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期

經典再現 大兵的故事

由國家交響樂團規畫的「台灣聯合大學駐校藝術家系列活動」,於2011年底開始陸續有多場講座。而在今(2012)年三月中,更將史特拉汶斯基著名的音樂劇場《大兵的故事》搬上交通大學演藝廳,期望能將藝文氣息帶進校園。

經典再現 大兵的故事

記者 林儀 文  2012/03/18

由國家交響樂團(NSO)統籌規畫的「台灣聯合大學駐校藝術家系列活動」,於去(2011)年底開始,就在清華、交通、陽明、中央四所學校陸陸續續有多場講座。而在今(2012)年三月中,更將史特拉汶斯基著名的音樂劇場《大兵的故事》搬上交通大學演藝廳,期望能夠將欣賞藝文的風氣帶進校園。

台灣聯合大學系統跟隸屬於國立中正文化中心的國家交響樂團(NSO)進行多次聯絡後,得到這個契機,共同安排了講座、巡演、兩廳院導覽等一系列的活動。這並不是NSO第一次將《大兵的故事》搬上舞台,卻是難得地走進校園,而現任倫敦國王學院音樂博士候選人的焦元溥,在交大進行《音樂變色龍─漫談史特拉汶斯基》講座時,也鼓勵同學:「欣賞藝術不用擔心太多,就是要到現場聽、並享受過程,那會是很難得的經驗。」


台灣聯合大學NSO駐校系列的宣傳海報。 (圖片來源/陽明電子報)
 

顛覆傳統 開創古典新方向

史特拉汶斯基(Igor Stravinsky)是二十世紀著名的俄國作曲家。他出生於音樂世家,年少時認為學音樂等於失業、選擇在聖彼得堡大學念法律系,但最後還是被古典樂吸引,回到音樂的路途。沒受過學校正式訓練的史特拉汶斯基,在結識了恩師林姆斯基(Nikolai Andrejewitsch Rimski-Korsakow)──也就是名曲《大黃蜂的飛行》的作者──之後,開起了他六十多年的音樂創作之路。

史特拉汶斯基雖是大器晚成,卻擁有非常強的自學能力,對管弦樂、歌劇相當在行。他的前期作品三大芭蕾舞劇,在管弦樂的編曲上花招百出,演奏出前所未見的音響效果。例如在《春之祭》中用小提琴做高把位的滑音,描繪清晨的陽光與噴泉水池,營造出一種彷彿置身童話故事的感覺;用長號的音樂表現,呈現出頑皮小鬼的形象。這些看似人人都會的滑奏,在史特拉汶斯基的編曲下,變得很有效果。

除此之外,史特拉汶斯基也大膽運用節奏及調性。他喜歡把兩個不同的調寫在一起,塑造出非常特別的和弦;喜歡將傳統的二拍子節奏解放,發展出一拍、十一拍等特別的複拍子,或者把重音放在第二、三拍,形成不規則的節奏效果。這些顛覆古典樂派的弦律,在《大兵的故事》裡都可以聽見。因此,不管是對演奏者或指揮家,史特拉汶斯基作品都是一大考驗。焦元溥就在演出前的講座中巧妙地比喻他的兩個代表作:「如果說《大兵的故事》是指揮考試的入學考,那任何一個指揮的畢業考,就是《春之祭》。」


史特拉汶斯基《大兵的故事》節錄。(影片來源/YouTube)
 

大兵的故事 人性考驗

此次NSO在交大駐校演出的《大兵的故事》(The Soldier's Tale)劇場音樂共有十首,融合了戲劇、音樂、舞蹈三種元素,主軸圍繞著大兵與魔鬼,展開一段如同爵士版浮士德的有趣故事(註:浮士德是歐洲中世紀的傳說人物,將自己的靈魂出賣給魔鬼,以換取某種知識或權力)。在故事中,休假的大兵在返鄉時拉著小提琴,遇到了魔鬼化身的路人,魔鬼很喜歡大兵的小提琴,便用一本魔法書做為交換,並誘拐大兵到魔鬼家教他拉琴。

