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期

舊的不去新的不來--忠貞新村

【記者林暐家/新竹報導】位於清華夜市旁的空軍眷村--忠貞新村,是三十八年國民政府來台後,空軍眷管處於民國四十三年所成立的眷村。歷經五十多年來的風吹雨打,老舊的眷村早已不堪居住,衛生、治安問題叢生。地方民代還曾多次施壓給市政府,要求強制拆除。我用照片紀錄下眷村的點點滴滴,希望同學們下次去清夜時,也能順道拜訪一下這個充滿人情味的眷村。

舊的不去新的不來--忠貞新村

圖文/ 林暐家  2007/09/30

一條條窄小的巷弄,紅色大門上貼著殘破不堪的春聯。一條老黃狗懶洋洋的在巷口抓著蝨子,旁邊的稚童正賣力的踢著毽子。再往裡面走,在一個只容得下一人通過的防火巷前方,一個白髮老人呆坐在巷口。幾位老奶奶在屋簷下織著毛線,享受傍晚時分的溫暖餘光。這是200745號的傍晚,不過時間卻好像凍結在四十年前的今天。景象依舊,不過人事已非。

新竹市眷村形成的時間是和部隊移動有密切的關係,在眷村成立的時間上大致可分為以下三個時程:

第一個時程抗戰勝利後爆發國共內戰,國軍部隊尚未撤退來台之前,這部分屬陸軍的基隆要塞新竹總台駐地的軍官戰鬥團軍眷為主,如東光新村、湳雅新村。 
第二個時程大陸變色後,國軍部隊播遷來台,時間在民國三十七年底、三十八年後,新竹市眷村絕大多數均屬此類,這類多半是同一單位或部隊的同袍為鄰。

第三個時程婦聯會在五、六零年代募款興建,安置有眷無舍官兵的眷村,如陸軍的公學新村、貿易八村,空軍的廿二村等,這些眷村大抵以軍種為單位,而非單一部隊。

而忠貞新村就是屬於第二個時程,也就是國民政府遷台之後所設置的眷村。忠貞新村大致上是由:建新路、建功路、建功二路和建新路51巷所圍成的範圍。行政單位上屬於新竹東區建功里、軍功里。而鄰近的地名例如:金城、建功、建中、赤土琦,也跟眷村文化脫離不了關係。其中金城新村更因為將軍雲集而有「將軍村」的美名,將軍村居民多為軍階較高之眷戶,設有防空洞,具有濃厚的眷村文化地景元素。忠貞新村也有個別名--「寡婦樓」,因當年聯勤總隊撤退時,前方正在作戰,眷屬先撤至此地,此地原為日據時期的大倉庫,當時居住一百多位與丈夫失去聯絡的眷屬眷戶進駐後,以簡易的布簾與木板等隔間,形成屋內有屋的奇特眷村空間。

 

以下照片拍攝時間分別為200745 PM 3:00~5:00 天氣陰、2007412 AM 10:00~12:00 天氣晴。

 

 

   

 

眷村通常又稱作"竹籬笆",因當時國民政府只是把眷村作為一個臨時居住地,搭建的房子極其簡陋。最初只是以茅草和竹子為主要材料,到後來才有磚塊和水泥。而多數眷村成立當初並沒有做好完善的環境社區規劃,導致巷弄狹小、缺乏公共空間。忠貞新村經過多次的都市規劃後,更新的區域加上原有設計不良的巷弄,更造成門牌辨識困難以及公共衛生工程難以推行的問題。

 

 

 

 

    

 

國旗,在老兵的心目中代表著中華民國的唯一象徵,也是中國國民黨的精神所在。每到國家重要節日,家家戶戶門口無不掛上國旗,整個村子旗海飄揚,霎時壯觀。然而在愛國意識逐漸薄弱的今日,"十月十,旗海飄"的景象,也只有在眷村才能看的到了。

 

 

 

 

 ►牆上用粉筆寫著"中國"的字樣,隱約透露著收回祖國土地的渴望。老兵們有著至死不渝的"祖國認同感"。在他們心中,台灣和大陸都是中國的土地。

 

