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期

談話性節目 本質在哪裡

台灣的談話性節目在近幾年迅速崛起,談論的主題都不一樣,各製作單位試圖以多樣化的內容吸引各自的觀眾群。但節目播完後,也常讓人懷疑:節目單元千百種,到底主打「談話」的本質在哪裡?

談話性節目 本質在哪裡

記者 胡乃文 文  2012/03/18

台灣的談話性節目在近幾年迅速崛起,談論的主題都不一樣,各製作單位試圖以多樣化的內容吸引各自的觀眾群。但節目播完後,也常讓人懷疑:節目單元千百種,到底主打「談話」的本質在哪裡?


卸妝 性感照 藝人大變身

2006年的下半年,《康熙來了》首創「女藝人卸妝」單元,製作單位請來平時打扮光鮮亮麗的女明星,要求她們換上家居服、以素顏示人。最後再請彩妝師替女明星補妝,並對照化妝前後的差別。

說穿了,安排這樣的節目內容除了看準觀眾的「偷窺慾」以外,也是為了提高收視率。當女藝人卸完妝後,黑眼圈、眼袋、雀斑、痘痘全都藏不住,這對現場來賓以及主持人來說,便是一個「表現」的機會。主持人故作效果的尖叫、驚呼,來賓毫不留情的批評,以及專業彩妝師的毒舌意見等,都是節目的爆點,也藉此緊緊抓住觀眾的注意力。

除了藉由「卸妝」看出女明星的另一面之外,也有談話性節目以「性感美照」為主題,試圖以更聳動的方式吸引收視人口。以捧紅「大嫂團」聞名的《今晚誰當家》就曾邀請她們拍攝姿態撩人、服裝清涼的照片,並以〈黃金五嫂挑戰老公性感的底限〉作為節目標題。

大嫂團成員由老公身為男明星的貌美人妻組成,以暢談閨房私事、分享性事等辛辣話題走紅。在這類的清涼照主題中,大嫂團個個豁出去,有人露乳溝、有人僅用報紙遮住上半身,甚至有人全裸上陣。不論是裝扮還是神情,完全與平時樣貌判若兩人。節目現場一秀出照片後,在場來賓也驚嘆不已,儘管以往上節目的言談尺度就不設限,但大嫂團的平時裝扮未曾如此裸露,做出這樣的嘗試後,對觀眾、主持人而言無非是新鮮的話題。


「女星素顏」單元在近年來成為談話性節目的最愛。(圖片來源/《康熙來了》節目畫面擷圖)


才藝評比 汗水與淚水

除此之外,談話性節目也以「汗水與淚水」作為節目賣點,透過操作節目來賓情緒的高低起伏,希望能夠引起觀眾共鳴。2005年到2009年間轟動一時的《我愛黑澀會》邀請20位素人「美眉」作為固定班底,並定期舉辦淘汰賽。透過這樣的機制,最後便會留下才藝優秀的成員,並剔除表現較差的美眉。

不定期的淘汰賽讓美眉備感壓力,也促使每個人卯足全力準備。不論是唱歌、跳舞、變魔術等,只要表現得好,就有機會得到獎賞,且能保留身為節目固定班底的資格。然而,當節目播出淘汰賽時,總是會先插入數段相關影片,有的記錄美眉練習才藝的過程,有的則讓美眉說出真心話,像是面對淘汰賽的心情、是否害怕被刷掉,以及為了準備表演所付出的代價等。

淘汰賽登場時,節目會邀請專業評審到場,針對表演者的優缺點給予意見。有時美眉禁不起壓力,或是評審口吻太過嚴苛時,現場氣氛總會瞬間凝重。再加上被淘汰後就得退出節目,對這些年輕女生而言,幾乎等同於離開演藝圈,所以常會有美眉因此落淚大哭。這些由製作單位安排的問題、設計的淘汰賽機制,時常讓觀眾看到人性最殘酷、社會最現實的一面。

話雖如此,高潮迭起的節目內容,總會在播出後引起觀眾討論,網友們也紛紛在節目的官方網站及討論區表達意見。播出《我愛黑澀會》的有線台「Channel V」甚至以該節目入圍2007年的金鐘獎;2006年7月4日播出淘汰賽時,也創下0.98的高收視率。由此可知,這樣的內容安排確實能吸引大家的目光。


《我愛黑澀會》以素人美眉為固定班底,曾是紅極一時的談話性節目。(圖片來源/Channel V)


談話節目本質 在哪裡

「談話性節目」顧名思義是以「談話」為主的綜藝節目,會由主持人專訪某位來賓,或是將多位來賓聚集在一起,討論當集節目提出的話題。如《康熙來了》的第一集便邀請作家李敖進行專訪;《國光幫幫忙》早期則有〈誰說分手就不能當朋友〉、〈跟婚姻妥協的男人〉等兩性議題,並請一到兩位藝人談論該主題。

然而,反觀現今的談話性節目,多半已失去原先「談話」的特色,美食推薦、女星素顏、才藝表演、二手拍賣等五花八門的題目比比皆是。會有這樣的轉變,是因談話型節目日益增加,可發揮的主題隨之減少,能訪問的人也有限。當製作人面臨這樣的困境時,只能不斷嘗試轉型、推陳出新,隨之而來的就是面向越來越廣、內容越來越多樣的主題。

2009年由主播李四端主持的談話性節目《開窗說亮話》就曾因「來賓名單挑選和話題重複性過高」,僅播出短短六個月就停播。《康熙來了》更是早在2006年就曾面臨主持人蔡康永倦怠的窘境,因當時節目已製播兩年多,大牌藝人都訪問的差不多了,有的藝人甚至還接受過高達三次的訪問。

然而,身為談話性節目的主持人,要將專訪做得有聲有色應是遊刃有餘;但對於談話性節目的製作人而言,要如何巧妙地包裝節目,讓來賓與主持人的談話過程有趣、吸睛,且內容不空泛、不喧賓奪主,似乎有一定的難度。不過,既然打著「談話性節目」的招牌,內容若不斷圍繞在美食推薦、造型改造、二手拍賣,又或者是追求感官刺激的性感美照、女星卸妝之上,短期內或許能引發觀眾好奇,但長期來看,也壓縮到許多明星專訪的機會。

總而言之,談話性節目的「談話」本質,似乎完全被空洞的主題隱沒。事實上,當下談話性節目的談話主題,也在在考驗觀眾對於其空泛內容的忍耐極限。因此,到底該如何在節目本質與觀眾口味中拿捏出一個標準,顯然是對製作單位的一個試煉,也是大家該審慎思考的課題。

記者 胡乃文
嗨~我是胡乃文 喜歡: 巧克力、孫燕姿、陳綺貞 討厭: 拍照、香菇、拖拖拉拉
記者 胡乃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