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期

守護最美的花園城市

「要愛一塊土地,必須先認識她,讓她的故事與景象感動我。」曾入圍金馬獎最佳紀錄片的導演陳樂人,從事影像紀錄工作多年,他也是中興新村的第二代居民。現階段,中興新村面臨了社會變遷與政策的挑戰,為了不讓中興新村走入歷史盡頭,陳樂人選擇用影像紀錄中興新村的今昔發展,更不斷以實際行動守護他所珍視的家鄉。

守護最美的花園城市

記者 林彥伶 報導  2012/03/25

「要愛一塊土地,必須先認識她,讓她的故事與景象感動我。」曾入圍金馬獎最佳紀錄片的導演陳樂人,從事影像紀錄工作多年,他也是中興新村的第二代居民。現階段,中興新村正面臨社會變遷與可能開發的規劃,為了不讓中興新村消失於歷史盡頭,陳樂人選擇用影像紀錄中興新村的今昔發展,更不斷以實際行動守護著他所珍視的家鄉。


陳樂人選擇用影像紀錄中興新村的今昔發展,更不斷以實際行動守護著他所珍視的家鄉。
(照片來源/林彥伶攝)

平凡中的特殊價值

民國六十年時,陳樂人一家搬到當時省政府行政機關所在地──中興新村定居,他回憶起童年在中興新村生活的情景,辦公機關與公務員宿舍群緊密結合,生活機能相當良好與便利。陳樂人說,剪修圍籬、道路清掃及清運垃圾等許多生活瑣事,以前政府都會照顧,完全不需要自己動手。在中興新村生活的一切讓他覺得似乎都很理所當然,也很平凡,並無感受到特別之處。雖然陳樂人從小在中興新村長大,但對此地卻未有深刻的記憶。

後來,因為陳樂人的父親身體狀況不好,他心想中興新村的國家宿舍可能無法繼續長住,未來村子的面貌也可能會有改變的一天,於是他開始拿起相機拍攝村子裡的老房子與景物,紀錄這個陪伴他成長的家鄉。陳樂人談起拍攝的過程,常有村人好奇地問:「你在做什麼?你是哪個單位的?」甚至有村人質疑:「這個爛房子有什麼好拍?」因為中興新村大部分的房屋是官方宿舍,第二代眷屬沒有所有權,因此許多老公務員離開後,房舍就閒置在此,年久失修加上缺乏管理,使這些建築漸漸荒廢,也讓部份村人認為這些宿舍老舊而毫無價值。

但陳樂人卻在一次又一次的拍攝中,了解當初建村的時代背景與設計理念,並感受到這些舊建築特殊與珍貴的歷史價值。起初,只是單純想做影像紀錄與創作的念頭,卻使他看見不同於記憶中的中興新村,也讓他更深入認識這個家鄉,進而改變陳樂人對中興新村的看法,轉為珍視這塊土地。


守護中興新村  不遺餘力

因為921地震的緣故,中興新村內不少省府機關大樓倒塌,現今又因使用上的需求,大部分的公共建築也跟著改建,因此,只剩下舊宿舍群較完整地保有當初建村時的模樣。「我覺得中興新村最精采的建築就是宿舍。」陳樂人仔細且生動地描述原先中興新村的建築樣貌與故事,更不時露出喜悅的表情,舊宿舍特殊巧妙的設計深深吸引著他,他談起中興新村的建築時,就像細數博物館內的珍寶。


中興新村的舊宿舍群具有特殊歷史意義與巧妙設計,是陳樂人認為當地最精彩與珍貴的建築景觀。
(照片來源/林彥伶攝)

隨著原先中興新村的景物逐漸變遷,陳樂人擔心,政府機關在拆除老建築時,較無文化資產保存的考量,也容易忽略文化意涵的交替。他說:「如能保留舊建築的一部份,再重新規劃設計,讓新舊建築融合,就像是鑽石鑲在人造金屬上一樣,那會很美的!也會是一種文化的包容與傳承。」

2009年行政院為了活化中部地區產業發展,將中興新村規劃為中部高等研究園區。在得知中興新村即將轉型為研究園區的消息後,陳樂人十分關心這項計畫所帶來的影響,及中興新村未來的發展,所以不管是草案說明會、公聽會或環評會議,他幾乎都到場參加。