 

 

 

此為社區廣場一角。斗大的蔣公肖像就正對著廣場中央,歷經時代的變遷,蔣公的眼睛依然炯炯有神。不過右聯"以國家興亡為己任"的牌子,早已不堪風雨的吹打倒臥在一旁。先總統蔣公對於眷村居民來說,幾乎等於至高無上的精神領袖,也是反攻大陸的唯一精神指標。每到蔣公誕辰紀念日時,"蔣公祝壽歌"傳遍眷村大街小巷,每個人無不高興唱頌。甚至有些老兵過度神化蔣公,每天做任何事都必須請蔣公開釋。而全台最大的蔣公廟就在忠貞新村旁,建功二路上。每年蔣公誕辰紀念日,眷村的榮民都會到此緬懷致敬。

 

 

    

 

眷村人的政治態度是顯而易見的。當年遷進眷村的人,都是從大陸過去的國民黨軍人及家眷,他們服從於國民黨,是國民黨最忠實的擁護者。在國民黨執政時期,往往只要黨部一通電話,眷村人就會按照指示投票給國民黨所支援的候選人,為此還有"鐵票部隊"的稱號。
 

然而在今日,眷村後代的政治態度不復以往,這裡不再是國民黨的票倉。政治味逐漸在眷村裡退散,留下的是一個個固守家園、期待中國國民黨有朝一日能帶領著他們反攻大陸的老兵們。

 

 

 

 

春節放鞭炮、貼春聯的習俗在現代已越來越少見,不過對眷村人來說,再熟悉不過。雖然都是中國人,對於過春節的習俗,眷村人和本省人也有著不盡相同之處。放鞭炮可說是最具春節特色的習俗了。早期眷村,每年的除夕夜,鞭炮幾乎要響徹一夜,而這在眷村之外,是絕不可能的。

春節時分在眷村裡鮮少看到千篇一律的印刷體春聯,大部分都是眷村人自己動手寫的春聯,而且每家門上的春聯更是充滿了學問。其中不乏對家人的期待,或是對反攻大陸的期許,有些甚至直接把愛國歌曲當做對聯的更是不少。

 

 

 

隨著後代紛紛走出眷村,如今這裡只剩下年邁的榮民和那些託給老人家代為照顧的小孩們了。這些人對於社區公共事務幾乎無能為力,也鮮少發表意見。社區的重大工程與決策往往無法推行,不然就是掌握在少數人的手中。這是造成現代眷村沒落的原因之一。

 

 

 

五十多年來,不少榮民仍抱著"反攻大陸"的美夢,因此一直未婚,到七十多歲還是孤身一人。為了排解寂寞,他們通常都有一隻忠心的老狗陪伴著。也有一些娶了大陸新娘,但她們沒有身份證,找工作十分麻煩,生活也很十分艱困。

 

至今許多榮民仍住在陰暗、擁擠的房子裏。沒有兒女經濟依靠的他們,每月只有少許的老人津貼,僅能維持生活。榮民已成為台灣社會最貧困的階層之一,眷村也常被稱為"鬧市裏的貧民窟"

 

 

不了解眷村,就難以了解台灣的今天

近年來,政府多次大面積強制拆除眷村。少數台獨人士甚至認為眷村是大陸攻打台灣的基地,必須廢除。幸好多數台灣人越來越重視到眷村文化對於台灣歷史的重要性,紛紛試圖保留眷村文化。當年因特殊歷史時空因素所誕生的眷村,如今卻隨著老榮民的凋零而慢慢消失淡去。但那些曾經在眷村裡發生的一切,卻將陪伴著台灣人的記憶,歷久彌新。

 

 

 

 
記者 林暐家
我是個怪人 可以一個人在小巷子拍照拍上一整天 可以聽完一首歌捶地傻笑又生氣 也喜歡挑戰別人不敢做的事   攝影、多媒體設計、平面排版,是我的專長也是我的最愛。 曾任DJ社社長的我對於非主流音樂、次文化也有相當的了解,寫作議題也偏向於此。 歡迎大家多多交流 個人相簿      
記者 林暐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