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期

從上班族來看「青貧」現象

一名年輕人在街上搖搖晃晃地走路,接著撞到了一群正要過馬路的上班族,嘴巴喃喃自語說著:「我已經到極限了…...」接著就因體力不支在十字路口倒下,這是黑井勇人(軟體工程師)歷經昨晚在公司加班後的真實寫照。

從上班族來看「青貧」現象

記者 蔡雯琪 文  2012/03/25

一名年輕人在街上搖搖晃晃地走路,接著撞到了一群正要過馬路的上班族,嘴巴喃喃自語說著:「我已經到極限了…...」接著就因體力不支在十字路口倒下,這是黑井勇人(軟體工程師)歷經昨晚在公司加班後的真實寫照。由真人真事改編、佐藤祐市執導的《我在黑公司上班的日子》,刻畫日本上班族日以繼夜的加班生活,以年輕人的窮忙現象做為此部影片的背景。
 

金字塔底層的小職員

主角真男(小池徹平飾)是一個電腦程式設計師,也是剛踏入職場的社會新鮮人,真男一進到辦公室,公司裡的員工全都不發一語地專注於自己的工作,雙手在鍵盤上迅速移動,打著密密麻麻的程式語言,接著組長遞上厚厚一疊文件給真男,並暴躁地對他大吼:「沒把工作做完不能吃飯!」、「你要知道在這行工作,準時下班是城市傳說!(意謂不可能發生的事情)」再再暗示著錄取他的老闆所經營的是一家「黑心公司」。

導演在每個人物的刻畫上都有十分鮮明的定位,隱喻職場上不同性格的人,有不善言辭但賣命工作的員工、不盡責卻替公司接下繁重業務的組長、工作效率不佳只會拍馬屁的職員。極端性格的人物與誇張表情,充分展現日本喜劇的風格,而導演更將日本的IT(資訊科技)產業比喻為戰場,上班族的生活就是日以繼夜地加班、臉上掛著每日加重的黑眼圈與電腦科技奮戰。

 
片中插入超現實的動畫場景,主角真男帶著鋼盔不斷前進,企圖突破逆境、消滅敵人。
(圖片來源/《我在黑公司上班的日子》)

影片中也描述產業代工的生態,實際上是一個結構緊密的產業金字塔,由上層的企業交付給下游的負責廠商,而位於金字塔頂端的客戶,以及中間階級的老闆只需要出一張嘴,但他們所要求的工作,卻要趕在急迫的交貨期限內完成才行,結果使得底層小員工的工作時間被壓縮,需要熬夜、趕工才能如期完成,每次的任務都變得像打仗一般戰戰兢兢。
 

窮忙族的生活

以真男初進職場為主軸的這部電影,描述的就是現在與日俱增的「窮忙族」,在日本經濟學家門倉貴史著作的《窮忙族─新貧階級時代的來臨》一書中,明確地為日本窮忙族現象下定義,指的是不管如何拚命賺錢,所得的薪資卻只能夠支付生活基本花費的一群人。而他們與月光族不同的是,月光族多將錢花在娛樂方面,窮忙族光是單單的「生活必需」支出(如房租、小孩教育費等)就壓得他們喘不過氣。

這本書提出了許多實例幫助讀者理解窮忙族的生活形態與困境,也進一步說明M型化社會影響下的貧富差距議題。門倉貴史也指出,在日本的東京首都商圈裡,每四名勞工就有一個人成為窮忙族,其中工作量居高不下、薪水卻沒增加的就是責任制度運作下的上班族,許多企業因為景氣差,在無法釋出職缺的狀況下,將一人當兩人用,於是窮忙族的忙碌沒辦法轉化成財富,而接踵而來工作讓人覺得沒有完成的一天,個人價值與成就感難以提升。



台灣也有許多上班族處於超時工作的狀態,工作與酬勞不成正比。(影片來源/YouTube 網站)

像真男這類沒有經驗的應屆畢業生,就是被其他公司老闆拒絕錄取的原因之一,所以主角只好落得在黑心公司任職,以辛勤工作換取微薄薪資。且在電影當中,組長一開始就用極為不耐煩的語氣對他說:「想你這種沒有經驗的新人,只有跑腿的份!」有些企業寧可優先錄取具備豐富經驗和知識的員工,也不願意先投入資源栽培新進職員。反觀台灣的青年工作機會也同樣稀少,社會上滿是找不到工作的大學生,想尋求一份全職且待遇優渥的工作著實困難。

 
主計處於今年2月份公布的資料顯示,國內的失業人口多集中在25到29歲之間的青年族群,
也就是畢業後準備踏入職場的社會新鮮人。(資料來源/行政院主計處 製圖/蔡雯琪)

 

飛特族風險高

門倉貴史在《窮忙族─新貧階級時代的來臨》中提到,由於應屆畢業生的求職困難,所以有越來越多的日本青年選擇非全職工作的「飛特族」(Freeters),指非正式員工的自由工作者,而非正式員工在青年族群所佔的比例提高,便成為窮忙族人數增加的主因。

許多企業在追求最大利益的前提下,為了降低人事費用而減少正式員工的人數,轉而聘僱兼職人員與派遣員工。例如:飲料店工讀生、協助展場的人員等。這些非正式員工的薪水幾乎都一樣,並不是取決於個人能力的好壞,而是以時間來計算、領取固定的薪資。而且他們不像正式員工能夠獲得長期雇用的保障,當契約期滿,就必須面對失去工作的風險。

日本的飛特族也就是台灣「非典型工作」的這一群人,據統計台灣每天的派遣工作職缺高達九千人,其中以青年從事派遣工作的人數最多。派遣人員的薪資低、無法享有與正職員工相同的權利,而隨著社會上收入較少的派遣工作者越來越多,將會拉大未來青年間的所得差距。



非典型雇用的員工僅領取較低薪水,而公司若要求執行責任制分工,即會加重年輕人窮忙的現象。
(影片來源/YouTube 網站)

青年窮忙族還有一個緩衝的方法,就是成為「單身寄身族」。這群人即使成為社會人士,仍然未成家而繼續寄住在家裡,食衣住行等生活基本需求都依賴雙親的單身青年,門倉貴史在書中特別指年齡分布在20到39歲的這群人。由於單身寄生族省下了離開父母獨立生活,所需花費的各項支出,也不需要儲蓄來因應所得減少後的開銷,因此就算身為所得不多的非正式員工,在生活方面其實也不虞匱乏。
 

拒當青貧族

上班族過著忙碌卻越加貧窮的日子,其中摻雜了社會制度和企業生態的問題,而門倉貴史呼籲企業內部建立一套人事評價系統,讓能力提升的非正式員工能夠順利轉為正式職員,並且允許員工能從事多份兼差工作,以分散公司的裁員風險。而老闆適當地給予加班費,不僅有鼓勵員工的效果、也讓他們獲得應有的報酬。

在台灣也出現不少比例的青年窮忙族,面對工作起薪低、貧富差距大等問題,年輕族群除了加倍努力度過就業的前幾年之外,增加自我抗壓性與儲備足夠體力應付工作也十分重要。結合企業與政府雙管齊下改善就業環境,期望日漸減緩社會青年貧窮的現象。

記者 蔡雯琪
我是蔡雯琪也可以暱稱我為凱莉 出生在炎熱的台南  喜歡夏天 海邊和小吃 身材迷你  但平常會大吃 大笑 大打嗝          
記者 蔡雯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