面對中科進駐,陳樂人覺得這樣的開發計畫未能與當地的特性結合,並非是中興新村未來最好的選擇,甚至可能破壞數年來經營的人文環境。雖然中科管理局曾提出文化保存的規劃,陳樂人還是認為保存範圍的審查與劃定過於粗略,無法保存中興新村的完整性。因此,陳樂人與南投縣建築學會共同提出「中興新村全村聚落保存」的想法,希望能夠維護中興新村的文化資產,但文資委員並沒有通過這項提案,反而將中興新村全區列為文化景觀,改由文化景觀的方式予以保存。

雖然「全區聚落保存」的提案未被採納,但一如陳樂人的名字「樂人」,他仍樂觀地說:「雖然沒有成功,但那次行動還是有正面的效果至少可以用文化景觀的強度來保護村子,讓中科開發時顧慮到在地的文化資產。」


土地意識 無可取代

陳樂人於今﹝2012﹞年一月份開始,也與關心中興新村發展的朋友共同舉辦「中興新村人文知性之旅」,他親自擔任解說導覽員,帶領參加民眾走訪中興新村的角落,體驗當地的生活步調,尋找中興新村的美。


陳樂人將在地景觀融入歷史脈絡,並結合當地故事,讓參加知性之旅的民眾能夠深入了解中興新村。
(照片來源/林彥伶攝)

陳樂人認為當前的危機是很多人都還不夠認識中興新村,甚至連在當地住了五、六十年的居民,對家鄉的了解也不夠深入。「大家都知道中興新村,卻不明白她的好在哪裡?」一般人會覺得中興新村的特色在於綠樹很多、荷花池很美、在大操場或公園放風箏的休閒活動很不錯,但對陳樂人而言,他認為這些景象很容易在其他地方被複製或取代,是較表面的,並非此地最主要的特色與精神主軸。

因此,他希望藉由舉辦知性之旅,將他先前從書本上和訪問耆老所獲取的知識告訴參加者,並將在地景觀融入歷史脈絡,結合當地故事,讓參加的人能夠深入了解中興新村。使中興新村對參加民眾而言,不再只是單純的歷史名詞,而是一塊富有感情與故事的土地。陳樂人笑著說:「利用這十幾個景點串聯中興新村的歷史,讓參加的人不僅是看到一個小景點,更是看見一個大故事,將這些無法從書本上獲得的故事與當地景物結合,我覺得才有意義。」

陳樂人也提到,離開中興新村到外地居住的第二代很多,目前願意回到家鄉從事文化保存工作的人卻很少。雖然有時候他也會覺得累,但這個時間點很重要,村子的文化資產保存需要有人來處理。因此,陳樂人也與中興高中的學生志工社團合作,培養學生導覽員,增加學生對於家鄉的參與感,陳樂人說:「這些人,他們將來都會是中興新村的『種子』,雖然以後會到外地去,但我相信有機會,他們會回來成為我們的一份子。」

 


陳樂人拍攝紀錄片訴求應重新評估高等研究園區在中興新村之可行性。(影片來源/YouTube)

中興新村轉型為中部高等研究園區的計畫已確定執行,但陳樂人仍期待政府能找出更合適的規劃,一種會需要中興新村這些老房子和舊宿舍的計畫。他形容中興新村就像一個活的戶外博物館,若能往文創產業的方向發展,或許能真正達到活化中興新村的目的。

陳樂人在個人能力所及的範圍內,積極地為中興新村的保存付出。他告訴自己:「有行動,就會有毅力!」使實際行動成為他堅持下去的毅力來源。未來,陳樂人希望自己所拍攝的紀錄片《村光》、《村舍》、《村夢》能讓大家認識中興新村,也能有更多人投入中興新村知性之旅的導覽工作,共同為守護中興新村努力,並延續中興新村的特殊歷史意義與無可取代的價值。

 
記者 林彥伶
我是奇異果的忠實愛好者噢! 喜歡到處走走唱唱歌, 最喜歡的詩人是鯨向海, 如果能再長高十公分,我就心滿意足了!
記者 林彥伶