敢做、不敢想的政策,以彰顯自己的強勢,比男人更像男人,這是她開疆闢土的策略,也或許這能解釋她某些較為偏激的言論及行動。

披上「男性」外衣的柴契爾夫人,在面對家庭時一如電視媒體上所見,那個連她都不認得的自己總是全副武裝,疏遠任何關懷,直到年老時,在丈夫丹尼斯的鬼魂題點下,才從偽裝中脫離出來,從要求女兒幫她梳整頭髮、自己清洗杯子,到小孩的嬉鬧聲,標示她意圖找回失去的親子之情,並藉此回歸身為女人與人的自己。

反觀翁山蘇姬,則是另外一種典型,她充分地顯露她的女性特質,以內斂的方式表達強韌或堅毅的意志。翁山蘇姬呼籲和平進行抗爭,溫柔地表達不滿,展現她與軍閥不同之處,成為緬甸人民心靈的慰藉。電影最後一幕,當僧侶及民眾得知翁山蘇姬將被釋放的消息,集中至她的居所等待,被監禁近十二年的翁山蘇姬,出現在拒馬另一邊時,露出雖經歲月折磨及丈夫亡故卻無法見他最後一面的無奈的衰老痕跡,但依然堅定對緬甸人民的愛,及永不放棄的堅毅臉龐,沒有人能不懾服於這樣永不後悔、永不妥協,如母親看稚兒般的眼神。
 


《鐵娘子:堅固柔情》中,梅莉.史翠普時而亢奮、時而落寞,透過表情、動作達成完美的呈現
柴契爾夫人在男性為主的政治圈中力爭一席之地的堅毅及內心的無奈。(圖片來源/Google)

 

虛構電影與真實人生

人物傳記電影以真人真事為本,將人生幾十個年頭,濃縮到短短兩個半小時的電影裡,實非易事。

英國導演菲麗‧達羅伊(Phyllida Lloyd)將柴契爾夫人的一生解構,萃取出柴契爾夫人的雙面性格,並將她如拼圖重新拼湊,破壞時間順序,不斷交錯現在與過去,企圖讓觀眾更能體會記憶的片段性,和她心中各種無奈和矛盾,並藉由從政時的意氣風發,與年邁的柔弱身軀,進行鮮明對比──隱藏在「柴契爾夫人」這位不凡女性之下,其實只是一個平凡的人、一位平凡的母親,和平凡的瑪格麗特‧柴契爾。

知名法國動作片導演盧貝松(Luc Besson),此次挑戰敘事為主的傳記電影,表現於水準之上,雖然在刻畫反對派角色時,只有好占卜、殘暴等形象,稍嫌薄弱,但將緬甸人的母親翁山蘇姬被軍政府軟禁了將近二十年,仍未放棄以和平的抗爭,帶著緬甸人民反對軍權統治,爭取緬甸民主,抗爭的過程,及翁山蘇姬溫婉卻堅毅形象在《以愛之名:翁山蘇姬》中依序詳實地呈現,讓觀者能強烈的感受到翁山蘇姬無盡的愛。

兩位導演以截然不同的敘事方式,描繪兩名處於相異時空背景,卻皆處於亂世中的兩名女性政治家,她們以各自的方式,領導自己的國家進行改革,即使路途中的磨難,讓心千瘡百孔,但相信當她們踏上這條路前,便知道這條路,將永遠不能妥協。


歌手戴米恩(Damien Rice)於2004年7月赴緬甸會見仍被軟禁於家中的翁山蘇姬,戴米恩歸國後寫下〈Unplayed Piano〉獻給她。(影片來源/YouTube)

記者 陳昱均
  自己的心捧在自己手裡 自己去找自己的快樂悲傷   要奮不顧身看遍世界 要永不後悔瀟灑過生活    ;-)
記者 陳昱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