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期

打造幸福時刻 陳欣妏

華人傳統習俗中,新娘在婚禮當天不能動手做任何事,象徵結婚後能過著有人打理著日常起居的好命生活;然而習俗信不信由人,今日的新娘秘書不單單只是打理結婚行頭,也打造美麗新娘的幸福時刻。

打造幸福時刻 陳欣妏

記者 賴映秀 報導  2012/03/25

華人傳統習俗中,新娘在婚禮當天不能動手做任何事,象徵結婚後能過著有人打理著日常起居的好命生活;然而習俗信不信由人,今日的新娘秘書不單單只是打理結婚行頭,也打造美麗新娘的幸福時刻。

 

對美好事物的偏執

「結婚只有一次,換作是我也一定要成為眾人目光的焦點。」黎明技術學院化妝品系的陳欣妏,從高職就讀的美容科開始,一點一滴累積自己對美的感受。憑著對美好事物的熱愛,她參加的各項美容比賽都獲得佳績,包括第三十五屆亞洲髮型化妝美甲大賽台灣區國際選手選拔賽中,抱回人體彩繪夢幻組冠軍、宴會化妝組最佳設計;於2011APHCA亞太盃美容美髮競技交流大會,在夢幻人體彩繪新娘化妝組項目獲得季軍,堪稱獲獎無數,今年(2012)十月更將代表台灣赴韓國參加國際美容賽事,而作品屢獲好評的她,更加確信自己對美的堅持。

陳欣妏參加比賽的作品妝容都很華麗,不過僅屬於舞台或比賽的效果,「不會有人想這樣出門吧。」她笑說。目前她已經考取國家丙級及乙級美容師執照,在乙級考試項目中,新娘妝是術科考科之一,其他考科包括護膚、衛生、消毒等,同時也在學科方面考驗美容師對於色彩的認知,互補、相近、對比等色彩概念,讓陳欣妏的作品有著多層次美感。

從準備乙級美容師開始接觸新娘妝,對於不同作品她都有一個共通的堅持,就是將每個作品都視為自己獨一無二的專利。陳欣妏堅持配件飾品都要出自自己的手,「用外面買的現成品就沒有新意」,她的一雙手打造過各種項鍊、戒指、頭飾等配件,無論是華麗的水鑽,或是飄逸的羽毛都是她的常備品,每當有靈感時就動手做出想要的飾品,讓她總是有挖不完的壓箱寶。

 

擄獲賓客目光 新秘難為

跟著從事新娘秘書的學姊們,陳欣妏的化妝才能從比賽伸展台,揮灑到婚禮的新娘休息室中。在她的經驗裡,新娘秘書的專業有一大部分是與新人的溝通技巧,每一對新人都想有個難忘美麗的婚禮,也因此會有各種關於造型的想法。在婚禮之前,新娘秘書與新人要當面確定婚紗的款式及造型配色,最理想的狀況是實際穿上禮服試妝,確保造型能讓新人及新娘秘書都滿意,陳欣妏最怕新娘有想法卻不敢表達,她說:「新娘是婚禮最重要的主角,沒必要(有想法)不跟我們說反而讓自己不開心。」

婚禮上光彩奪目的新娘,其實必須犧牲自己的睡眠時間,才能換來美麗的出場,負責替新娘們裝扮的新娘秘書,總是要比新娘更早起床準備。以中午舉行的婚宴為例,新娘秘書必須在清晨四點到達新娘家中,有些新娘遵循習俗在出嫁前先沐浴,而陳欣妏跟同行的學姐抓緊空檔將一切準備就緒。新娘洗完澡後,陳欣妏先幫新娘護膚,讓新娘的膚質維持在最佳狀態,才能讓一整天的新娘妝不會脫妝。保養告一段落後,她先幫新娘固定髮捲,確定髮捲牢固無虞時,才進行另一項大工程──穿禮服。禮服的款式雖多,但抓住幾個共通點,例如蓬裙、馬甲等穿著方式,才能在有限的時間內將繁複的禮服完整穿在新娘身上,接著再開始替新娘上妝、整理髮型。