幾日過後,當大兵回到家鄉,卻發現時間已經過了好幾年、人事全非,媽媽、未婚妻和鄰居都不認得他,失去摯愛的大兵這才明白,這全都是魔鬼的陰謀。一無所有的大兵手中只剩下這本可以預知未來的魔法書,他開始運用這個能力,賺取了巨大的財富,然而,累積越多財富,大兵越清楚意識到自己內心的空虛,於是他決定捨棄一切,努力追回自己的人生。

當魔鬼再次出現、並慫恿大兵到鄰國醫治重病的公主時,大兵藉機與魔鬼進行了一場牌局。大兵故意將所有來自魔法書的財富都輸還給他,趁著的魔鬼高興得酩酊大醉時,拿回小提琴,並用悅耳的樂音,喚醒公主、也得到她的芳心。魔鬼清醒後相當憤怒,在國家疆界設下咒語,當大兵跨越邊界,便再次落入魔鬼的陷阱裡,終為魔鬼所操控。
 

精緻戲劇 不畏環境影響

整齣《大兵的故事》劇裡,可以相當清楚地感受到戲劇、音樂、舞蹈三種元素的巧妙的結合,卻又能同時觀看三者的分野和精湛之處。前述的劇情是整個作品想傳達的主軸,演繹出大兵、魔鬼、公主間的糾葛,還有他們在人性、慾望、誘惑、抉擇裡的追尋與自我對答。

史特拉汶斯基創作此劇時,正逢第一次世界大戰,人們非常窮困,他在整個大環境與需要經濟支柱的情境下,創造出了「貧窮劇場」的演出形式,希望以最低的成本,讓這些藝術作品能夠在任何場合演出,把他的想法(或說想諷刺的人事物)傳達給大家。這些理念可以從大兵的台詞中略窺一二:「不要在你擁有的之外,再去尋找外加的東西。對於你現在擁有的、和過去擁有的事物,你沒有權力用過去的你,來分享現在的你。」以及劇情接近尾聲時:「快樂的事,一遍就夠了,想要擁有兩遍,快樂就會好像從來沒有發生過一樣。」都透露出大兵內心深處,對於遇到魔鬼以後,整個人生的無奈與糾結。

因著當時的背景,《大兵的故事》在音樂和舞蹈的編制上以小型精緻為主,這次NSO的演出即是運用一個指揮、七位演奏者、四位舞者,還有一名說書人。說書人由程伯仁擔任,他一人分飾多角,生動模擬每個角色的音調和語氣,是整個表演中極富戲劇性的靈魂人物;由在雲門舞集待了二十年的吳義芳編舞,舞者們用盡肢體的張力,配合說書人的劇情和語調表演;其他的七個樂手和指揮搭配,小提琴代表士兵、大鼓代表魔鬼,他們時而演奏配樂,時而跟隨舞者表演。最後,主旋律的再現好似回到大兵被魔鬼誘惑的開端,整個故事結束於漸行漸遠的鼓聲,彷彿也訴說著魔鬼的勝利。


焦元溥在講座中實際播放音樂並秀出樂譜,幫助同學們更了解音樂的內涵。
(照片來源/林儀攝)

 

為校園注入藝文氣息

此次NSO駐校藝術家系列活動《大兵的故事》,選取的是室內樂團版本,雖然人員和道具的編制都非一般歌劇所見的大場面,卻已是面面俱到,加上NSO的舞台燈光效果十足到位,助《大兵的故事》營造出詭異的氛圍,舞台使用的道具也相當多功能,節省了許多空間。

「我們樂團的活動兩年前就要開始規劃,所以當駐校案開始後,一方面要配合團員時間、一方面是學校的時間,又要避開清交大的梅竹賽,安排時間是最艱辛的。」負責這個駐校案的專員陳卜湄,談到企劃過程時這麼說,「然而,我們還是希望把欣賞音樂的風氣帶進校園。在學生時代就能有欣賞音樂的習慣的話,之後不管是求學或就業,對大家的生涯幫助都會很大。」經過講座的解說以及親臨現場的演出後,學生們對藝術欣賞也更能融入。

記者 林儀
我是林儀,一個道道地地來自風城的孩子。 喜歡尋找有故事的東西,然後試著用文字記錄下來 其他關於我的一切,希望能用這一年的喀報生涯真實地呈現:D
記者 林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