折騰了幾個小時,新娘總算從原本的樣貌,脫胎換骨成仙女一般。每一位走進新娘休息室的親友都讚嘆連連,而不同平日的精緻裝扮,就連新郎也驚呼:「妳是我老婆嗎?」陳欣妏透漏新娘秘書會在新娘裸露的部分,例如手臂及胸口,塗上「水粉」讓皮膚看起來晶瑩剔透,也就是為什麼新娘在婚禮當天,都美的令人瞠目結舌,而來自親友們的稱讚總是能將新娘的疲憊一掃而空。

新娘秘書不只要專精新娘造型,還得熟悉各種嫁娶習俗。不少新人在婚宴當天一併進行迎娶儀式,過程中新娘秘書得跟在新娘身邊,每當攝影要拍照時,新娘秘書都要確保新娘的妝容完整,「誰會想在大日子被拍到醜照片」陳欣妏認為這就是為什麼新娘秘書會搶手,因為一個服務周到的新娘秘書藉由新人與朋友的口耳相傳,口碑好的新娘秘書往往難以預定,但服務態度都讓人讚不絕口。雖然擔任新娘秘書是興趣與兼職工作,陳欣妏也在努力將自己的口碑做好,「這個圈子(新娘秘書)很小,讓新娘滿意很重要。」


尊重新秘專業 賓主盡歡

重視細節的陳欣妏相當講求飾品與禮服的搭配,「很多新娘秘書不會做飾品」,她與婚紗公司提供的飾品保持距離,這些不知道有多少人重複用過的飾品,她認為無法為自己的新娘作品增色。曾有新娘看過她的比賽造型,詢問是否能將頭飾放在自己身上,於是陳欣妏將龐大頭飾的一部分裁出,用另一種方式展現在新娘的頭飾上,因為是絕無僅有的新娘頭飾,讓新娘一整天都神采飛揚。

 
簡化華麗的比賽飾品,新娘也可以戴上得獎作品。(照片來源/陳欣妏提供)

盡自己所能,讓新娘能夠在生命的關鍵點美麗動人,是陳欣妏覺得新娘秘書這個職業最迷人之處,「看到美美的新娘幸福地走在紅毯上,其實都會感動到很想哭」,只是專責負責新娘的新娘秘書,有時也會遇到很多突發狀況。最常見的狀況就屬臨時要求化妝的賓客,如果已在事前溝通當天可能要幫賓客化妝,她才能夠準備足夠的材料,並規畫當天的上妝順序;但還是會有賓客抱著「多化一個又沒什麼」的心態,無預警要求忙到焦頭爛額的新娘秘書上妝,陳欣妏認為這樣的態度已經踐踏了新娘秘書的專業,因為她們就是為了新娘而存在,賓客妝只是在時間允許下的額外服務,如果為了賓客妝而顧不好新娘妝,這樣本末倒置的結果不只砸了自己的招牌,也會使新娘一輩子遺憾,這時候就考驗著新娘秘書的情緒控制及溝通技巧。

「能夠帶給新人幸福的感覺,是我最大的成就感」陳欣妏也敬佩每一位為了呈現最美,而忍下一切的新娘,她們要習慣沒戴過的假睫毛、很少穿的高跟鞋、超合身的禮服,甚至在一天結束之後才驚覺一整天竟然都沒吃飯。所有的忍耐都是要呈現最好,新娘秘書只是在結婚當天負責妝點,紅毯的終點才是幸福的開始。

記者 賴映秀
賴映秀是我, 來自既城市又鄉下的地方。 也許、如果、可能、好像, 生命就是有這些未知才可貴。 跌跌撞撞的途中學著成長, 快樂不快樂的經歷, 都是生命的一部分。 盡全力把每件事做好, 無愧於心 : D
記者 賴映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